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7.第1757章 算了吧-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57.第1757章 算了吧

    许管家这事儿叫什么呢?不叫,偷鸡不成蚀把米吗?她知道许管家很在乎这份工作,她也能够隐忍。那现在看她会怎么做了。

    这会儿许管家也有些懵了,以为事情可以这样过去的。现在却好,不仅没有过去,反而变大发了。

    咬了咬牙!心里下了决定一般,坚定的一步一步的走到迟浩月的跟前。如第一天来的时候,对裴诗语鞠躬的样子,对着迟浩月深深的鞠了一躬。弯着腰,如她的骄傲全部都掉在了地。

    “迟先生,对不起。是许如错在先,求您不要往心里去,这样的事情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了!我一定会尽忠职守做好分内的事情,请您原谅许如!”

    “你这样的人怎么能配谈原谅这两个字?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不需要我再说第二遍吧?还是你觉得我说的话当不得真?不将我的话放在眼里?”迟浩月却是皱了皱眉,他还以为这个许如是有多么的自傲呢。原来不过如此。

    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要是见了棺材,实际是任何人都害怕的。

    “对不起。”又是深深的鞠了一躬,差双腿曲下来跪下了。除了许管家自己,谁也看不到她此刻脸的表情有多么的狰狞,和气愤。

    当她抬起头的时候,脸却是一面自责。

    迟浩月却没有理会她,这一招对他一点都不管用,这个世界之大,无不有,什么样的人他没有见过?如自己说的那般,许管家的厚脸皮被人所不齿。

    站起身,迟浩月走到床头边,在床头柜置放着的座机按下一个键,马被接通了,他说:“来两个人,把许管家拉走丢出去。”

    再按下一键,座机内没有再传出任何的声音。

    “迟先生,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您不要这样对待我。我下次不会再犯了,真的不会了。我知道是我不好,不应该乱说话,不应该做不该做的事情。也不该异想天开您会看我。我现在已经弄清楚了自己的身份和位置,不会再乱来了。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许管家被吓到了。叫人来意味着她所做的事情马要被这个别墅内的所有活人都知道了。而且这些人很多都是自己带过来的,曾经一起共事过。在他们的眼,她一直是一个规矩的好管家,做事严谨不会犯错,谁都不知道她的私下里居然会是那么的混乱,那么的不堪,勾引男主人的事情都做的出来。

    这件事千万不能被人发现,不然她没有脸再见人了。现在认错,不知道还能不能挽回一丝丝的颜面。许管家不知道,她心里一点底儿都没有了,但是她却知道,她不求饶,不认错的话,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早知道有这个结果,还要犯,不值得被原谅。”迟浩月侧身闪开,许管家扑过来的时候,正好被他的脚绊倒。又是一个狗爬式的凌乱身姿趴在地,真真是辣眼睛啊。

    “不要,不行,迟先生,求您了。不要这样对待我,我真的是知道错了,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算是摔在地,此时许管家也没有机会叫痛。

    她已经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了,若不马求得迟浩月的原谅,让其他人不要来的话,那她的事迹马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传开的。

    热泪瞬间夺眶而出,她想要站起来,细高跟却是不听使唤,站起来却又崴着了脚又再次趴在了地,而她的手却非常不合适的抓到了迟浩月的质感极佳的睡衣。

    “你想干嘛?还不放开?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不给自己留最后一点尊严?也是,你这样的人,何谈尊严?应该是没有的吧。”对一个女士说这样的话,不是一个绅士的行为表现。

    这是裴诗语第一次看到迟浩月生气,近看。

    这个房间很大,但是空气也在迟浩月说出这几句话的时候,降到了冰点。空气好像凝结住了一样,裴诗语也不敢大声呼气。

    她看到了不一样的迟浩月,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迟浩月。他总是彬彬有礼,表现得让人一眼会喜欢的样子,如一个人人意的白马王子。

    “迟浩月,还是算了吧。既然说开了,不要理她了。”裴诗语走到迟浩月的身边,抱住他没有受伤的手,仰着小脑袋笑看着他。用自己最真挚的眼神告诉他,她不在乎,也不生气了。这件事这样算了,别再闹大了。

    她虽然想看戏,但是到这里好了。不想让许管家太难堪。

    “你是太单纯了,不知道这个社会有多么的复杂。这种人这么轻易的放过了,算是去了别的地方,也会死性不改去勾搭别的女人的老公,难道你想看到别的女人受到本不该受到的伤害吗?”迟浩月点了点裴诗语的头,把她靠在自己手臂的脑袋推开了一点。

    这样的举止对于迟浩月而言,其实也算是很亲密的了。有些喜欢,有些心动。但是他却不能被她故意卖萌而放过许管家,这可不是他的作风。

    换做了平时,有这样的女人敢招惹自己的,或许已经化作了一杯黄泥土了吧。

    “我哪里单纯了?我可不单纯,你以为我想叫你放过她吗?虽然你说的有点道理,但是现在事情不是没有发生吗?你换个方位思考一下,如果放她走了,不是又要去祸害别人吗?既然都是要祸害,而你的意志力又那么坚定,不会被她轻易勾了去,所以还不如将她留在我们的身边,放在我们的眼皮底下,也能随时随地的监视她。她要是再做错了,我们扣她的钱。你们不是签了合约了吗,如果她敢走的话,让她赔偿我们的损失费!”

    说了一大堆,还很乱,像没有整理过一样,随意的说出口的不能当真的话,却让迟浩月摇着头笑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