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0.第1790章 忍住欲望-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90.第1790章 忍住欲望

    “以后你不想笑的时候还是不要笑了吧。看到了你真实的笑以后,我已经不想再看到你算不开心,还要强装出很开心,不想让我担心的样子。”

    “自你离开之后,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笑了。算是重逢,我也还没有学会该怎么重拾开心的心情,小语,谢谢你,我总以为自己伪装得很像了,却还是被你一眼看透。看来我还是不够努力。让你担心了。”很喜欢揉裴诗语的发,很软,在手心里的感觉也很舒服。

    “还有,你不是说过,我们之间不应该说谢谢和对不起的吗?这样生分,是想怎么样?自己说的话,总是要我去提醒你。”裴诗语嘟着嘴,不满的道,语气里都是抱怨。

    “好,以后不再说了。”

    本来谢谢,抱歉,这样的话,在迟浩月过去的生活里,是非常少出现的,特别是在他八岁之后,出现的更少。

    却因为面对裴诗语的时候,这样的话,很自然的说出口了。对于这样的改变,迟浩月自己也觉得很新,若不是裴诗语提起,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很多话,刚刚说出口是下意识的,说出口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很多话,不需要先过脑子,在她的牵引之下,不自觉的说出口了。她到底有什么样的魔力?让他的多年养成的习惯,也被她干预了呢?

    气氛很和谐,两个人算不说话,裴诗语默默的帮迟浩月再包扎好伤口。绷带一圈一圈的系去之后打了一个可爱的蝴蝶结。让迟浩月微微皱起了眉头,头几条黑线出现。

    他又不是小女生,这个东西,不适合自己。

    但是看到她偷偷松了一口气,稍微放心了一点的笑之后,他也没有觉得这个蝴蝶结多么碍眼了。只要是她系的,算是难看一点,也没有关系了吧。

    “好了,我们下楼吧。”裴诗语看到迟浩月的伤口没有在出血,也想着要再给他补补,今天又出了那么多血,之前吃的那些补汤,又白吃了。

    “啊?”忽然惊呼一声。

    刚刚还握着迟浩月的手,想要拉他站起来,却被他稍微用一点点力气,整个人摔进了他的怀里。迟浩月将裴诗语娇小的身躯紧紧的抱在怀,让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

    “迟浩月,你干嘛啊?吓死我了。”刚才还真的以为自己要摔倒了,最后摔进了一个温暖结实的怀抱之,让裴诗语边得紧张了起来。

    这种电视剧里面才会出现的剧情,干嘛也在她的身出现了呢?让她感觉脸好热,浑身都是那么的不自在。

    话说得很快,却没有得到回答。

    迟浩月是简单的将她抱着,紧紧的,生怕她会从空隙逃跑。而他再想抓紧她已经为时已晚。

    两个人的心脏一左一右,因为肌肤的贴近,依然能够感受得到彼此之间的心跳是那么的热烈,如打鼓一样。

    “迟浩月,你抱着我太紧了,好像呼吸不是那么顺畅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是一个世纪那么久,裴诗语轻轻拍迟浩月的后背,提醒他。

    “小语。”

    “嗯?怎么了。”

    “没事。没怎么,是想抱抱你。感觉很踏实。”

    踏实吗?这个词语,怎么会出现在他的词汇之?他是什么样的人?怎么会和这个词能够牵扯得边边?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词语。

    “好像我也是。”很简单的话,给人最真实的感动,裴诗语与迟浩月同感。一个简单厚实的拥抱,好像能够替代很多语言。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要是再赖着不下楼的话。真的要错过时间了,吃了饭你都还要吃药呢,早的你已经错过了,午的再错过,都不知道你这伤什么时候才能够彻底痊愈了。”迟浩月的呼吸在她的头轻轻的吹,让裴诗语感觉头皮有一种微妙的痒痒的感觉。

    无法描述得出的那种感觉,觉得自己再和他保持这个姿势下去的话,可能要出大事了。因为迟浩月的体温好像越来越高了,而她也越来越热了。特别还是夏天,一脸红,一心跳,更容易出汗。

    看着从窗外透进来的阳光,微风轻轻的将窗帘吹起,带进来了一阵阵淡淡的花香。沁人心脾。

    还想继续抱着她,也在她的再三催促下,将她释放。

    裴诗语是穿着丝质的薄睡裙,因为晚睡觉的时候没有穿内衣的习惯。也是因为他是光着的,所以两个人之间最贴近的距离,是隔着一层丝质的薄睡衣。她的体温很炙热,让迟浩月很早之前起了反应。

    但是又害怕把她吓到了,毕竟她刚才还哭得像一个泪人,自己若是此刻兽性大发的话,可能会把她吓坏的。迟浩月也只是单纯的抱着裴诗语,什么都不做。却还是因为她的乱动而差点失控。

    是自己的自控力太好了,才忍住了男人本身的**。

    嘶哑着嗓音,只能低沉的回答一句:“好。”

    是害怕她发现了自己的异常,在白天,他又是那么的害羞。被她发现的话,会让他觉得不好意思的。

    从迟浩月的怀里出来,裴诗语又看到了迟浩月光裸的半身,有些不好意思的红着脸移开了眼,她说:“你还是先换衣服吧,我也去洗漱一下,在下面等你。”

    裴诗语在跑开的时候,也意识到了自己是多么的羞人。只穿了一件单睡裙,敢跑到一个各方面都正常的男人房间里,还和他玩抱抱的游戏。没有被他吃干抹净,真的是万幸。

    也是迟浩月是个正人君子,才没有对她做出过分的行为。

    跑出门外,裴诗语大声的喘了一口气。深呼吸了一下,才跑回自己的房间里。先换好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才去洗漱。心情逐渐平复,但是内心曾起过的波澜,却是无法在短时间内可以忘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