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4章 她在哪里,我都会陪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74章 她在哪里,我都会陪她

    审批文件再加上开两个会议,等他离开公司的时候,又已经是夜幕降临了。走出公司大门的时候,封擎苍有一种苍凉感,现在的他,除了工作,还有等待着那些关于裴诗语的少得可怜的消息什么也做不了。每天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一般。

    忙碌了一天,都感觉不到饥饿。封擎苍此时想要喝一杯烈酒,想要麻痹一下自己。但是他知道这样的行为在这个时候做是极其危险的。

    自从上次发现自己被跟踪之后,封擎苍干净利落的处理了那个跟踪他的人。又让人排查了公司内,可以监视到他的**。找到了不少微型**之后,公司暂时算一个可以呆的地方。

    迟浩月自受伤那天起,到现在也已经过去了两天。这两天他好像是消停了一点,应该是养伤中,没有那么多的心机来找他的事儿。让封擎苍这边得以放松了一点,却也不敢懈怠。

    但是越是这样,他就越有一种不安感。

    好像这一次让迟浩月受伤,他变安静了之后,再出现之时,可能就会有无法预料的大事所发生。

    之前他说过,一个月会让裴诗语回到他的身边,封擎苍也想过,只要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就找到裴诗语。现在还有短短的一天时间,就过了一周了。他能否找到裴诗语呢?这个答案是无法确定的。

    他不没有高估自己的实力,却小看了迟浩月的势力。

    不知道该往哪里走的时候,封擎苍一直都靠着自己的车抽烟,他不是喜欢抽烟的人。但是这会儿地上的烟头已经多出了几个,烟蒂都还是干净的。就知道了,都是他这么短时间内的作品。

    还在沉思,封擎苍的电话响起了。看了来电显示,是唐夜打来的。

    “喂。”

    “啊苍,你快过来。我这里抓到了一个可疑的人,他好像有知道小语的线索。等你过来了我们一起审一下他。”

    “在哪里。”

    “和谐路底下赌场。”

    “好,一会儿到。”挂断了电话,丢掉了手里的烟蒂,上车的时候,在地上踩了一脚。

    只用了短短十几分钟就到了唐夜说的地点。也是因为他们离得比较近,又不堵车的情况下所以才会那么快的。

    唐夜看到封擎苍那么快就来了,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问:“你就在附近吗?这么快就来了。”

    “嗯。刚出公司。人在哪里,带我去看看。”封擎苍关心的只有唐夜说的抓到的人在哪里,只要有关于裴诗语的消息的,他都不会错过。

    “人不在这里,被我让兄弟们带到了我家里。现在那里没有人住,迟浩月应该也知道我已经搬走了,所以现在那边也不会引人瞩目。暂时没有好的地方可以去,我就让人先把他带到那里了。叫你过来,就是想让你和我一起过去。”

    “那走吧。”封擎苍明白唐夜的用意。其实就是想和他说一些话。

    唐夜自然是上了封擎苍的车辆,而他的伤也还没有好。坐在车上,也不方便系安全带,封擎苍开车的时候车速就放慢了一些,主要是便于照顾唐夜的不便。

    “啊苍,晓晓她现在去了哪里。是你安排的,她现在还好吗?为什么没有和我联系?”车子行驶了一段较平稳了以后,唐夜才开口问道。

    “她现在很好。你不用担心,等她彻底安顿好了之后,会与你联系的。大概就是这一两天的时间,你耐心等待。”

    “那就好。我还害怕她又出什么事儿了。我问了黑子,还问了姐姐,他们都不知道。”浓重的关心和失落之情,让封擎苍不由得看了他一眼。

    深邃的眸光在夜里特别的明亮。他的眼眸一直都不会暗淡,除非刻意为之,但是他的黑曜石般的眼球,一直都像是一个黑漩涡一样危险,很少有人敢淡然的与他对视。

    唐夜却是例外,因为他了解封擎苍。他所想要表达的其实是关心,他是害怕自己太担心石晓晓的情况而忽略了自己的安危。他现在还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去他家杀他妻子的人,现在还没有锁定是谁。他又有什么资格去感伤呢?

    “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心平气和。不要把你所在乎的东西暴露出来,让敌人找到你的弱点。”

    “我知道。”唐夜又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这是最最简单的道理。但是他现在却没有办法做到心平气和,他时刻都在担心石晓晓的安危。是因为他即将要当爸爸了,他的幸福喜悦还没有完全褪去,就已经被危险笼罩住了这个马上就成立一个新小家庭的年轻父母。

    “你现在就做得很好,我一点都看不出来,你是不是真的关心小雨滴。但是从今晚你赶过来的速度,我就知道,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她在你的心中占据了最重要的位置。因为你的心里,除了她谁也容不下了吧。”

    “以前你会说那么矫情的话吗?”封擎苍笑了,有些不知道为何他会笑。可能是因为唐夜的话,他是了解自己的。所以他才会笑,这是最真挚的友谊,会让人莫名就放松了。

    “我以前应该也会说,只是不想说。以后这样矫情的话,我会多说一点,告诉晓晓,她对我很重要。啊苍,那天我真的害怕晓晓会出事,我没有想过,如果她没了。我该怎么办。后来我想过了,我会找到那些害了晓晓的人,我会让他们不得好死,为晓晓陪葬。但是报了仇之后,我又该怎么办,我却没有深想过了。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

    唐夜原来也憋着很多的心里话,他也有很多不知道该怎么去想才能想透的事情。他找封擎苍,其实真的是想和他说说心里话,只有男人和男人之间才能知道的话。

    “她在哪里,我都会陪她。”封擎苍说的很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