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0.第1780章 从哪里来的自信-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80.第1780章 从哪里来的自信

    “是又怎么样?拒绝了又怎么样?他拒绝我是因为对我这个人还不够了解!所以才会拒绝我的,如果他深入的了解我了,一定会爱我的,不会再会出现像今天的状况。”

    唐夜被沈水月这么干脆表白封擎苍的模样吓得不浅,能一眼看封擎苍的女人,他见过很多,但是第一次见面对封擎苍告白的人,也是要看胆量的。而这个沈水月的胆量也是够大的,估计是从小吃豹子胆多了,吃什么补什么,他们家里有钱呢!豹子胆,熊心什么的,应该也是当零食一样随意尝尝味道的吧。

    小声的嘀咕了一声,“也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自信。”

    “呵呵,刚才一直都说别浪费时间什么的,现在浪费时间的人又是谁?如果你不能去找封擎苍过来和我说话的话,那我还是那一句话,我一个字都不会透露。”沈水月现在已经完全表明了,自己是知道裴诗语的下落,但是她是不愿意说,谁都奈何不了她的样子。

    欠欠的样子,让唐夜都忍不住想要动手暴走她一顿了。他还要收回之前的话,是沈水月不如传闻那么不堪的话,他一定要收回,因为这个女人是这么的坏,明明知道小雨滴的下落,是不愿意说。

    虽然看不惯沈水月这个嘴欠的样子,但是唐夜也还是老实的出去找封擎苍去了。

    “你的烂桃花,你自己解决吧。我现在都怀疑,是不是这个女人掳走了小雨滴,是因为你的缘故,让她招人嫉妒。”唐夜一脸愤然的出来站着封擎苍的身边说。

    越来越觉得自己的这个猜错不错,沈水月这个女人现在像是一个吃醋发疯的女人!算是被打了,还把牙关咬得紧紧的。

    “她说了什么?”在外面根本听不到里面的谈话,封擎苍也不是很在意唐夜在找沈水月谈话的时候,他们都聊了什么内容。在看到唐夜不开心的出来,说话还酸酸的时候,他知道了,沈水月肯定说了什么不好的话,让唐夜想多了。

    “还能说什么?你自己不是知道吗?我都让阿乐打她耳巴子了,她还嘴硬得像只死鸭子一样。这都怪你,你什么时候勾搭了这个女人的?”唐夜只要想到有可能是沈水月因为嫉妒设计把裴诗语拐走之后觉得很闷,心闷,胸口也闷。

    “从来没有见过她,没有任何交集。”

    “如果没有交集的话,别人怎么会对你一见钟情?总是应该有点什么前奏做引子的吧?”唐夜还是不相信封擎苍,他的桃花脸,到哪里都能惹到一群的女人跟着跑,在他身后尖叫。

    “你也说了是一见钟情了,那我又怎么可能会在以前见过她?你能不能别胡思乱想?”封擎苍更头疼了,和唐夜好像解释不通了一样,他是掉进了这个眼子里面出不来了吗?他的话,唐夜也不信了吗?还这么怀疑他!

    “我能不乱想吗?这个女人说了,她是知道小雨滴的下落!我怀疑是她出钱绑走了小雨滴,而那个什么迟浩月的,或许也只是一个幌子。人可能在她的手呢?”

    “不可能。一定是迟浩月带走了小语。我知道你关心小语的安危,但是也请你冷静下来用你的脑子想一想,那个女人说了几句话,你慌成了这样?”封擎苍一直都知道唐夜对于裴诗语也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存在,他们的关系,也不是别人能够说的清楚的。

    所以唐夜现在的这个反常封擎苍也能够体谅。但是不代表,他不会说出来。如果不说清楚了,唐夜会一直这个样子,最近因为石晓晓的事情,他也险些失控了。

    被封擎苍这么提醒,唐夜很快冷静了下来。细细想了一下,才觉得沈水月刚才和自己说话的时候,有很多处反常的地方。而且她所说的话,有些前后不一。

    之前一直都在强调她不知道裴诗语的下落,后来见了封擎苍,也只是说了几次。当封擎苍说开出一个条件让她选择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之后,直接说出来了自己要封擎苍。

    重点根本不在这面,重点是她不在意自己被绑架这件事,她表现出了害怕,却不是那么的在乎自己的安危,因为她看清楚了局势,她知道他们并不会真的对她怎么样。

    所以她又说了,她知道裴诗语的下落,却又一直要求封擎苍与她谈,是想,“啊苍,这个女人怕是真的看你这个人了!她应该不知道小雨滴的下落,说算不知道也是想要吓唬你,让你范答应她的要求的!”

    “然后呢?你又想到了什么?”封擎苍汗颜,这么简单的道理,唐夜怎么会才刚刚想明白呢?聪明如他,但是此时要是将这个词用在唐夜的身的话,现在真的是有些得罪了聪明这个词了。

    “如果她不知道小雨滴的下落,我们拿她也没有办法。放了她,也不浪费时间在她的身。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她真的知道小雨滴的下落怎么办呢?那我们不是错过了一次机会吗?现在迟浩月那边防得那么严密,我们连他的老巢在哪里都找不到。怎么去找小雨滴呢?时间久了,我担心小雨滴会出事啊!”

    封擎苍给了唐夜一个眼神,意思让他自己去体会。

    唐夜却是假装没有看懂封擎苍的意思,又继续接着没有说完的话。

    “那你骗一下她,先假装当她的男朋友。如果她把小雨滴的下落告诉你了,咱们不理她了。直接把她放了让她走人,你看这个法子可行吗?”语速很快,是害怕自己的话没有说完,自己被封擎苍一巴掌给拍飞了。

    毕竟这样的话,在封擎苍的面前说出口是犯了大忌的!谁不知道,封擎苍心里爱的女人一个。算和别的女人再有一点牵扯,他想都不会再想。因为是次和凌悦的关系没有处理恰当,才让裴诗语失忆的。封擎苍想明白了之后,干脆的断了跟所有女人的所有牵扯,算是工作需要,他也会做到很绅士,不会让别的女人对他有所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