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6.第1756章 留你何用-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56.第1756章 留你何用

    “不知道裴小姐还有什么需要吩咐我的呢?”许管家看自己想要走被拦住,心升起一抹不妙的感觉。

    “吩咐吗?不敢吩咐一个会勾引主人的管家呢。我是想和你说一声,以后在做坏事之前最好趁着女主人不在家的时候,这样会较好。算是失败了,也不会被当面戳穿。还有是,你的演技真的是逊透了。”裴诗语皮笑肉不笑的对着许管家说这样的话。

    看到她的头微微低下,点了点。然后什么话都没有再回复自己。

    “怎么。说的不听,让你觉得不开心了吗?正巧,你做这样的事情的时候,也会让我非常的不开心。所以给你提一个建议吧,以后这样的事情千万别再做了。不管你去到哪里,做这种事情都会让人觉得很恶心!”裴诗语将自己心里所想的一股脑儿说出来。

    虽然这样的话,说出来不像是一个淑女该说的。但是裴诗语此刻却没有将自己当成一个优雅的淑女,对待这样的人,该严厉一点打击她。

    许管家为什么会这么肆无忌惮的勾引男主人,说白了其实还是她的自信心过于膨i胀了。正因为如此,也需要一个人来敲击一下她,让她明白,有些事情可以做。但是有些事情也是万万不可做的。

    “是!”重重一声。许管家还能不明白裴诗语是在教训自己的话,那她真的白读了那么多了。

    可是她知道了又如何呢?她不甘心!一点都不甘心

    在许管家的眼。裴诗语是一个没有任何履历和过往的女人,她除了一张脸自己好看,又有什么能得自己呢?

    却没有想过,在当今这个社会,一张迷惑众生的脸已经内涵更加重要了!如果许管家有内涵的话,可能还能迷住一些感性的男人。可惜,脸和内涵都没有,她又拿什么和裴诗语呢?怎么敢和她抢男人?

    “答应得倒是不错,以后千万别再犯了。这次我不与你多做纠缠了,该做什么做什么去。”裴诗语已经是一脸厌恶了。她说的那么多,生气占了一定的成分,也有大部分是因为她想要许管家能改掉这一点。

    “是!”许管家的声音没有了之前那么大,与平时答应裴诗语的时候并无太大变化。

    不过大家都知道,她现在心里肯定是非常不是滋味的。

    “那我先下楼准备迟先生的早餐了。”

    “嗯。”裴诗语看都不看许管家一眼,背过身去看迟浩月。见他正看着自己,眸光略显深沉,也不知道他心在想什么。

    自己和许管家说了那么多,说是想要放过他的了。再看他一句话都不帮自己说,如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那般坐在一旁,难道事情不是他招惹出来的吗?为什么要她来帮他擦这个屁股呢?

    许管家如释重负退下,正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却被低沉的男声叫停了脚步。

    “慢着,事情还没有结束。这样走了吗?”

    许管家当然知道迟浩月叫的是自己,裴诗语都已经说没事,不再追究的了,为什么迟浩月还要叫住自己呢?许管家感觉好像又有什么微妙的东西,即将发生。

    她心里所想的,和接下来要发生的,迟浩月要说的会不会互相吻合呢?许管家心许愿,因为迟浩月一直没有开口,她还是乖乖的停下了脚步,带着一丝小小的雀跃,却又刻意隐藏起来了,声线平和的问了一声:“迟先生是在和我说话吗?”

    “你刚才说的全部都不是真话。你来挑拨我和小语之间的关系。被我拒绝,又欺骗了小语,她单纯善良,容易被你三言两语骗了过去。不代表,这件事能这样算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你在这样做之前,该想过很多种后果。你单方面违反了合同里面的条款,已经给我造成了困扰,所以我再次对你提出解除聘用合同。”

    许管家不敢置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是迟浩月说要辞退自己吗?她不过是做了一个女人想要做的事情,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呢?而且她虽然做得不对,最后不也是没有得逞吗?

    “迟先生,这件事不是和裴小姐说过了吗。说好不会在这件事面纠结的。”许管家到了此时此刻还在嘴硬。是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也不肯道歉求原谅。

    “那又如何?留着你在这里,继续想其他的花招来给我造成更多的困扰吗?你除了这一点别人出众之外,我也没有看出你有其他特别之处,能有什么资格当好一个管家的本事。不早点将你换了,继续留着你在身边离间我和小语的感情?”

    迟浩月不会把许管家放在眼里,她说的话,她做的事情都已经达到了他的忍耐极限。

    之前打算和她玩玩,是想弄清楚,她说的他找她来是什么正事。还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样子,迟浩月差点误信了这个女人还真的有什么本事能帮他办事呢。

    搞了那么久,原来是她想要勾引自己,图了一些指头那么丁点大的利益。当真是可笑至极,害的他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看到她还站在这里,都让他觉得碍眼。

    “裴小姐,您刚才说的话?”许管家到现在才觉得有些招架不住,看来迟浩月是和自己来真的了!

    自己心里一直想着迟浩月留下自己,然后和自己说些动听的情话,如对裴诗语说的那样的。却恰恰相反,他竟然要自己滚吗?她听得很清楚的。这怎么可以?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啊!

    “看我i干嘛?又不是我聘用你的,我也不是你的老板。你要求的话,应该是要求迟浩月吧??我可帮不了你。”裴诗语这会儿心里其实已经乐开了花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