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8.第1758章 除了你,谁也不能让我动情-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58.第1758章 除了你,谁也不能让我动情

    “两面三刀的人留在你的身边,你是不怕。我却害怕她会对你不利。”虽然不知道许管家会不会使用暴力的手段,但是迟浩月还是要提醒裴诗语一声。

    “安啦,这不是有你,还有那么多保镖吗?这次事情过了以后,想来她也不会再有什么动作的。许管家,你说我说的对吧?”裴诗语现在算是在帮着许管家说话了。

    够不够聪明看许管家自己怎么想了。她话已经帮她说到了这个份了,许管家再不知道感恩,她真的是没有救了。

    “谢谢裴小姐,我一定不会再做错事的。感性裴小姐给我这一次机会,谢谢您!”鞠躬的对象立马换成了裴诗语。

    “行了,以后这一套你还是收起来吧。别总是对我鞠躬,我受不起。先下去吧。”裴诗语算是彻底帮许管家解了围。

    许管家走了,只剩下裴诗语还有迟浩月在这个房间内,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微妙。迟浩月却是不高兴了的样子。一脸冷漠坐在原处盯着裴诗语看,好像是在怪她,为什么要这样放过一个有前科的人。

    “迟浩月,今天的事情,你总该和我解释一下吧?”

    “别人说的你信,我说的你还会信吗?该说的,她不是都说完了吗?”温情的眸子透露出一丝深沉,让人看不到他眼底到底在想些什么。

    这位先生现在有点冷,裴诗语是切身感受到了。平时他可不会这样对待自己,难道还是她做错了?

    “你一个伤员居然还能被人找门来勾搭,是说你魅力太大呢?还是你真的有暗示别人?如果是后者的话,我也应该有自己的打算,想看看是不是应该让出这个位置,让别人位啊!”裴诗语嘟着嘴,也不高兴了。

    她知道,这样放过许管家肯定是让迟浩月不开心的。但是她真的觉得事情没有必要闹大的,而且这样的人,错了一次,放在眼前盯着,或许也有别的用处呢?在以后。

    迟浩月却看着裴诗语久久不发言,深沉的眸光却好像显露出了一丝受伤,“过来。”

    过去?这是什么意思?

    “过来。”迟浩月又再强调了一遍,轻声细语的。

    “哦。”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变的那么温柔,刚才的那种冷漠也不见了,裴诗语呆呆的走到迟浩月的身边。

    才挨近他,他伸出了未受伤的手拉住她的,微微使力,裴诗语在迟浩月的身边坐下,紧挨着他的身。

    “以后别再说意气用事的话。除了你,谁也不能让我动情,我也不会看别的女人多一眼。是什么是什么,算是用不齿的手段想要刻意接近我,我也会自己的方式把事情解决得干干净净的,不会给你带来不愉快的心情。”

    “那你在开始的时候,怎么没有叫她走,还和她说了那么久?”裴诗语嘟着嘴,小声的抱怨。像一个受了极大委屈的小媳妇一样惹人怜爱。

    “因为想看你吃醋的样子。”

    裴诗语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这个家伙刚刚说了什么,他居然这么坏?

    “你!”

    “我在。”

    “你原来早知道我在外面了,说那么多是为了故意让我听到的,为了刺激我的!”好像是做了一件自己觉得小心翼翼的事情,却被人发现了,有些难堪。裴诗语心里现在有的不仅仅是委屈。

    自己在外面听了那么久,本不高兴了,原来还是因为迟浩月刻意为之。简直了,才知道原来迟浩月是那么坏心眼的人。

    “不是为了刺激你。这话说的不对。”

    “如果不是的话,那是因为什么?你明明可以很快打发她走的,为什么还要让我在外面偷听那么久,听得我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因为很久没有见你,你又失忆了。记不起我们的曾经,还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生活过,害怕你会因此而爱别人。所以心里没有安全感,想要借用许管家的手试探一下,小语的心里,还有没有我的一点点位置。如果没有的话,我会加倍努力,让你重新认识我,爱我。如果还有我,这证明了,我们的感情不是发生一些意外会被抹去的。那我更会加倍对你好,让你一生无忧的呆在我的身边,让你幸福是我这辈子的宗旨。”

    不知道为何,裴诗语听迟浩月说了那么多话,忽然觉得有些感伤。她不知道该不该和迟浩月说明情况。

    她在外面偷听,其实除了生气,好像没有太多别的感受,也是因为自己好想要知道迟浩月会不会接受许管家。

    总之,她还弄不清楚自己对迟浩月是什么样的情感,或许有,或许也没有。在这个四处都是谜团的别墅里,她总觉得自己活得云里雾里的。虽然身处其,却没有办法去破解那些摆在眼前弄不清楚的东西。

    也想过,如果迟浩月真的是她的未婚夫的话,那她努力去爱他。但是还没有开始,被他刻意隐瞒的那些秘密弄得糊里糊涂的。

    她总是问他,能不能告诉自己真相。这样的话,说多了,她自己也觉得烦了。但是说的话,她又不甘心。

    “迟浩月,我相信你。但是你能不能也相信我呢?”裴诗语说了这么一句。

    “小语,我一直都相信你,相信我们之间的情感不是随便来一个人挑拨会出现问题的。”

    “我指的不是这个。我想说的是,我的身世,能不能和我说清楚。总是瞒着我,会让我夜不能寐,总是被噩梦缠身。”裴诗语眼神坚定的问迟浩月。

    她想要知道,迟浩月这次是不是又会躲避。

    “在昨天夜里,你跟着我去了房吗。”迟浩月问的很平静,没有责怪,是好像已经知道了答案一样将事实陈述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