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2章 同生共死么?-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72章 同生共死么?

    将嘴里的肉咽下后,黑子才字句清晰的说道:“本来是想要去场子走一下的。如果您有事情需要我去办的话,我可以让阿旺帮我跑一趟,现在很多事情,他也能帮得上忙。”

    “嗯,如果没有的话,你和我一起去一趟总统公馆。小语的妈妈身体最近不好,等下一起过去看看她。”

    “是!那是否要我去准备一些补品呢?”

    “不用,特助已经帮准备好了。全部都放在车子的后备箱,等下去的时候,你负责提进去就好了。”封擎苍面无表情的回答了黑子的问题。才发现自己最近和黑子的话变得多了起来,是不是因为裴诗语不在的原因,他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所以才把对象换成了黑子呢?

    如果真的因为这样的话,还真是一件让人觉得害怕,毛骨悚然的事情呢。

    “好好,那现在去吗?我已经吃饱了。”黑子刚才回答封擎苍的话,吞下那一口肉的时候,就没有再动了。

    “先等等吧,他们应该也正在用午餐,现在去有些不妥,你先吃饱了再说。我坐一会儿。”封擎苍怎么会不知道黑子还没有吃饱呢。

    这些东西都是西餐,黑子的饭量又大,不能吃米饭的话,也要吃一些意面填肚子的。而且他的胃口不好,吃的不多,黑子吃的也不算特别快。可能是碍着他在他对面坐着,才会那么斯文的用餐的。

    但是封擎苍也不会做失礼的事情,难得的带黑子过来一起吃一顿午餐,总是要让他吃饱才行的。

    “谢谢封总的关心。”黑子略显局促,不过还是听了封擎苍的话,又继续埋头苦干。等真正的放下餐具的时候,黑子才觉得自己吃了一顿饱饭,最近都是饥一顿饱一顿的,用餐的时间一点都不正常。

    有时候饿着饿着就感觉饱了,有时候饱着也感觉得到饿意。,没有像现在那么明确的感觉到那种饱饱的满足感。

    曾经的一顿饭很简单,不需要太多时间去思考和用餐。最近却是非常的时期,每个人都紧绷着,黑子也感觉得到了,封擎苍没有像前几天一样那么的焦虑,他看起来平静了许多。或许是封擎苍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吧。

    “封总,其实我想问你。那么多天了,都没有裴小姐的消息,如果她发生了……”顿了顿,发现封擎苍没有发火,依然是一脸冰冷,黑子又鼓起来勇气继续把未说完的话说完,“如果裴小姐发生了不测,您会怎么做?”

    “陪她。她在哪里,我就去哪里。”

    黑子此刻是惊骇的,他完全没有想过,自己问出的这个问题,封擎苍会回答自己,而且还给了这么一个惊人的答案!

    封擎苍是谁啊!他可是是商业巨子,身价过亿,没有了裴诗语,还有千千万万的女人等着他宠幸,他怎么会因为一个女人而放弃他现在所有的,而是选择和她,“同生共死么?”

    “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愿意用命去守护的女人之后,你就会发现,她不在身边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难熬的。如果她真的不在这个世界上了,那生活也没有任何的色彩和意义了。还不如去她在的世界再陪她走未完的路。”

    “封总,裴小姐一定会没事的,。她一定会在某个地方等着你,只要把裴小姐找到,就会再看到封总……”的笑了。

    黑子知道有些话他说出来不合适,但是却是他真心所希望的。心里就憋着吧,不说就好了。不是所有的话都需要说出口的。

    希望找到裴诗语以后,封擎苍以后再也不是一个人。再也不用受到相思之苦的煎熬。因为黑子看到封擎苍在短短的几天内变化很大。让他变得有些认不得这个封擎苍,是不是之前的那个封擎苍了。

    也明白了一点,恋爱是耗费精力的事情,在还没有做好这个心理准备之前,最好还是不要谈恋爱吧!

    “你先去开车吧。”封擎苍将车钥匙交给黑子,不提到裴诗语还没有那么想念。这种思念,现在好像已经深入骨髓了。他知道,要是再找不到她,他不知道会怎么想。他可以适应爱情这个长跑,却不能适应一个活生生的人忽然在自己的生活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偶尔听别人说起,迷恋的,喜欢的,坦然的,只要爱着就能够相伴到白头到老。他认定了裴诗语,最奢侈的愿望就是携子之手,与子偕老。

    黑子拿了钥匙就走,也知道了自己刚才说的话勾起了封擎苍伤心的情绪。他想一个人独处那么一会儿,不让别人看到他的脆弱。就算是他,也没有这个资格可以看到。

    等黑子将车开到一楼餐厅门口的时候,封擎苍也已经在门口等候。

    车子到总统公馆的时候,只是例行检查了一下,就被放行直接开到总统府内。

    凌悦自从那天晚上装醉和凌非岩说了一些话之后,就老实了一些,呆在家中哪里也没有去。

    施怡的身体这两天也逐渐好了一点。是病有医总会有好的一天。封擎苍又去看了一眼施怡,虽然病好了一些,施怡对封擎苍还是没有好脸色。冷冷的样子一看就能明显的体会到是拒人千里的漠视感。

    虽然不受待见,却也是裴诗语的母亲,封擎苍该关心的还是要关心,特别是在这个时候,他更应该登门拜访询问一下施怡的身体情况,不然找到了裴诗语,她知道自己没有照顾好她的母亲,应该会难过吧。

    “夫人,你的身体好些了吗?”

    “好多了。谢谢你来看我。不过我现在正准备午休,没有办法亲自招待封先生了。”施怡此时正坐在客厅里面喝茶。

    刚刚用过午饭不久,本来是想要坐一下之后就去外面走走,消消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