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0.第1760章 受伤了,还是在家里吧-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60.第1760章 受伤了,还是在家里吧

    “那等你开完会了喝啊,这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你别再和我争了。”裴诗语继续笑嘻嘻的说,一点没有将迟浩月要工作,要开会的说法放在眼里。

    “那好吧。你去准备吧。”迟浩月视死如归一般,硬着头皮答应了裴诗语的做法。

    “哦,对了。还要和你说一声,你在喝汤的时候,必须要全程和我视频,我要看着你把这些汤全部喝完,你才可以把视频电话挂断哦。”才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呢。

    别以为他这样说,裴诗语会相信他的鬼话,因为一碗难喝的汤,而说去开会,谁会信?昨天的时候说了,最近都不要出门的。而且他一个病号,去办什么公?还记得自己受伤的时候,封擎苍为了要照顾自己,不去公司,把办公地点换到了家里。每天开视频会议,不一样是可以办公的吗?

    为什么会又想到了封擎苍呢?在这个时候,想起他,感觉怪怪的。裴诗语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起,摇了摇头,打算将他这个人摇出她的脑海,不要再想起。

    边走边想,已经到了厨房。厨房里面的几个厨子都在忙碌着。准备要到了做午饭的时间,除了要帮两位主人准备,还要帮保镖还有女佣们一起准备。那么多人的午饭,也需要耗费很多时间的。

    “裴小姐,您又来了。这汤味道怎么样?迟先生说什么了吗??”几个人看到裴诗语来了,放下手里的活计围过来问了一声。

    “嗯,迟先生说这汤很不错,以后继续准备这种汤好了。看到迟先生喝得津津有味的,感觉怪馋嘴的。麻烦你帮我盛一碗出来,我试试看。”裴诗语想到刚才迟浩月喝汤的时候那个千变万化的表情,忍不住笑了。

    是不知道这个汤到底什么味道了,难道真的和闻到的一样,难闻不止,还很难喝吗?

    “好勒,您在旁边等一下哈。我马给您准备。”厨子热情得很。手脚很快的到大锅边给裴诗语用了一个新碗盛了一小碗过来。

    “这汤是刚刚熬的,还热乎着呢,您喝的时候要小心一点。”

    “嗯。”裴诗语用勺子轻轻舀了一勺出来,一直帮迟浩月吹汤,味道是熟悉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难以下咽了。闭着眼尝了一口。味道还没有全部在味蕾散开,裴诗语觉得自己做了件自己都后悔的事情。

    这汤,真的是难以表达啊。不是常人能够忍受得了的。也难为了迟浩月了。

    “怎么样?这汤是补血用的,我用了很多的很好的药材一起熬制,效果是非常不错的。味道嘛,我也尝过了,也还行。”厨子在一边等着,是想问一下裴诗语汤好不好,如果不好的话,他可以再改进。

    “嗯嗯。非常好,以后继续准备这些。”裴诗语睁着眼说瞎话,扔下碗跑了。

    却因为脚伤的缘故,跑得不那么的快,到了大厅的时候,迟浩月还在客厅等着自己了。

    “你不是说要去公司吗?怎么还在这里啊?不需要去换衣服,准备一下需要的件什么的吗?”

    裴诗语哈着嘴,嘴里还有一股子药的味道。假装很自然的走到客厅的茶几,拿起了一棵草莓放进了嘴里,细嚼慢咽吞下,那种药的味道才散去不少。

    “受伤了,还是在家里吧。”有些不自然,迟浩月没有看着裴诗语说。

    他之前说去公司,还不是因为裴诗语强迫他喝那个难喝的汤。

    “怎么又忽然不去了。好吧,不去也好,还是在家里吧,。在家里好好养伤还能多喝几碗汤。”裴诗语也坐下。要起装模作样。其实她也能做得很好的。

    “嗯。”

    “可是我想出去啊,怎么办?在家里那么多天了,我都没有出去逛过。都快憋出病来了。天天在家里,里里外外都被我逛过了,你看看外面的那些草草花花都被我糟蹋了不少了。”

    裴诗语天天在家里是真的有些烦了。她现在像是一个闲人一样,每天都无所事事的。她觉得太无聊了,很想找点什么事情做。

    是在画室里面学设计,天天都做一件事情,而且没有方向的,她也觉得无趣了。很想出去看看。是迟浩月不允许,她才没有办法。

    “你的脚步是受伤了吗?我们现在都是病人,一起在家里养伤,等好一些了,我再带你出去好吗?”迟浩月怎么会不知道裴诗语的小心思呢?

    换了任何人,天天这么闷着,应该也会闷出病来。何况是,她在来这里之前,已经被禁足了许久,想出去也是正常的行为。

    “我的是小伤,无碍。出去逛逛还是可以的。况且,现在也不疼了啊。”裴诗语看了自己膝盖一眼,面还贴着可爱的绷,昨晚的时候有一些血迹,早她看过了,已经愈合了,没有血丝渗透出来了。

    “你让我去吧。”

    不管怎么软磨硬泡。迟浩月都已经在忙着自己的事情了,完全不理会裴诗语的撒娇。

    其实不是他心肠硬,而是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封擎苍的人,在满大街的找自己,这会儿让裴诗语出去的话,等于把她送到了封擎苍的身边。他的计划还没有正式启动。所以裴诗语不能那么快出去。

    况且,现在他的计划还有了一些变化。

    和裴诗语相处了那么多天,也更了解了这个女人。他不愿意那么快送她回到封擎苍的身边,他要再做更详细的计划,让自己的计划最后可以完美的结束,而且他还能得到裴诗语。让她能够心甘情愿的呆在自己的身边,不再离开。

    没有人说过,棋子不能和执子人一起生活吧。

    偷偷看了一眼裴诗语,她正一个人生着闷气看电视。眼睛专注的盯着电视里面的剧情,小嘴还气鼓鼓的嘟起来高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