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9.第1759章 离开的人终将离开-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59.第1759章 离开的人终将离开

    他怎么知道的?难道是自己的行为也被他监视了吗?还是昨晚不够小心?裴诗语不知道这是许管家告诉迟浩月的,她来晚了,也有一些话是她没有偷听到的。不过迟浩月既然知道了,那她也没有必要狡辩,是是,不是不是,所以她说:“是。我想知道,那么晚了,你骗我说要睡觉了,为什么还要去房。我想知道,房里面是不是藏着我的身世之谜。”

    “那你有什么发现了吗?”迟浩月又问。

    “如果有发现的话,你觉得我现在还能在这里问你吗?”再明显不过的,裴诗语知道,这是迟浩月想要再次转移话题的行为。

    但是这一次她不会这样让他躲过去,不管怎么样,她都受不了勒。必须要问个究竟,不然她会疯掉的,夜夜被噩梦缠身,真的是够了。没看她的黑眼圈有多么的重了,迟浩月为什么不心疼一下自己呢?

    “小语,我说过,让你给我一点时间的。等一切明确了以后,我会告诉你。为什么一定要现在知道呢?如果不清不楚的,让你产生了误会,做了不正确的选择,以后你不是会怪我告诉了你这些肮脏的事情?”

    “我怎么会怪你?这些是我自己要知道的,我有权利可以知道的事情。如果你不说的话,我才会怪你,你告诉我了,我感激你还来不及。迟浩月,你能不能不要想那么多,不要有那么多的顾虑不可以吗?我并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该是我承担的责任我不会逃避的。”

    裴诗语早在今天前劝过迟浩月,说的话和今天的也差不多。意思大抵一样的。不知道她再将这些话对相同的人说,会不会起到一丝作用了。

    “小语,离开的人终将离开了。有些真相,不往下追究的话,或许你可以过平静的日子。如果你执意要去追究,不能放下的,那你可能会变成,我不想看到的模样。我想和你一起过平淡的生活,等结婚了以后,我们生几个可爱的孩子,和乐融融的度过一生。是我的梦想,想了很久,盼了很久的。”

    “是个不错的想法,那么你告诉了我真相,你的梦想会破灭吗?”裴诗语的脑海里描述了一下迟浩月说的那些,简单幸福的生活的景象,这样想想,感觉很棒。

    “或许。”眼的担忧和破碎,迟浩月好像已经预料到了他在说出自己所隐瞒的那些让裴诗语知道了以后,裴诗语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她或许会,二话不说的选择离开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你不能帮我做出我的选择。”

    “嗯,所以,我肚子饿了。”

    “你什么都还没有说呢!”裴诗语知道,迟浩月不想说的时候,他根本不会说。不管怎么样都会想要打发自己,而她又是那样容易心软的人。“算了,你不想说,那你憋着好了!直到你有一天憋不住了,我会知道的!当然,你别以为我今天放过你,你能逃的了。我每天都会找机会来套你话的!你最好保证你的嘴巴真的足够牢靠,做到不让我知道,不然你的初衷可破灭了!等到时候我知道了,可不会再那么好对你了。”

    “你这样威吓我,那我更不敢告诉你了。”迟浩月假装怕怕的笑着说道。

    “随你,爱说不说。哼!你自己收拾一下准备下去吃早餐吧。再晚一点,都可以准备吃午饭了!我去厨房看看你的补汤怎么样了。”裴诗语扮了一个鬼脸,不开心的离开了。

    走出门口,她才回头看了一眼。她觉得迟浩月这个人,真的很复杂。不是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他表现的越简单,越容易迷惑人往不简单的地方想。

    饭桌,迟浩月一口一口的吃着早点。不过他的胃口不是很好,吃的也不多,小尝了一点,擦拭了嘴角。裴诗语让厨房准备的补汤,也在他放下筷子的时候准时的端了来。

    迟浩月闻到这个难闻的味道,皱了下眉头。带着嫌弃的脸看着裴诗语,“这个东西,真的是人喝的吗?今天也一定要喝吗?”

    “为什么不喝?这不是你让我去准备的吗?这个汤熬了一整晚,味道已经很浓稠了。营养价值也很高,你趁热喝,多喝一点,你的身体才恢复得快一些。”

    裴诗语得意洋洋的将这碗散发着怪味的汤放到迟浩月的餐桌前。其实她也在怀疑,这汤能不能喝,闻到的是汤味,也是药味,很浓重的味道,很难闻对了。不过看到迟浩月这么为难的样子,裴诗语是想要让他喝,看他不喜欢也要强喝下去的那种样子,觉得很好玩。

    也算是惩罚他了,谁让他总是自以为是的擅自为她做决定呢?

    “好吧,我喝。”

    本来想要一口饮尽的,奈何汤是刚刚盛出来的,还热乎得很,迟浩月的想法破灭了。只能一汤勺一汤勺的让裴诗语吹冷了再喂他喝下。

    每每喝一口,他都会下很大的决心,脸皱成一团,像知道自己喝的是毒药,因为是心爱的人喂的,他也要喝下。

    “这才乖嘛。你看,一整碗都被你喝得个精光了,好像也不是那么的难喝嘛。午还有,下午还有,晚餐也还有,每次你都要喝这么一小碗。”裴诗语幸灾乐祸的挖苦着迟浩月。

    谁知道迟浩月却来了一个狠的,他干咳了两声以后看向别处不自在的道:“我公司还有事情,可能要出去。今天晚不回来过夜了。你一个人在家里要照顾好自己。有什么想吃的,你让厨房去准备。”

    “哦?是吗?那你去哪里办公,我把补汤给你装到保温盒里。”

    “不用了。我工作很忙。”

    “工作再忙应该也能抽i出时间来喝一碗汤的,我马让人去准备。”

    “要开会。”

    非常没有营养的对白,这样开始了。因为一碗汤开始,因为病人不知道自己,看护人只能想方设法让他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