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7.第1787章 残缺的记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87.第1787章 残缺的记忆

    那是非常真实的梦境,像是在前一分钟醒来之前她正正在梦境之受刑,执行的暴徒是施怡,她用长满了倒刺的荆棘在自己的身抽打,她嘴里不断的重复一句,“你和你的妈妈一样下作,她想勾引我老公,你却想勾引我女儿的老公。你们都是下作的女人,死有余辜。现在你的妈妈死了,你也该陪她一起下地狱了!你该下地狱!”

    每次抽打她的时候,施怡的嘴里都会骂出一句难听到刺耳,到裴诗语无法接受的话,他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总统夫人,居然是没有那么教养的人。

    还有是,她为什么要这样辱骂她的母亲?难道自己的母亲真的如施怡说的那样,勾引过她的丈夫吗?不可能的!她的母亲一定是一个极好的人,在迟浩月提起的时候,他所表现出的是她的母亲一定是一个极好的人,不可能会是一个想要破坏别人家庭的坏女人的。

    最重要的是,她听到了施怡说,她的母亲死了,她也该去死,该下地狱去陪她的母亲。这里面散播这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信息。施怡是认识她的母亲的?而且还知道她母亲已经去世的事实。

    这个梦境太过真实了,像是真实发生的一样。

    在她快窒息的时候醒来。这一次她在梦境里,问了施怡,关于自己母亲身死的原因,并没有像一次做噩梦一样,她发不出声,这一次她在梦里说话的时候,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问题都得到了施怡的解答。

    而且施怡在回答她的问题的时候,封擎苍也在旁边笑得很是邪恶,做了这个梦之后,裴诗语觉得,那应该才是封擎苍真实的面目吧?残暴不仁,对她能够随意下狠手,一次次的抽i动鞭子打在她的身,还嘲笑她的那个男人,才是真的封擎苍!

    和之前与自己住在一起的那个总是会悉心照料她,害怕她吃不好,穿不暖,在家无事可做害怕她无聊的封擎苍,是他伪装的一个面。

    现在裴诗语算是明白了。她的母亲,因为被误以为勾引了施怡的老公,而被施怡夫妇联合暗算了,最后自杀也是因为他们的逼迫。因为不堪承受那么沉重的污蔑,让她的母亲走了一条不归路。

    而她还是施玲失散多年的女儿,并没有与其真正的相认,虽然没有相认,裴诗语的脑海里也已经多出了一段她曾与施玲相处过的记忆。记忆,她是一个温婉有礼,待人处事都非常和善的女子。而且她的生活还算幸福,有自己的幸福家庭,有儿有女。

    试问这样的女子,又怎么会不在意流言蜚语去勾引自己的姐姐的丈夫呢?这根本是刻意污蔑的,不存在的事情。

    将自己锁在房间内,裴诗语用了整整一个早的时间去理清了她脑海之不算多的记忆。对于她而言却是最为宝贵的东西。

    她一直都在想,她如果恢复了记忆会怎么样。现在她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她的母亲是惨死的,是被人害死的,她不会轻易算了。

    她还记得那个害死自己的母亲的女人的模样,还有她的女儿的模样,还有她们和封擎苍在一起一家和乐融融坐在餐桌热谈的样子,是多么的讽刺啊。

    她还曾想过,或许封擎苍是真心实意的对待自己的。现在恢复了一点记忆之后,才明白,并非如此,他因为是凌悦的未婚夫,又是施怡的未来女婿。当他知道了她裴诗语是施玲的女儿之后,起了报复之心,为了让凌悦开心,让施怡开心,他刻意接近自己,想要让自己爱他。然后在她情难自控的时候,将她狠狠的抛弃,还要让她背负和她母亲一样被他们强加的莫须有的罪名。

    如果她当,真的和封擎苍在一起了之后,她的这一辈都会活在插足别人家庭的阴影之,也会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好深的计谋,多亏是她及时想起来这些重要的信息。而且原来她是记得的,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忽然失去了记忆。

    裴诗语知道,今天想起来之后,以后会想起更多的。

    全身冰寒,裴诗语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走到迟浩月的卧室。他此时还在睡觉。裴诗语一直都没有发现,本应该来叫她起床的男人,此时怎么会在自己的卧室睡得安稳呢?

    房门并没有锁,裴诗语推门进去了。迟浩月睡颜很好看,裴诗语静步无声的走到他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床的迟浩月。心里百味陈杂,她现在能够理解迟浩月为什么一直都不告诉她,她的母亲的死因了。

    这涉及的大人物太多了。而且随便牵扯进来的一个人,都不是靠她一己之力能够搬倒得了的人。

    所以迟浩月不和她说实话,是为了她好,害怕她会冲动行事吧。会选择这么苦苦的瞒着她,他的心里应该也是极其不好受的,一个人承受了本不该他承受的所有,他才是最辛苦的那个人。

    带着心疼的情感,裴诗语现在有些怜悯这个重伤未愈的男人。

    轻轻的坐在他的床沿边,裴诗语没有想要吵醒迟浩月。她只想这样静静的陪着他,不说什么矫情的话,只是想认真的,细致的看一下他,这够了。

    他肤色白皙,五官清秀带着一抹俊俏,帅气又带着一抹温柔!睡着的时候也能看得出他是一个温暖人心的好男人。他的睫毛是那么的长,还微微的卷翘。他的双眼皮皱褶的痕迹也是那么的清晰。嘴唇是淡淡的粉红色,如玫瑰花一样的色泽。他身散发出来的气质好复杂,像是各种气质的混合,时而可以冷峻自带威严,时而可以嘴角轻笑将她当成他最珍贵的宝。

    想要摸一摸他的容颜,又害怕将他从睡梦惊醒,裴诗语微抬的手又再次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