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5章 想要多少钱,开个价-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75章 想要多少钱,开个价

    唐夜却是震惊了,他怎么会想到,封擎苍给他的会是这个答案。

    两个人的交心就在封擎苍说了这句话以后变得了沉默。唐夜在副驾驶上坐着,他细细去想封擎苍说的这句话。换做是他,石晓晓不在了,他会陪她一起吗?想了很久,给了自己很多的理由。

    唐夜得到的答案是,不会。

    除了石晓晓,他也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他就算是关心石晓晓,他爱她也好,却不能为她付出自己的生命。两个人的感情,好像没有达到这个点。

    算了吧,有些事情,没有发生,是不可能会知道以后会怎么做的,现在又何必为难自己去预想没有发生的结果呢?

    长叹一声,唐夜说:“啊苍,我不如你。是有原因的。但是我会继续努力。”

    “到了。”封擎苍却停下了车,吐了两个字,没有回答唐夜说的那些。

    “难得装一下深沉,时间却是那么的短暂。走吧,人在正厅。”唐夜和封擎苍纷纷下了车,两个人肩并着肩一起往前走,就如以往那般。

    “你并没有告诉我,你抓到的是一个女人。”封擎苍看到一个长发及腰的女人,被绑在一张椅子上,皱了皱眉转头看向唐夜。

    “是女人吗?我也不知道是个女人啊!手底下的人只说抓到了一个在散播小雨滴消息的人,是男是女,好像确实没有提及。”唐夜也注意到了,这个女人,头发很长,但是是背对着他们的,容貌如何就不知道了。

    绕过她的背后,两个人走到被绑的女人前面。

    唐夜一来就看到这个女人的嘴巴塞着一块应该算干净的布,她也不说话,他们来了之后就一直睁着大眼睛看着他和封擎苍。最后她的目光却是留在了封擎苍的身上。

    感觉好像有一点意思,封擎苍也知道这个女人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自己的身上,不过他却没有开口先说话,而是先找了一个舒适的地方先坐了下来。而这个舒适的地方也正巧就是女人的正面,两个人四目相对,眼里隐隐出现了几道危险的火光。最后是那个女人先败下阵来,移开了眼,扭过头看向唐夜。

    唐夜被人这么盯着,还有些怪异的感觉,这个女人的眼里很清明,他怀疑是不是手底下的人给抓错人了呢?“嘴巴堵着怎么让人说话?先给松开。”

    话一出,马上就有人来替这个女人拿下塞住嘴巴的白布。

    女人的嘴巴塞着的布被拿下来之后,下颚左右动了一下活动一下,让自己的嘴被撑开那么久,真的是受够了。这种滋味,谁试过谁知道。

    等嘴巴变正常了一点,女人才声音高亢的看着封擎苍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把我抓到这里来??在你们的眼里就没有王法吗?大白天的就敢胡乱抓人?”

    她的声音很有特点,有些低沉中带着沙哑,如果这样的声音去唱歌的话,应该会挺好听的。但是现在并不是关注这个的时候。

    “你知道裴诗语的下落?”封擎苍也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这个女人的眼。他就是要看她是否说谎。

    “裴诗语是谁?我不知道!你只要告诉我,为什么把我抓到这里来就好了!当然,还有你们是谁也要告诉我!我会到法院去告你们的!”女人的眼睛里闪烁了一下,在她听到裴诗语这三个字的时候,虽然不是特别的明显,一闪而过,却还是被封擎苍给捕捉到了。

    “女人,好好问你话的时候,就好好作答!不要说那些题外话,不然有什么下场,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开口!”看到这个女人没有回答封擎苍的问题,反而说了别的,唐夜的手下就过去踢了她的椅子一脚。好心的提醒她一声。

    “下场?哈哈哈!你们抓我到这里,是触犯了法律的,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你们现在的这个行为应该算是绑架吧?!要钱吗?还是其他的东西?直说就好。”显然是被唐夜的手下吓到了,女人说话的逻辑有些慌乱。

    “你不用和我说这些没用的,抓你来这里肯定是有原因的。现在给你机会的时候,你就好好珍惜,不要等到了为难你的时候,你才知道害怕。到时候我们想不想听你说的话,就很难确定了。”唐夜的手下又好心提醒一下女人。

    狠话又放了出来,女人脸上有一丝慌乱爬过,双目再看了一下四周,不少凶神恶煞的男人,手里还拿着棍棒恶狠狠的盯着她。好像她不老实交代的话,她的下场就真的很难过了。

    又看了一眼坐在她正对面的封擎苍,女人心里到底害不害怕她自己最清楚。当然还封擎苍也清楚,她看着是在和他对视,其实她的眼神一直都在游移,根本就不敢在他身上停留太长的时间。

    而封擎苍也知道,这个女人一定知道些什么的。只是她现在还不愿意说。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把我抓到这里。请明白一点告诉我。”三言两语下,这个女人就先低头了。唐夜对自己的这个手下办事能力也很满意。

    “把你知道的所有都告诉我们,想要多少钱,你可以开个价,而且还会确保你的安全离开。”封擎苍忽然开口。

    “啊苍,这个女人看着就有些狡诈的样子,你放她走,如果她是迟浩月的人去给他报信怎么办?”唐夜忽然变得紧张了起来,对于封擎苍的决定,他不会质疑。但是他怀疑的是这个女人的身份啊。这个女人看着就贼精贼精的,让人觉得不舒服。

    “不是正愁找不到迟浩月吗?如果这个女人知道迟浩月在哪里,就算给他报信又有什么关系?”封擎苍这么说,算是回答了唐夜的问题。随后又转眼看了一眼那个女人,而女人也正直勾勾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