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7.第1777章 沈家二小姐-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77.第1777章 沈家二小姐

    “已经过了最佳的谈判时间,接下来还是让别人与你谈吧。我可没有闲工夫陪一个千金小姐在这样的环境里闲聊。阿夜,让人进去招待一下这位金贵的沈小姐。”封擎苍已经走出了门外,虽然听到了沈水月的话,却还是不打算再次折回与她浪费时间。

    他刚才会让唐夜出去等着,是觉得这个女人是个识相的,可能在给了她一点面子和思考空间之后,她能够爽快一点将裴诗语的下落告知他。

    结果却没有,是他判断错误了,还让她调戏了一下。让封擎苍的心里感到非常的不爽,所以这个女人现在再说什么,都提不起他的兴致了。让其他人好好的教育一下她,或许她很快变老实了。

    “封擎苍,你这是想要走吗?你为什么要让别人来和我谈?我想做交易的对象是你,并不是别人!你回来,我们还没有聊完呢!”沈水月已经听不到封擎苍的脚步声了,确定他已经走远了,叫唤的声音一声更大过一声,大到足以让守在外面的唐夜还有其他手下都能够听得出她的意思。

    “啊苍,你不简单啊。才进去这么一会儿,收服了一个女人??你和她在里面到底说了什么,让她对你气得牙痒痒的,还非你不可!”谁都不知道里面在不久之前发生了什么,谁都有好心,但是唯一敢这样调侃封擎苍的人也只有唐夜一个了。

    “做好你自己的事儿。我已经好声好气劝过她了,既然她不识相,那交给你。想办法尽快撬开她的嘴巴,我们等不得,小语也等不得。如果她不知道小语的下落也尽快做好善后。沈家的二小姐传闻是一个难缠的。我不想惹不必要的麻烦。”

    封擎苍却是拿出了手帕擦了一下额头的热汗,在里面有空调开着还不觉得热。出来之后他觉得格外的烦躁,还有燥热。

    心里有一团火,想发泄i出来,却无处可发。脑子也一直在不断的做着思考。

    虽然他嘴巴说沈水月并不被自己放在眼,其实沈家的这个二小姐也是个麻烦精一样的存在。传闻,她是沈家老头子的掌明珠,想要什么都会给她。算是沈水月说自己想要天的月亮,沈家老头也会二话不说的叫人去摘。

    也不知道唐夜的人怎么办事的,怎么把这个麻烦精给请来了,而且还不知道她的身份。真的是让人极度的头大。

    “你说她是沈家的二小姐?不会是传闻的那个沈家吧??那个被宠天的二小姐?”唐夜听到了之后,也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封擎苍说的话。像是听一个可怕的鬼故事一样吓人。

    “她刚才亲口说的,是不是你进去问一下她不好了?话说,你到底是怎么管手底下的人的?抓到的是什么人,都不先确认一下i身份吗?”封擎苍头疼不已,一件件事情看似好转了一点,却又谜团重重,麻烦不断。

    “看你这表情,是你自己也不知道喽?很好。这样的乌龙,以后最好不要再出现,不然别怪我们的塑料兄弟情到此划伤句号!”封擎苍不是喜怒无常的人,他也不是那种动不动会发脾气的人。

    但是他现在真的是想要胖揍唐夜一顿了,这做的叫什么事儿啊到底?!虽然他心里知道,这不能怪唐夜,不是他亲自抓的人。却也是他不可推卸的责任。

    想到刚才那个二小姐说了什么话,让封擎苍感觉到更加的烦躁了。一点都没有了在里面的镇定自若。

    “你先别火啊。虽然她是沈家的二小姐,传闻她是个小恶魔,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也没有可怕之处不是吗?我看你是太紧张了,一有点风吹草动,你自乱阵脚。那既然是我手底下的人把她带来的,又是我没有弄清楚把你叫来,那这件事还是由我来解决吧。”

    唐夜很少看到封擎苍会有这么失控的时候,也能够理解他。他最近确实太过于压抑自己的情绪了,所以他很乐意为他分担。

    封擎苍却没有答话,而是掏出了一根烟,一口接着一口的抽了起来。

    “你什么时候喜欢这个东西的?”看到封擎苍抽烟,唐夜挑了挑眉。然而封擎苍却依然没有回答他,知道他真的是生气了,唐夜也不再继续多话。他知道,现在自己还不进去解决了那个千金小姐沈二小姐的事情的话,封擎苍会很久都不会理自己的,至少在他自我调节好情绪之前肯定是不会理他的。

    “好,我现在去,你自己呆着吧,我也不吵你。等我好消息,一定会把小雨滴的消息从她的嘴里套出来给你的。”唐夜转身离开之前,特意拍了下封擎苍的肩膀,用了几成的力道,让他的力量能够传递到封擎苍的身,希望封擎苍能够尽快找回沉着冷静的他。

    他能够理解封擎苍,他是太过焦虑了。

    其实他也是如此,裴诗语消失已经那么多天了,他也早坐不住了。

    是因为如此,他才会犯下这么低能的一个错误。手下人说抓到一个人可能知道裴诗语的下落,他开心得不知所措,也不知道马却确定真伪,而是即刻下令让手底下的人把人给抓来带到了这个地方。

    这是一件非常鲁莽的行为,一点计划都没有的。

    也难怪封擎苍在知道这个女人是沈家二小姐的身份的时候是如此的生气。前天无意间问到封擎苍生意的事情,他现在和沈家在谈一笔不大不小的生意。而两家公司也到了最后敲定的时机了。现在把沈家老头的心肝宝贝给抓到这里来了,生意很有可能会谈不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