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总裁大神是黑暗料理师-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8章 总裁大神是黑暗料理师

    强大的气息笼罩着裴施语,整个人被震慑住。身体上的重量,提醒着她此刻的危险。

    封擎苍的眼眸里充满了攻击性,可仔细一看,眼底隐约闪现着一丝惶恐。

    男人已经这么强大,完全处于主导地位,他在畏惧什么?

    “我,我没有。”裴施语喃喃开口。

    “今天放过你,下次就不会这么简单。”封擎苍狠了狠心,从身下的人身上爬起来,再次走进洗手间。

    裴施语粗喘气,久久才平息。

    洗手间里又传来水声,有些缓过神来的裴施语有些莫名其妙,刚才不是洗过澡吗,干嘛又要洗一次?

    她来不及多想,趁这个空闲赶紧跳下床,想要寻找自己的衣服,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

    “我的衣服哪去了?!”

    裴施语打开房间门寻找,发现自己的衣服像梅菜干似的被随意扔在角落。她裹着被子赶紧跑过去,还没捡起来就闻到一股恶臭。

    再仔细一看,上面布着污浊,看着很像呕吐物。

    这就是她为什么裸着的缘故?

    “完了,我没衣服可怎么办啊?!”裴施语简直想哭了,她抬头看这个房子。

    房子都是以黑白灰为主基调的现代简约式设计,线条冷硬,整个屋子跟样板房一样,没有一点人气。

    这里应该是男人的家吧?整间屋子都透着男人的风格。

    她环视一周,发现这个房子非常的宽敞,不止有一个房间。

    心底的那点小侥幸也彻底没了,她昨天竟然酒后乱性,莫名其妙失去了处子之身。

    这个事实让想要撞墙,她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裴施语,你是不是傻!上次还没吸取教训,这下可怎么办啊!”

    #我把老板给睡了该怎么办,在线等!#

    她心底乱极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这样随便,男人会怎么看她?肯定会因此看轻她。

    这样的猜想,让她觉得绝望极了。

    她得赶紧离开这里!

    可是裸露的身体让她想要拍死自己,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根本没法打电话给灵灵让她送衣服。

    裴施语只能裹着被子坐到沙发上,那个房间她是彻底不想进去了。

    封擎苍从浴室出来,看到房间里没人,眉头微微皱了皱眉。

    他下半身裹着浴巾,迅速从屋子里出来,发现裴施语就坐在沙发上,紧绷的身体才渐渐放松下来。

    裴施语一转头,又看到男人精壮的身体。

    兴许是他刚才走得比较急的缘故,男人的浴巾往下落了一些,卡在人鱼线下方。让人的视线忍不住向往下挪,有一种要扒开的**,更具视觉冲击。

    “你怎么又没穿衣服!”裴施语连忙转过头,裹紧身上的被子,很想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你没走。”封擎苍的语气里透着失而复得的喜意。

    “我衣服都没有,能走去哪!”裴施语郁闷极了。

    封擎苍彻底放下心来,慢悠悠的回屋,穿戴整齐才走了出来,把手里的衣服丢在裴施语的身边。

    “衣服一会送过来,你先暂时穿我的衣服。”

    裴施语抬头先微微睁开一只眼,看到男人确实穿好衣服,这才完全睁开。

    她一看所谓的衣服,就是一件衬衫……

    “裤子呢?”

    “太大,衬衫够给你当裙子穿。”

    裴施语咬了咬牙抓起衬衫,裹着被子想要站起来,却看到男人饶有兴味的看着她。

    “你转过去。”

    男人耸了耸肩,直接转身走进厨房里。

    裴施语赶紧抓紧被子,连忙跑进房间,把门反锁反复检查之后,才靠在门背舒了一口气。

    她松开被子,迅速套上衬衫。

    平时看男人十分高大,可完全没有现在体会这么真切。

    她套上衬衫,果然跟男人说的一样,好像裙子似的。

    走到洗手间简单清洗一下,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由微微皱起眉头。

    “怎么这么宽!”

    整理了一会,她确定没有什么不对,这才走出房间。

    走出来的时候,还顺便把被子给折了,把床收拾得特别整齐,看不出有人睡过的痕迹。

    “过来吃早餐……”封擎苍听到动静转过身,眼眸暗了暗。

    裴施语穿着他的衬衫,衬衫很长,正好把她的臀部给遮住,露出笔直雪白的双腿。袖子被捐了起来,露出纤细的胳膊。她打着赤脚,脚丫跟玉琢似的,非常精致可爱。踩在厚厚的波斯毯上,尤为适合。

    第一颗扣子是松开的,露出一点点锁骨。长发散落在肩上,整个人随性又慵懒,清纯中带着性感。

    “怎,怎么了?”裴施语有些局促,只穿着衬衫,总让她觉得下身空荡荡的,很没安全感。

    “过来。”封擎苍的嗓子有些紧,声音被压得更低。

    裴施语被他弄得更加局促,手脚都有些不知道怎么摆,明明才几步路,好像走了很久很久。

    “这是你做的吗?”裴施语把目光放到桌上,上面摆着烤面包、荷包蛋还有牛奶。

    封擎苍的目光紧紧锁定着她:“嗯。”

    “你竟然还会做饭?”裴施语诧异道。

    “很奇怪?”

    “有点,我以为像你这样的人,没工夫弄这些呢。”她竟然有幸吃到男人亲手做的早餐,传了出去够她吹很长时间。

    “偏见。”

    裴施语并没有否定,事实确实如此。

    “愣着干什么,快凉了。”

    “谢谢。”裴施语入座,喝了一口牛奶,拿起刀叉准备吃荷包蛋。

    呃……这个鸡蛋的边缘怎么有点黑,形状也长得很……有艺术感。

    封擎苍表情淡淡的喝着咖啡,捏紧杯子的修长手指,展露了此刻的心情。

    裴施语纠结了一会,用刀切割鸡蛋,用叉子插了一小丁放入嘴中……

    擦!好咸!盐不贵也不能这么糟蹋啊!

    硬忍着没吐出来,艰难的吞了下去,然后赶紧拿起牛奶喝了一大口。

    封擎苍看她这个样子,微微皱眉:“味道不好?”

    “还,还行吧。”裴施语讪笑,不好意思当面让他难堪。

    男人却并没有信她,直接把她的荷包蛋拿了过去,尝了一口直接给吐了出来。

    “小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