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8.第1788章 一定会为她报仇-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88.第1788章 一定会为她报仇

    有一种无声的爱,名为守。手机端

    裴诗语在迟浩月的床边坐了有二十多分钟,这么静静的看着他,看他的眉眼唇,都想将他们深藏入脑海。她也已经这样做了,或许以后会有和迟浩月暂时分开的一天,那记住他的颜,想念的时候随时都可以回想。不会像现在那么茫然。

    当迟浩月慢慢的睁开惺忪的睡眼的时候,看到裴诗语正看着他,眼里带有他从来没有见过的那种情感,有些震撼,心跳在薄被在体内跳动得异常厉害。

    他想叫自己的心脏不要跳的那么慌乱,那么没有节奏感。让他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睡醒了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打个招呼,这是裴诗语第一次用这也的眼神看自己。

    有一种心动,逐渐蔓延开,从他的心脏开始,到他一笑倾城。

    “我今天好像睡过头了,小语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没有叫醒我呢?”一抹红晕悄悄爬了迟浩月的脸颊,他问得有些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看到的是一种错觉。

    不想开口,害怕破坏自己一张口她难得对自己的道不明的那抹情愫会悄然消失不见,但是还是在裴诗语久久没有作答的时候,他又问:“怎么不说话?干嘛这样看着我?”

    “你很早知道了,是施怡害死了我的母亲,而且她们还是姐妹吧?封擎苍是总统夫人女儿的未婚夫,也是总统夫人的未来女婿,因为我母亲的关系,才会刻意接近我。是他将我从你身边掳走,还意图欺骗我的感情,想要玩弄我,为了帮他的岳母报仇?”裴诗语的情绪并不激动,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像是在说别人家的事情一样简单。

    可是无人得知她在说这话的时候胸腔里正燃着一团烈火,从暗到明,也是从第一个字开始到结束,这把火越烧越大。

    定睛看着迟浩月,等他一个准确的答案。却从他眼里看到了闪烁和逃避,裴诗语知道,自己说的这些,迟浩月果然一早知道的。

    迟浩月有些慌乱的扭过头,不敢再与裴诗语对视。“你从哪里听来的?”

    “我不需要从哪里听,我已经记起了一些东西。这些都是我自己想起来的,我来是想要问你,你是不是一直知道,这些是事实,你不想我知道的那些?”

    “小语,我还是想和你说那句话,过去的事情,算了吧。我们还年轻,有自己的路要走,一辈的仇恨,不需要由你来背负。这样会让你变得很累。”

    “你又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果然,你很了解我。不错,当我知道我的母亲是被别人害死的时候,我的心里很愤怒,也很想马去报复那个人,算她是位高权重的我也不畏惧。我的母亲是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是勾引别人丈夫的小三?你和我说?!她不是,一定不是对不对?”裴诗语没有了刚才的平静,情绪变得激动异常,抓住迟浩月的双肩,她用尽自己的力气去摇晃,想要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

    “当然不是!阿姨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你口的坏女人?你到底从哪里听说的这些?!我不信你是真的想起了什么!这两年你又经历了什么?”

    迟浩月当即否认,而且声音也很高亢,起裴诗语问他时候的激动,他显得裴诗语更加气愤,回答裴诗语的却是非常的肯定。

    得到了迟浩月的答复了以后,裴诗语一直紧绷的神经才彻底释放了压力,她哭笑着说:“我知道,妈妈一定不会是坏人的,那好。我一定会为她报仇,一定会为她找一个公道”

    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来,裴诗语哭得很厉害,她伤心至极的对迟浩月说:“我终于知道了我想知道的,但是我却是那么的难受。迟浩月,谢谢你隐瞒了我这么久,还瞒得那么辛苦。我知道你所承受的压力有多么的厚重。以后,不需要再这样了。”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做得不够好。最后还是让你伤心了。我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受了委屈,也没有帮你讨回公道,我不知道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我只想把自己认为好的东西交给你。可是我却忽略了,那不是你所需要的,你想要的。”迟浩月情绪却是那么的低落,他想抬起未受伤的手帮裴诗语擦拭眼泪,却是不顺手的一边,又因为被裴诗语的双手压制着双肩,很难动弹。

    只能看着她的眼泪从她的脸顺着下巴一滴一滴的掉在自己的胸膛,还有一丝炙热,让迟浩月有一种错觉,她的泪再一直往下掉的话,积少成多或许会灼伤他的皮肤,浸透入他的肌肤里。

    “小语,别再哭了,看着你伤心,我却束手无策,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你了。”迟浩月最后只能用嘴巴劝说她,知道他的方法根本不会起到作用,裴诗语的眼泪依然像不要钱一样往下掉。

    裴诗语边哭边说:“我想忍住,我也不想掉眼泪,这样看起来很弱。但是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是太伤心了。任何人都可以,为什么是她,为什么是她害死了我的母亲,她们可是亲姐妹不是吗?不管做错了什么,都应该学会谅解的啊!为什么要用那么残忍的结局去终结妈妈i的生命?我还没有母亲相认,连相认的机会都没有,已经天人两隔了。你让我怎么能不伤心呢?”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迟浩月只能使力腾出一只手,将裴诗语的身子拉下,让她靠在自己的胸膛,一下一下温柔的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

    “咳,呜呜……”裴诗语哭了许久,眼泪都快哭干了,还哭到自己干咳起来,知道她到底有多么的伤心了。

    而迟浩月感觉自己的胸膛已经蓄满了一池用眼泪哭成的汪洋了。心里对裴诗语也产生了一丝丝的愧疚感,或许她还是太脆弱了,自己利用她的这一点,往后能不能达到想要的目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