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过夜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0章 过夜费

    裴施语迅速拿起合约,连忙翻开仔细阅读,果然在一个角落里看到关于赔偿的事。

    她给封擎苍做助理,不仅仅是为了以后的职业规划,更重要是为了那条项链。

    所以两个人当初签订合约,她这辈子都要给男人打工,二十年后就可以拿到这条项链。她当时看到这个就已经非常开心了,压根没注意还有赔偿的事。

    “这也太不合理了吧,我都没有拿到项链!”裴施语郁闷极了。

    封擎苍十指交叉放置胸前,表情淡然:“你自己签的字,可没人逼你。签订合约的时候,我还曾提醒过你,是你自己不重视。”

    这话是没错……可是这也太不合理了!

    她一直觉得男人是个好人,没有想到和所有资本家一样,都特别的奸诈!

    “有个办法让你违约也无需赔偿。”

    “什么办法!”裴施语猛的抬头,一脸希翼。

    看着这双清澈的双眼,封擎苍心底的火气都降了不少。

    他刚才是真的被气到了,他为她做了那么多,她没有感受到就罢了。在误以为两人有关系,竟然毫不在意,心里憋了一把火没处发!

    “把那条项链从我身边偷走,我没有了项链,也就失去了和你谈判的筹码,这个合约就自动失效。甚至,我还得给你赔偿。”

    ……

    “你在逗我!”裴施语怒瞪。

    从男人身边偷走项链,她又不是神偷!

    要是被抓住,她这辈子就是真的毁了。

    “只要你有本事偷走,我不会报警的。”男人嘴角微微上翘,因为面瘫症,幅度非常的小,但是依然能感受到里面的戏弄。

    “呵呵。”裴施语直接送上两个字,她以后再也不相信资本家的话了!

    “那条项链就在那个房间的保险柜里,钥匙就在我身上。至于密码……如果你把我灌醉,把我伺候好了,兴许我会透露给你听。”

    裴施语的脸直接黑了下来:“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一是开心,********,你别太在意。”

    ……

    这不是她刚才说的话吗,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故意怼她呢!

    裴施语垂着脑袋:“老板,我错了,我会好好上班的,绝不会迟到早退,坚决完成自己的任务。”

    “你可以有其他选择。”封擎苍幽黑的眼眸静静的看着她。

    “不必,能在封氏工作,成为你的助理,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裴施语真诚极了。

    门铃响了,裴施语特别殷勤的站起来,奔过去准备开门,手刚放在门把上,就被按住了。

    她被框在男人的怀里,背后就是他宽阔结实的胸膛,周围都是浓烈的雄性荷尔蒙气息。

    虽然隔着衣服,可她脑子里瞬间印出刚才裸露时候的样子,心跳加速,脑子往不可言喻的方向奔走。

    “怎,怎么了?”裴施语艰难开口,打破心里乱七八糟的想法。

    “回去。”男人低沉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啊?”

    “你这个样子,要让大家都看到吗。”男人不悦道。

    裴施语这才想起,她穿着男人的衬衫呢!

    嗖的一下,裴施语直接消失,躲到房间里。

    这样子给人看到,岂不是昭告天下,他们两个人有一腿吗!

    封擎苍看裴施语跑得比小白兔还快,因为脚步太大,衣服飘起的时候,还能隐约看到隐藏的风景。

    眼眸暗了暗,缓了一会才打开门。

    秘书先生站在门外,并没有因为许久没人开门而有任何不满:“封总,衣服和早餐都拿来了。”

    “嗯。”封擎苍接了过来,就直接把门给关上。

    秘书先生摸了摸鼻子,心底万分遗憾。

    还以为可以瞄一眼是哪个女人能留宿在男人家里,他跟在男人身边这么长时间,还没见过男人带哪个女人回家呢!

    啧啧,衣服都要重新买,看来战况十分激烈啊。

    裴施语接过衣服,想了想道:“谢谢,衣服钱就从我工资扣。”

    “过夜费。”

    裴施语的脸顿时黑了下来,快速走进卧室。

    “砰——”

    甩门声代表心底的怒气。

    裴施语迅速穿戴好,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男人已经把秘书先生带来的早餐摆好:“过来吃饭。”

    “不用了,谢谢你的款待。”裴施语走了过去,从背包里拿出钱包。因为现在都是电子付款,钱包里只有一张一百块和一些零钱。

    裴施语全都抽出来,连里面的钢镚都没放过,全都拍在桌上。

    “过夜费。”

    因为动作太过用力,钢镚从桌上掉了下来,叮叮当当发出清脆的声音。

    “要是不够,我微信转给你。”裴施语顿了顿:“你有这玩意吗?算了,还是工资扣吧。”

    说完也不管男人怎么想,直接潇洒的转身离开。

    封擎苍怔在原地,完全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做。

    “砰——”的关门声传来,才把他从惊诧中拉回神。

    他看着桌上纸币,又看了一眼掉在地上的钢镚,深邃的眼眸闪过一抹冷意。

    想这样轻松翻篇?没门!

    裴施语走到楼下进入自己宿舍,将门反锁的那一瞬间,整个人松懈下来,瘫软的坐在地上。

    她刚才把勇气全都用光,如果男人追过来,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段混乱的关系,让她原本就乱糟糟的心,更加无所适从。

    “裴施语,你简直作死!nozuonodieyouwhycry!”裴施语把自己狠狠骂了一顿,才觉得有了点力气。

    她从地上站起来,迅速走进浴室里,脱下衣服,打开淋雨开始冲澡。

    身上还有酒气的味道,她刚才在楼上完全不敢去动那里的东西。热水洒下,从走身上的污渍。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不清心底是什么感觉。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的第一次,竟然会这么随便。

    还以为自己的第一次会和心爱的人一起,没有想到……

    世事无常啊。

    她突然想起什么,失声道:“对了,他有没有戴套,我不会怀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