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5章 山体滑坡-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85章 山体滑坡

    想到此,封擎苍马上就给苗嫂打了一个电话。因为没有她的私人电话,封擎苍在早上离开别墅之前,还是记下了别墅里的座机电话。

    “喂,是我。”

    “是少爷吗?少爷,这么晚了,你今晚还过来吗?要是过来的话,我就帮你等门。”苗嫂接到封擎苍的电话,她很是高兴。因为这么多年,这个电话还是入住这栋别墅以来听到的第一个响铃,是感动啊,差点就喜极而泣了。

    “我晚点可能会过去,我打电话给你是想问你,别墅区里面最近有没有什么陌生人新入住的。”

    “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因为平时我也是不怎么出门的,除了去买一些生活必需品还有食材,都很少出去。少爷怎么忽然问起这个?”苗嫂不知道封擎苍为什么会问起,但是还是很老实的回答了封擎苍的问题。

    “那就请你明天开始帮我多留意下最近有没有新人住进这片别墅区,我要找一个很重要的人。她可能离我很近,因为你在那边居住时间教久,比较面熟,这件事就交给你帮我去办了。”

    “好的。我一定会帮少爷好好走访一下的,不过少爷想要找的到底是什么样?长什么样?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这样我也好问清楚。”苗嫂为人比较细心,封擎苍说的不是很清楚,她也不好去找人,到时候没有帮到封擎苍,还搞砸了,就不好了。

    “晚点我回去再和你细说,我手里还有一点事情没有忙完。”封擎苍和苗嫂说明了之后,也就挂断了电话。其实苗嫂不知道也正常,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之前不知道,明天开始去问的话,应该还是很快的。

    现在就希望,苗嫂住在这个地方五年,没有白住那么久,能够有一点实质性的帮助。并不是想要利用苗嫂。而是裴诗语对于封擎苍而言太重要了,他能够想到可以帮助到他的人,或许也就只有苗嫂一个人了,不让苗嫂去办,在这个偌大的别墅区,想要走访别人家,又要另外找人。

    特别是这种人家,规矩又多得很。对于陌生人的接近,更是谨慎防着。就不知道苗嫂,能不能尽快帮他办妥。

    在见到沈水月的时候,封擎苍就想到了自己手头上的那个项目。他抓了沈家的掌上明珠,要是被发现,这单生意可能就要砸在他的手里了。

    所以他现在要折返回公司,再看看第二方案是否可行,除了沈家,还有其他的集团可以合作。但是这个项目之前和沈家也谈到了比较重要的环节了,现在想要换公司,也需要重新定制一套完善的方案,再做联系。

    裴诗语的事情很紧急,现在是晚上,却不是那么好办,只能等天亮了,还要找一个好的时机。封擎苍也就先来公司办公务。

    而且在办公务的时候,他也需要去帮苗嫂想出一个可以去走访别人家,又不突兀的好方法,不然突然去的话,裴诗语真的在这个地方,很快就会打草惊蛇。到时候还没有找到裴诗语,又让迟浩月转移了地点,再去找人,又如大海捞针一般茫茫无期。

    是忙到了快要天亮,封擎苍才合上笔记本电脑。眼睛疲劳不堪,有些不负重荷,眼球的中央也觉得涩涩的不舒服,像是有异物感。

    只是闭上眼,轻轻按了一下太阳穴,没有揉眼睛,让自己的紧绷的精神稍微得到了缓解之后,他才从办公椅上站起身。有意看了一眼窗外,此时有一些雾蒙蒙的,还在下着大雨。

    大雨滂沱,下了楼,封擎苍才切身感受到了,这场雨到底有多么的大。再好的车,在这这样的天气下行驶,也别想有多快。

    因为要回别墅那边,要路过的还有环绕山的公路。由于雨势过大,引起了山体滑坡,堵住了封擎苍的去路。看到这个情况,封擎苍差点气得砸车,真是诸事不顺,一有一点顺心的,就马上让他出现连连的意外。

    只能将车子停下,亲自打了救援的电话。让相关部门的人来处理这个山体滑坡的问题,但是对方却说大雨下了一整个晚上,现在又太晚了,很多地方也出现了相似的情况,工作人员都派出去了。只能等别的地方先抢修了才能到他这边。

    就连一个预计大概需要多久的时间都没有明说,封擎苍看着前方被堵住的去路,难道,就只能在这里干等着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迟浩月的人会不会路过此地,或者是他本人会不会路过?想到此,封擎苍只能先找一个不显眼的地方,坐在车子里继续干等着。也顺便给苗嫂打了一个电话,告知她这个情况,让她先睡了。

    因为苗嫂说过会给他等门的,封擎苍一整晚也没有想起。就在发生意外的时候,他静下心来的时候才想起。

    本来已经帮苗嫂想好了对策,现在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过去,而且又下着大雨,这个时候去别人家里拜访,意图可能一眼就被人看透了。需要三思之后,才能决定出新的法子。封擎苍知道急也没有用,只能干等着,也就耐心的在车上想了。

    然而一到了这种打雷下雨的大夜,裴诗语就感觉睡不好觉。每次雷声作响,闪电从天际亮起一道强光的时候,她的心都会揪得紧紧的。

    她以为这场大暴雨很快就会过去,却从十二点的时候开始一直在下,雷声一声盖过一声,也不觉得会累,不会停歇。

    让裴诗语担惊受怕了一整晚也没有合眼。而在凌晨两点左右的时候,她的房间门口又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外面是雷正大作,别墅内确是静悄悄的。

    卧室门忽然被打开,差点把裴诗语吓得从床上跳起来大叫。在夜里,她看不清楚,偷偷摸摸潜进她房间里的人是谁。但是一晚上她都是睁着眼的,这个人的身影,她还是很熟悉的。不管是白天见,还是晚上见,她看到他的黑影步伐平缓的走进床边的时候,还是凭折熟悉感就认出了,是迟浩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