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2.第1792章 真相-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92.第1792章 真相

    “我现在要和你说的一件事,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这个事实说起来,可能会让你觉得不可思议,也很难接受。但是却是我深思熟虑之后,才决定要告诉你的。如果你现在让我打住,不要说的话,我会打住。”迟浩月眉头凝重,没有了往时的轻松态。

    他的严肃和凝重也让裴诗语打起了精神,她知道,迟浩月不是一个没有分寸,会故意将事情夸大的人。他这样说了,证明了,这件事一定是与她息息相关,并且还是能够打击她心理防护的大事。

    “迟浩月,相信我,不管是什么,都没有杀母之仇更让我没有心理准备。我现在已经很平静,能够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了。”说是这样说,裴诗语还是深呼吸了一口气。

    “我受伤是封擎苍,自从你被我带走了之后,他一直在找你,像发狂了一样。我之前想要安排你和我一起出国,但是他查得太严了,所以一直都没有机会,耽误到了现在。其实我在没有见到你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你在他的手里了。刚刚知道的时候,我差点冲动的找门去管他要人。”

    迟浩月已经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之,裴诗语细细的聆听他说那些她不知道的事情。

    “那你怎么没有去?”

    “我的势力在国内不够强大,不是他的对手。我的人想要接近你的时候,被他发现了。因为你自己出来了,我才有机会见到你,并将你带离那个恶魔的身边。”迟浩月变现得一副在他想到这一幕的时候,还觉得后怕。

    “所以你见到我也不是巧合,而是你提前安排好的吗?”裴诗语不解的问道,现在她有些乱,和之前说的出入太大了。她一直以为,他们之间的重逢真的是巧合,现在听迟浩月说,却是另外的原因,不敢相信。

    “是巧合,也不是巧合。我手下的人说封擎苍出去了,我想着,你或许可能会出来。我亲自驾车到那附近守着,皇天不负有心人,果然让我守到了你。但是你却没有认出我来,我当时既是欣喜若狂,又是害怕。我害怕你会觉得我是个坏人,不敢跟我走。所以我才会先隐瞒了一些情况,没有直接告诉你。直到今天,我才敢把实话告诉你。”

    “原来是这样,那你是怎么受伤的?封擎苍知道我有未婚夫吗?他知道你吗?”裴诗语忽然又问了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让迟浩月变得沉默。裴诗语也不急,不催他马回答。她知道,在她身发生的这些事情,听起来匪夷所思,她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是梦里还有记忆都在告诉她,有些事情是真的没有办法逃避,只能正面面对,只有足够了解一切的起因还有过程,她才能想明白之后该怎么办。

    “我想他并不知道有我这个人存在。而且,没有人知道你曾与我订婚过,我们一直都很低调。订婚典礼也没有举行,是私定终身,所以除了我们没有人知道。如果他知道有我的存在的话,我也不是好欺负的,他肯定会有所顾忌,算是想利用你去报复你母亲,他也会经过深思熟虑的。应该是不知道我的存在,所以他才会肆无忌惮的伤害你。也是你消失得太过突然,让我措手不及,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你。”

    迟浩月像是分析了清楚了原因,才说出这些话。温暖的瞳,也散发出一丝危险和戾气。

    “现在我已经回到你的身边,你不需要再自责了。或许对你而言,过去这段记忆,是沉痛的,但是我想知道,我要知道,迟浩月……”裴诗语鼓励的看着迟浩月,声音低沉魅惑,也让迟浩月逐渐放下了心防。将那些顾虑全部都抛之脑后。

    “既然你要知道,我会全部告诉你,这事太复杂,还需要慢慢来说。”

    “嗯啊,别急。你说得太快,我也理不清,还是慢慢说吧,也让我有可以喘气的时间去理清你说的这么大量的信息。”裴诗语尽量让自己笑的看起来自然一些,不让迟浩月看出她内心的惊涛巨浪。

    “他发现是我带走了你,我本来以为他不会在乎的,毕竟你只是一个报复你母亲的工具。但是我却忘记了你本身有多么大的魅力,在我不在你身边的这段时间,一定和封擎苍发生了什么。我想,他可能对你动了真情。”

    “这怎么可能?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对我有感情?我不信!”裴诗语怎么都不敢相信迟浩月说的这句话,她觉得这只是迟浩月的一个大胆的猜测!

    虽然她也曾有错觉,认为封擎苍可能会喜欢自己。但是她做了几次噩梦,又想起了一些过往,她不可能相信封擎苍会对她暗生情愫了!他可以喜欢任何人,一定不会是自己!

    “小语,你先别激动,我知道你会是这样的反应,一定不会相信的。但是也请你先别急着否认。听我说完。”迟浩月单手放在裴诗语的肩膀,轻轻的压下,让她激动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

    深呼吸了几口气,她心里现在是又急又气又羞愤,想到自己可能会被封擎苍喜欢,让裴诗语心里犯恶心,但是她还是要平复自己的情绪,让迟浩月把话说完,又深吸了一口气,她感觉自己好一些了之后,她才说:“好,你继续。我不打断你。”

    “我起初也不相信封擎苍可能已经对你产生情感了。直到我将你带走了以后,第一天我还你去逛街,我以为我找到了你之后,他不敢怎么样。但是你才从他身边离开的第一天起,他动用了自己的势力去寻你,我步步设防,小心翼翼的藏着你的下落。险些被他发现了。我觉得这是一个不正常的事情。如果你真的是封擎苍的报复的工具,那他怎么还会去找你呢?毕竟你母亲已经去世了,他想要在施怡的面前表现的话,也已经达到了足够的效果,也该放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