1793.第1793章 束手无策-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93.第1793章 束手无策

    “是的,在刚才我也是这样想的。”

    “他的行为是无法理解的。如果不是因为喜欢你,对于他的这个行为真的解释不通,不知道他和总统府的人说了什么,连总统也出手找你了。这才是让我觉得害怕的地方,所以更想保护好你。”

    “总统?连这个关系也能动用,我之前真的不知道,他居然有那么强大的实力。”裴诗语听到迟浩月提起总统的时候,有些唏嘘,冷汗也落了下来。

    毕竟总统是一国的代表。她的事情,也只是私事,怎么可以惊动到总统那里去呢?没来得及细想,迟浩月又继续往下说。

    “有几天夜里,我都是趁你睡着了出去。是想亲自出去打探有什么办法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能够将你带离这个地方,后来被封擎苍发现了行踪,他亲自带人来围捕我,还好我事先有所准备,才负伤逃跑,如果没有事先堤防的话,现在你见到的或许已经是具死尸了。”

    “别乱说话,你好好的,怎么会呢。”裴诗语害怕的抬手堵住了他乱说话的嘴,他呼气吸气都经过她的手掌,湿热的,让她的手心有一些酥麻感。惊觉自己还是太过激动了之后,又极快的放下了手。

    “还好我没事,能够再见到你,我也觉得非常的幸运。”迟浩月暖心的笑了笑,又将她的小手握在了手。

    “现在是什么情况?封擎苍依然还在找我吗?他算找到我了,又能干嘛?他到底想要干嘛?明明已经有了未婚妻,他还要这样对待我,他的心真是狠毒!”裴诗语恨得牙痒痒的。终于知道了迟浩月是保护自己的安危受伤的,她心疼迟浩月,憎恨封擎苍!

    “他为人狡诈,他与人周旋的能力又极强。算有了未婚妻,我想他找到你之后,也一定会想到一个很好的办法为他自己开脱,也会让你再次陷入绝境。现在我不明白,他们到底想做什么。但是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再落入他的手,等有机会了,我会将你送到平安的地方去,让他再也找不到你。”迟浩月抬起裴诗语的手,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手背,将自己对她的爱意完全表达出来。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害臊的,是如此的自然。

    “你都说了他都已经惊动了总统那边,我们又还怎么跑得了?这个国家都由他的统治,想要在一国之主眼皮底下逃跑,简直登天还难。迟浩月,是我让你受了牵连,也让你差点、对不起。”将所有的一切都理清楚了之后,裴诗语心里还是很乱。

    她觉得很多事情都是陌生的,她确实没有做好这个心理准备去接受迟浩月对她说的这些话。

    也难过,在迟浩月没有开口之前,已经提醒过自己。

    出了这个门,她不知道自己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难道她一辈子都要呆在在这里,哪里也不能去了吗?但是迟浩月呢?他是无辜的,而且他还有工作,他不可能陪着自己永远在这里躲着不出去见人吧?是她害了他。

    看着迟浩月,裴诗语难掩对他的心疼,因为了解更多,也更明白了这个男人为她到底付出了有多少。这些都是常人无法承受的重任,他却想着不让自己发现,不让她跟着一起担心,全部隐瞒着她,让自己背负那么深重的压力。

    说好了不说对不起这三个字,还是由心而发觉得自己亏欠了迟浩月的。也谢谢他,没有在她遇到危难的时候弃她于不顾。此时裴诗语看着迟浩月,眼里闪耀着一丝泪光,对于迟浩月的担忧更是溢于言表。

    裴诗语陷入了自己的深思之,忧虑,焦躁,烦闷,这些全部都环绕她,脑子很乱,越想越乱,像是要炸开了一样。她想要想出一个好的对策,想要为迟浩月解忧,不想让他总是当她的保护伞,也不想他再为自己受到伤害,如他不想让她受伤一样。

    两个人陷入了沉默许久,裴诗语一言不发,迟浩月也没有打扰,或许是真的等了太久了,也看到裴诗语的一脸复杂,迟浩月才将她环抱进怀,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小声的对她耳语道:“小语,为你做任何事情,都是应该的。我们是要一辈子都在一起的,若不能将你呵护在手心里,也该保你一生无忧。这些我都没有做到,对你有愧。”

    “你对我的心意我都懂,还是不要说那么消极的话了吧。迟浩月,说真的,我听你说了这些以后,我的心里真的很乱,我也理不清那么多复杂的事情了。可能是暂时还没有想明白,有太多原因,但是我知道现在我们处于那么危险的处境,又该怎么办呢?你有想到好的办法了吗?”

    总不能一直这样束手无策,等着封擎苍找门吧?或许能够想出一个极佳的办法,在封擎苍没有找门之前,她能够逃离呢?

    迟浩月摇了摇头,因为摇头的动作,让他的身体微微的晃动。裴诗语在他的怀,只能仰着头看到他光洁的下巴,神情忧郁的凝视着远方。

    “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我们暂时无事,但是我也不知道能够坚持得了多久。”有些心酸,迟浩月并不想当着裴诗语的面承认他的无能,可是他好像真的一点对策都没有。

    “嗯!那我们说好,不管将来要面对的是什么,我们都一起承担,不要再一个人瞒着我了。一定要有难同当好吗?”裴诗语带着一丝恳请,她真的不愿意自己的事情,全部让迟浩月一个人来帮她挡着。

    他也不是神,也会有无能为力的时候。如果到那个时候了,她需要自己去面对,她一定会保护好迟浩月,不让他再为她受伤的。这是她唯一能够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