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6章 要你,我想要你-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76章 要你,我想要你

    “让我开价,呵呵,你们有很多钱又怎么样?你以为在这个世界上,有钱就能解决一切的问题吗?”那女子忽然笑了,和封擎苍对视的时候,眼神也不再闪烁。

    她的笑眼微弯,眼里露出星芒,如星光般璀璨。忽然发生的变化,太过惹眼,让唐夜也不忍多看了一眼。

    唐夜知道封擎苍不擅于表达,实际上,他也不是很擅于这个东西。“并没有这个意思。当然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们小雨滴的下落的话,你就是不想要钱,想换成其他的物品也不是不可。只要你能给我们提供有利的消息,就一定能够得到让你觉得满意的回报。”

    “这位先生,你觉得我现在被你们绑到这个地方,是可以和你们交换的条件吗?我想要的是你们放了我,然而我还要告诉你们。你们说的那个什么裴诗语的,是谁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们再怎么问我,我也依然是这个回答,不会改变。”女人坚持说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裴诗语是谁。

    唐夜也拿她没有办法了。男人和女人不一样,对待女人不能动粗。只能这样绑着她,慢慢熬着,等她什么时候想说了,什么时候愿意说了,就自然会说的。

    但是等这个方法,换到现在这个时候却不是那么合事宜的。事情有轻重缓急之分,一天没有找到裴诗语,一天就放不下那颗悬着的心。

    “如果你真的不愿意说的话,那你就继续耗着吧。”最后还是只能等,唐夜转过身插着腰,一身的阴郁。

    “就算你们把我留在这里,限制我的自由,我也是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不早点把我放了?或者是将我放了之后再找个人跟在我的身边监视我呢?这样你们到时候不就知道我到底知道不知道你们说的那个人的消息了吗?”

    “不想说就闭嘴,你打的什么主意,我心里清楚着。”唐夜难得会对一个女人那么凶,居高临下的呵斥了一声,说完了之后也就冷眼看了她一眼。

    “唐夜你们先出去吧,我和她谈谈。”封擎苍在一旁坐着看这个女人表演了那么久,也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看出了,她到底想要什么。

    “好,如果她实在不愿意说的话,也不要和她浪费口舌。有的是办法让她自己老老实实的交代出小雨滴的下落。我们先在外面等着,有什么事你就叫一声。”唐夜说完了之后,让自己的手下也都撤了跟着他一起出去。

    等这些人的脚步声全部都走远了,封擎苍和那个被绑着的女子也都知道了,他们现在处于一个绝对私密的空间了。

    “你很聪明。”

    “说重点,我刚才的提议,你到底答应还是不答应。”封擎苍却不想和这个女人废话,他的时间很宝贵,不会随意的挥霍在别的女人身上,除了裴诗语,谁都不值得他多说一句话,多看一眼。

    而这个女人好像却一点都不知道看人的脸色,从封擎苍一脸冷漠和略带嫌弃的眼神中,她却忽视掉了他的冷嫌弃。就算冷漠一点,对她而言好像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我想我需要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叫沈水月,沈氏集团的二小姐。”

    封擎苍却不管她是谁,就算她说她是公主,也丝毫提不起他对她的兴趣,“那又如何?”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就是封擎苍,在商场上此诧风云的神秘总裁大人。看你不说话,就等于是默认咯。看来我果然没有看错,虽然只是在名人风云上面看过一眼,却还是将你记得很清楚啊。”这个叫沈水月的女人看到封擎苍默不吭声,却独自兴奋了起来。

    “你刚才不是说想和我谈谈吗?为什么这会儿又不说话了呢?你这样闷不吭声的,我们应该怎么继续未完的话题呢?”沈水月看到封擎苍被自己猜中了身份之后队她的表现出来那种就看不起的眼神之后,也没有觉得有不满的。

    封擎苍此人她在名人风云的杂志上看了一眼,就已经将他记在了心里,不知道曾经有多少个日夜,他如谪仙一般绝美如斯的脸庞就深深的刻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出现在了她的梦里,不管是噩梦,还是美梦,他都曾占据了一席之地。

    所以,在封擎苍忽然出现在这里。他的真身就坐在她的对面与她对视的时候,她的眼神才会有一些闪烁,也有一些恍惚,不敢相信,她就这样看到了封擎苍本人这尊大神。就在刚才,封擎苍提出让她开个价的时候,他的形象也没有在她的心里大打折扣,而是觉得相当的霸气。

    “如果不要钱,你想要什么。”封擎苍问的很平淡,仿佛在谈一件公事一样。对她眼里的闪光点完全忽视。

    “要你,我想要你。”沈水月语不惊人死不休,在谈条件的时候,她居然说出了要封擎苍本人这样的话!

    并不觉得诧异,封擎苍忽而邪魅如恶魔一样笑了,眼线微眯,透露出极其强烈的危险气息,他把玩着自己的手指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你是觉得你的命不重要吗?还是你以为,区区一个沈氏的二小姐我动不得?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你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吗?”

    “你是商人,不会做伤害人的事情的。我相信你,不会对我做出过分的事情,我是怎么来的,你也会怎么送我离开。”

    “自以为是有时候不是很好。看来我们此次的交易并没有达成共识,你也不愿意和我谈,那就让其他人和你交涉吧。什么时候愿意端正你的态度了再叫我。但是如果让我等得太久,你没有了价值的话,留着你也没有用处。”封擎苍收起交叠在一起的双腿,稳稳的站了起身,整理一些自己衣服就打算离开。

    在沈水月热烈的眸光注视下,封擎苍毫不犹豫的离开,走的步伐是如此的干脆,沈水月才开始着急了起来,收起了刚才的那个骄纵自傲的姿态。她急喊了一声“慢着,你不是想要知道那个裴诗语的下落吗?如果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会告诉你。这个交易,你也不会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