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1.第1781章 就等着我的报复吧!-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81.第1781章 就等着我的报复吧!

    “要当你自己当!”封擎苍一个冷漠的背影留给唐夜,让唐夜独自站着夏天吹过的风瑟瑟发抖。

    “是彻底得罪了啊苍了吗?好像没有,好像是的!那里面那个沈小姐,现在该怎么办?”唐夜是真的迷茫了,想到沈水月那个提起封擎苍的时候双眼冒绿光的眼神,像是晚的狼一样会发出来的眼神,真真让人想起来觉得瘆得慌。

    算是不答应做她的男朋友,唐夜也觉得封擎苍可能会被沈水月给缠的,因为她本质是如此,算在暴力面前都不会屈服,算知道自己喜欢的人对她无感,她也会一头往撞。这种人,最难打发了吧。

    又默默进了关押沈水月的房间,唐夜需要亲自收拾这个烂摊子,因为封擎苍已经走了。

    “沈小姐,我已经帮你和封擎苍谈过了。他说可以考虑你的建议,但是前提条件是你必须要说出关于裴诗语下落的消息,消息重要与否,是关于你之后是否可以与封擎苍交往的重要前提。”

    唐夜昧着良心撒了这个谎,他不知道封擎苍知道之后会不会打死自己。但是他一定要这样做,因为他已经很想念,很想念他的小雨滴了。

    “你确定他是这样说的吗?”沈水月怀疑的看着唐夜问道。

    其实在刚刚唐夜出去的时候,她开始在想了。封擎苍是什么样的人,她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他真实的一面了,也不再是那个只会出现在风云杂志里面不真实的他了。

    但是是因为知道他是这样的人,她才会更加的怦然心动。因为她知道,他已经有了深爱的女人,那个女人是裴诗语。

    “确定。如果不是他亲口答应的,我也不会帮他做决定。这也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实在是不愿意说的话,那我也不会再为难沈小姐,这次请你来这里,给你造成的伤害,我会补偿你的损失。阿乐,帮沈小姐松绑。”

    唐夜知道,这个女人硬的是不吃的了。那来点软的。如果软硬都不吃的话,留着也没有用了,放走也罢了。

    “你确定这样放了我了?这和你们的初衷不符吧?一点都没有问出来,扇了我几巴掌放我走?会不会太简单了一点?”沈水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放了。实在是有些不放心唐夜是不是真心的要让自己走。

    说之前不是那么害怕,现在她却变得害怕了起来。会不会是唐夜这个人新的把戏?

    说是放自己走,等下在半路的时候,悄悄又把她杀了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她必须要小心谨慎一点了,接下来她要考虑清楚再回答唐夜的问题。

    “留你在这里你会告诉我们小雨滴的下落吗?”唐夜反问。

    “不会。”沈水月也直截了当的给出了这么一个准确的答案。

    “那不是了。你如果不想和封擎苍有新的话,那走吧。阿乐,带沈小姐出去,也和沈小姐好好的陪个不是,毕竟你刚才对她动了手,虽然是我的命令,动手的人依然是你。她记恨的也是你,好好道个歉,不然她会找杀手把你干掉的。”

    “你知道好。”沈水月看着阿乐补充了一句。

    谁都知道她是沈家的掌明珠,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在刚才阿乐打她的时候,她是真的恨阿乐的,也是想过了,如果自己还有活着的机会,一定会让她的爹地买通杀手把阿乐还有唐夜做掉。

    因为唐夜别这个动手打她的人更可恶!他不下这个命令,他手底下的人怎么会对她动手呢?唐夜现在想三言两语把责任推到自己的下属的头,沈水月也不是个傻子,怎么会看不出呢。

    但是既然敢把自己抓到这里来,唐夜应该也不会害怕自己找人杀他的吧。自己这样做,可能也很快再次被唐夜给盯。必须要慎重一点。

    看了一眼阿乐,刚才沈水月吐的那口血水还在他的白色恤异常的刺眼。

    “沈小姐,刚才不是故意的。也是无奈之举,请沈小姐不要记在心。”阿乐心里其实对于沈水月还有一丝好感的,只是那种欣赏的好感,并无其他。所以在唐夜叫他道歉的时候,他也很真诚。“如果沈小姐心里不痛快的话,也可以打我几下。”

    “打你会脏了我的手,你等着我的报复吧!一定不会太久的!所以你晚最好不要睡得太熟,因为你睡得太熟的话,可能没有醒来的那个机会了!”沈水月说这话的时候,有鼻子有眼的,冰冷的声音,听得人毛骨悚然。

    如果不出意外,沈水月今天晚会回到自己的家。如果她真的有心报复阿乐的话,今晚是最好的时机。

    看了一眼唐夜,阿乐的心里升起了一股不妙的危机感。他不确定沈水月说的是不是真的,今晚他会躲起来并且不会睡觉却是真的。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一定不会错。这个女人是千金小姐,多的是钱,什么样的杀手只要有钱,一定能够请得起。他的小命,悬了。

    “沈小姐,走吧。时间不早了。”唐夜再一次催促沈水月赶紧走人,其实是想要提醒沈水月好好把握住这一次机会。

    机会错过了下次再有指不定是什么时候了。但是他却没有重复出来,而是让沈水月自己被误导。

    果不其然,沈水月并没有在唐夜的催促下马离开,而是犹豫了数十秒,也不说话,而是背过身去谁也不看,咬着她的食指。唐夜觉得,此时的沈水月应该也是很纠结,很挣扎的,她想要得到封擎苍的心理太过强烈了。在刚才她的那一番言论里,他能够体会得出那种想要占为己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