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5.第1755章 什么都没有发生-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55.第1755章 什么都没有发生

    “好。”许管家什么也不能说,裴诗语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了,她必须要给自己找一个合理的解释。

    找不出来,也要硬找。裴诗语不相信,她也要做到让她本人相信才行。

    “那你想怎么解释呢?从你为什么要擅自到二楼来说起吧?之前迟浩月好像是有交代过的,没有他的允许,除了我之外,任何人都不能二楼的。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从这个问题开始为自己辩解吧。”

    裴诗语故意用了辩解这个词语,其实是想要看许管家难堪。这么大一个人了,应该为自己的行为所负责。

    如果她刚开始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她或许还觉得许管家这个人也不是那么的糟糕,还能挽救。

    现在却不一样,她明明是事迹败露了,还要死鸭子嘴硬,是不承认她所做的事情。这里在场的三个人而已,她做了什么,大家心知肚明,算承认了,她也不会再为难她的。

    许管家怎能听不出裴诗语想要刁难自己呢?不过她算听得出来,也不能当面和裴诗语争论她用词不对的问题,因为她本来没有作对,是心虚的,也直接略过了。

    “昨日看到迟先生全身是血的回来,好像还是受了重伤。今天早迟迟也没有起床,平时迟先生都是准点起来的。所以我才会斗胆来,想要看看迟先生的情况,是害怕迟先生发什么什么事儿。在我在进门之前也是有敲门的,经过迟先生的同意,才会进来。看到迟先生安好,想问一下迟先生是否用早点。也好下去做准备。桌子也是我端来给迟先生补血喝的参茶。”

    说完了之后,她还扭头看向桌面那边,也是迟浩月所坐着的那个地方那张桌子。裴诗语自然也是随意的看了一眼。

    “哦,戏做得还算足。道具准备的也还不错。那你擅闯这件事过了,我不责怪你,也不追究。”

    “谢谢裴小姐的信任。”

    “信任?嗯哼,你现在还能说出这两个字。我该说你什么好呢?脸皮厚都没有办法形容你了,刚才迟浩月那个喻是不错的。你连仙人掌都不。”

    “只要裴小姐开心,您说什么都可以。”

    “哈哈哈哈。很好。如果你可以一直那么乖巧的话,或者我会很喜欢你当我们的管家的。可惜不是。既然这个问题过去了,那么我们再讨论一下,你刚才为什么要趴在迟浩月的身后,翘着臀,捏着嗓子说话呢??”嗲里嗲气的,好像谁不会呢?

    “等等,在你想要为自己做辩解之前,我要再补充一句。如果你想说,是因为迟浩月不想跟着你一起下去吃早餐,所以你才会和他挨着那么近,是想要劝他的。”

    青红着脸,算是没羞没臊的人,被裴诗语把话挑得那么明,她也快要顶不住了。

    而此时许管家却发现了,从她和裴诗语解释开始,迟浩月一直都没有插嘴。而且都没有说过自己什么。

    其实这件事非常的简单,她和迟浩月都属于当事人,如果迟浩月能站出来说一声不是的话,这件事全部都是自己的错了。自己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了。

    但是迟浩月一直都没有开口,让许管家又出现了一种错觉,会不会是,迟浩月根本没有那么的在乎裴诗语呢?她误会和不误会是不是都没有那么的重要。再换个方式去想,是不是迟浩月对她也有一点点的动心?

    胆怯的看了一眼迟浩月,他依然是嘴角噙着笑看着裴诗语,完全没有理会自己。

    这一点让许管家的胆子也变得大了一些,也给她一点自信了。

    “迟先生口渴,他的手受伤了,我想要过去帮迟先生倒茶,鞋子却被绊住,才会倒在他的背后,也是裴小姐进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一幕。才会让裴小姐产生误会的。”许管家脑子还是较灵光的,刚才她看迟浩月一眼,看到了他的手。

    一直不知道拿什么来当一个好点的借口,也正是因为这一眼,又给她找到了一个还算是合理的解释。

    “原来只是倒水啊,那么简单的事情,让我看错了。难道真的是我误会了?迟浩月,你也是当事人,你们都在这个房间里面,发生了什么你心里是最清楚不过的,要不你也来解释一下这个是什么情况吧?你觉得呢?”

    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发生了什么。换做别的霸道不讲理的女人,或许去给许管家一巴掌了。哪里会像是裴诗语那么好说话,还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

    “如你所见,什么都没有发生。”迟浩月却是个不嫌事儿大的,随意的摊摊手。

    这话是让裴诗语自由发挥,自己想象了吗?还是他也不愿意在这件事什么浪费时间,继续纠结呢?

    “好,既然你这样说了。好像也确实什么都没有发生,这话儿也没有毛病可以挑剔。你说是什么是什么吧。”裴诗语也摊开手,一本正经的道,好像是对迟浩月十足十的信任。

    “那既然没事的话,那我先下去做事了。裴小姐还有事的话,可以叫我一声,我会马到的。”

    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许管家感觉自己头顶飘着的那片乌云已经散去了。

    “慢着,急什么?话不是还没有说完吗?虽然我和迟浩月之间没有事了,但是并不代表你可以走了。”裴诗语心里不舒服,她本来想找迟浩月出气的,刚才矛头一转是想要让迟浩月下不了台。

    却因为看到他的手伤,还有一脸的苍白,也不忍心给他找太多的事情。放过他没有关系,因为她知道,刚才许管家试图勾引迟浩月的时候,迟浩月一点都不受诱i惑。这一点证明了他对她的忠诚,所以她才不会不分是非黑白的去为难迟浩月。

    但是不代表,她不会为难许管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