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两千万的违约金-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9章 两千万的违约金

    裴施语听到这个称呼,不自禁耳根红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听到这三个字,就觉得耳红心跳。

    “就是咸了点,如果少一点盐的话,其实也挺不错的。”裴施语为他挽尊。

    “别吃了,衣服到了,我们出去吃。”这句话并不能安慰到封擎苍,他直接把所有荷包蛋都倒进了垃圾桶。

    “不用了,早上这些就够了,我一会还要赶着上班。”裴施语连忙道。

    要不是没衣服,她现在肯定就离开这里了,昨天发生的事现在还没有理清楚呢。

    男人看了看手上的腕表:“七点一刻,时间还早。”

    “这里是哪?”

    “韵苑。”

    裴施语瞪圆眼:“我的宿舍就在楼下?”

    “嗯。”

    “你昨天干嘛不把我回去?”裴施语有些激动道,如果送她回家,就不会发生这么尴尬的事了。

    封擎苍看了她一眼:“你还没搬过来。”

    ……

    呃,她不该拖延症。

    “而且……”封擎苍看了她一眼。

    裴施语有种不祥的预感,果然——

    “你抓着我不放,我想要抽手,你就那缠着我哭闹。”

    “我,我不至于吧?”裴施语心里存着点小侥幸。

    “你觉得我在骗你?”

    “当然不是!”

    裴施语懊恼不已,简直想要去撞墙,她的酒品也太差了吧!

    想到昨天自己竟然做出这么厚颜无耻的事,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她就说男人不是那种乘人之危的人,两个人不应该会发生这种酒后乱x的事。

    原来都是自己作死!

    昨天是不是她主动勾引男人,非要强压着男人?男人半推半就,就把给做成了?

    她喝醉的时候,竟然会这么饥渴吗!

    这也太丢人了!

    裴施语的脸色跟调色盘一样,变来变去,封擎苍嘴角微微勾起,心情大好。

    昨天关键时刻被吐了一身,废了很大功夫才清理干净,肇事者却睡死过去,完全不知道自己闯了什么货。

    他再饥渴也没有女干,,,尸的癖好,只能硬忍下来,害得他一晚上没有睡好,一晚上做些不可言喻的梦。好不容易有了睡意,还被踢醒了!

    自从他成为封氏的总裁,还没有这么憋屈过。

    “对,对不起,昨天的事你就当在做梦吧,别放在心上。我没有想到我酒品这么不好,给你添麻烦了。”

    “当做梦?”男人的脸色有些微沉。

    “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一是开心,********,你别太在意。”裴施语打着哈哈。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别在意?”男人的目光越来越危险。

    “反正,反正你也没吃亏。如果昨天晚上你不乐意,依照你的身手我也没办法拿你怎么样,你动一根手指头就能把我给拍晕了。这是个错误,咱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裴施语的声音越来越小,头顶上灼热的目光快把她烧尽。

    “你就是这么想的?”男人的声音低沉得瘆人。

    裴施语紧紧闭着眼睛,猛的点头。

    她并不是随便的人,一直珍惜着自己。如果不是你情我愿,她不会强求别人,也不会委屈自己。

    可是万万没有料到昨天会发生那样的事,她不能因为这个错误,一错再错,这对彼此都不公平。

    男人并不是她可以肖想的,他虽然对她有些不同,可两个人的差距注定不能在一起。

    她以前受到的教训已经够大了,不想再来一次,那样子太累了。

    更何况,男人兴许只是对她有好感,并没有到非娶不可的地步。

    如果因为这么一件事非要把人拴住,男人会怎么想她?尤其她还是主动的!她岂不就成了为了攀龙附凤,不顾廉耻投怀送抱的女人。

    “你把我当什么了!”男人猛的走过来,捏着她的下巴,霸道的让她与他对视。

    幽黑的眼眸充满着怒气,像隐忍的魔兽,随时爆发情绪。

    “当老板。”

    男人的手指用力,裴施语不由疼得眼泪都要冒出来,却硬生生的忍住了。

    封擎苍这才反应过来,松开手直接将桌上的盘子砸碎。

    “噼里啪啦——”

    瓷器破碎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屋子。

    裴施语把自己缩成个鹌鹑,脸色黯然,果然被讨厌了吗。

    她深吸一口气,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他深深鞠了一躬。

    “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我一会就去递辞职信。”

    说着转身就要离开,心里难受极了,酸涩充满胸腔。

    明明昨天还很开心的一起合作打流氓,畅快痛饮,没想到今天就成仇家了。

    “我让你走了吗。”男人冷冷开口。

    裴施语停了下来,压住心底的酸楚,开口问道:“封少,你还有什么事吗?”

    “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就要放弃那条项链了吗?”

    裴施语脑子顿时一空,灵魂好像被抽走一魄一样。

    ‘鸡毛蒜皮的事’这几个字在脑子里回荡,心里很不好受。一边在安慰自己,这不就是她想要的结果,不要去在意,不要去深想。

    深吸一口气,转过头道:“我以为你不想再见到我。”

    “不过是各取所需,私事和公事没必要混为一谈。”封擎苍面容冷峻,目光幽黑冰冷,并不打算把昨天两人没有发生什么的事告知。

    裴施语扯出一抹笑:“很抱歉,是我反应过度。不过我觉得我可能不太适合这个位置,我觉得我还是离开比较好。”

    “想走?”

    裴施语深深觉得当初的决定是个错误,尤其发生了这样的事之后,她发现完全没有做好准备。

    她害怕和这个男人更深一步,前面的路让她感到绝望。

    “抱歉。”

    封擎苍并没有说些什么,走进一个房间。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直接扔在她的面前。

    “想走可以,我们现在来说一下关于违约金的问题。”

    “什么意思?”她之前和男人签订合约只是大概扫了一眼,并没有仔细看,因为相信男人不会坑她。

    男人坐在沙发上,乜斜着眼,一副睥睨天下的姿态,语气霸道:“合同里明摆写着,你如果提前解除劳动合同,需要缴纳违约金——两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