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6.第1786章 睡吧,睡吧-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86.第1786章 睡吧,睡吧

    可是那么晚了,又下着大雨,他不睡觉跑来她的房间干嘛?裴诗语虽然知道自己的房间进了人,却依然不动声色,在迟浩月接近自己的床边的时候,她闭了双眸,假装处于熟睡之的状态。

    耳朵却已经竖起来在偷听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其实之前迟浩月已经有几个晚偷偷进入裴诗语的卧室了,却又因为她有时候睡得很熟,并没有发现。发现的是第一天晚她到这里的时候,也是做了一个噩梦,她在醒来的时候,迟浩月在她的身边。

    还有是一天晚他也在,除此她没有发现了。

    今晚是打着雷,她睡不着,发现了。裴诗语心里觉得怪极了,为什么迟浩月总会在夜里来她的房间呢?真的是如他所说的那样担心她害怕打雷吗?那为什么,在刚刚打雷的时候,他人没有及时出现,却是在这个时候,人应该睡得最沉的时候出现。

    感觉到他人已经站在了床头,床头的灯也没有被打开,迟浩月也没有别的动作。而是静站在他停下脚步的地方。

    裴诗语此时有一些紧张,她在睡觉的时候,并不喜欢有一个人在看着她。而且这个视线紧紧的盯着她的脸,算是她没有睁眼,看不见的情况下,她也能感受得到,两道眸光好像很冰冷的注视着自己。

    是她的错觉吗?还是天气的关系?是因为下雨让这个夜晚变得有些微凉才让她有这种感觉吗?迟浩月是她的未婚夫,怎么会用冰冷的眸光看自己呢?

    此时裴诗语其实很想睁开眼看看迟浩月到底是用什么眼神看自己的,但是她却忍住了。她想过,或许自己没有醒来,睡得很熟的样子,迟浩月可能会离开了。

    她在这里让她觉得很不自在,不像是被守护,而像是被人监视着那种局促感。

    在百感交集的等待之,没有等到迟浩月的离开,而是等到了他在她的床沿边坐下。他的手轻轻的扶了她的细嫩的脸庞。

    裴诗语此时全身都已经紧绷在了一起,每一个神经也是如此。她该不该在这个时候醒来呢?那醒来之后,又该说什么?他那么晚来,要是她说的话不对,让他产生了某种情愫,吃亏的还是她,因为晚的男人是非常可怕的。

    不是她坏坏的,而是经历了封擎苍还有迟浩月这两个男人。她是明白的,男人很危险,特别是在夜深人静,两人独处的时候最为危险。

    呼吸依然很平稳。在裴诗语尽量假装睡得很自然的时候,一声极大的雷声忽然响起。想得裴诗语差点从床弹跳起来,却还是马忍住了,最后是像一个睡着的人被雷声吓到了翻了一个身一样,背对着迟浩月。

    他抚摸着她脸庞的手也没有了安放的地方,停在了半空,修长秀美的手。在裴诗语翻身又继续睡熟了之后,才帮她掖了掖被角,让她更暖和一些。

    “小语,只有在晚的时候,我才敢来看你。因为白天的你是真实的,我知道你在我的身边。晚却不同,你不在我的身边,我总是感觉到不安,我害怕你可能会在天一亮人不见了。到时候我又该去哪里找你呢?我想我会发疯发狂的吧。所以在深夜的时候,我会忍不住过来看看,看到你如婴儿一般睡得香甜,心里会觉得很满足。”迟浩月的声音很轻很柔,也很润微。

    裴诗语听到他说了这么一段话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些感伤。她怎么都没想到,原来迟浩月是如此的不安,算每天都看着自己,也会让他觉得恐慌害怕自己的消失。

    自己此时也只能继续装睡,不能忽然醒来安慰他,这样可能会吓到他还起不到安慰的作用。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想的是,“傻瓜,你自己还受着伤呢,不能消停一点好好养伤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吗?三更半夜的,还跑到别人的房间说那么煽情的情话,这不是故意让人家感动是什么?”

    “小语,我知道我说的这些你是听不到的。一个人在睡着的时候,是没有意识的。所以我也只是自言自语,说给自己听,为了图一个心安。还好没有打扰到你休息。你安心的睡吧,睡吧,我会在这里一直陪着呢。等天亮了,等雨停了,等雷也歇了,我会走了。”迟浩月的声音很好听,低沉带着润人心田的那种清泉叮咚的流淌声,让裴诗语听得很舒服。

    不是因为他说的情话动听,可以打动她的心才会有这样的想法,而是真正的好听。之后迟浩月又和她说了很多,多到说了什么,裴诗语睡意越来越浓,也不知道他在和自己说什么了。

    只记得最后一句不断的重复,好像是催眠的声音一样不断的在耳边响起,在有意的引导她尽快入睡,“睡吧,算睡着也有一双能够保护你的翅膀。梦里有你想要寻找的答案。睡吧……”

    如果裴诗语没有被迟浩月之前的话误导,她会意识到,迟浩月一直都在重复这一句,睡吧,睡吧。

    如果她能够细想的话,她会想明白这句话在她装睡的时候,代表了什么重大的意义。

    当天光大亮的时候,裴诗语从噩梦惊醒。而她的脑海i出现了一段好像不属于自己该有的记忆。

    她也记不得昨晚迟浩月来过她房间的事情,她现在只是在不断的过滤脑海里的这段记忆,越想整理清楚却又越乱。

    她感觉到自己昨晚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噩梦里,又出现了封擎苍,还有他的岳母。他们两个人又在梦里对她进行了非人的虐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