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4.第1754章 是误会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54.第1754章 是误会吗?

    “许管家,你自己也听到了哦。我刚刚有叫迟浩月扶你起来的,是他自己拒绝的,你可不要再说我没有帮你说话,帮你做主哦。”裴诗语笑嘻嘻的看着许管家。虽然是看着她,却好像一点都没有把许管家放在眼里。

    “没有关系,我自己可以起来。不需要人扶。谢谢裴小姐的关心。”

    “你的脸皮果然是仙人掌都不如呢。我说要帮你做主,可是却没有关心你。你可不要乱贴来。”裴诗语伸出一只食指,左右摇晃,否定许管家的话。

    让得许管家看了。脸色又变得煞白。

    许管家现在算是明白了,裴诗语根本是来看自己笑话的。她已经知道了之前都发生了什么,完全不可能会帮自己做主,却还说那样的话,是想要看自己难堪的。

    算是没有人搀扶,许管家也是狼狈的从地爬起来了。爬起来之后才觉得自己的胸口有丝丝的凉意,低头一看,擦发现自己的领口有三颗纽扣都解开了。面的两颗不用说也是自己解开的,不过之前也是酥胸半露而已,是为了勾引迟浩月的。现在却不一样,多掉了一颗,她的整个胸部都暴露在众人的视野之。

    尴尬的转头看向迟浩月,见他没有看自己,而是坐在沙发一直都注视着裴诗语,眼柔情似水,像看着自己最心爱的东西那样的眼神,让许管家看了觉得分外的刺眼。她多次从迟浩月的眼看到过这种神情,而每次流露出来的时候,都是因为他正在看着裴诗语。

    不管近看,还是远看,她在何方,他都能第一时间锁定她的倩影。她的欢笑也能让这个看似温暖的男人扬起僵硬的嘴角。

    为什么不是她?有些愤恨!许管家又看向裴诗语,见她正盯着某处津津有味的,眼神还闪着一丝精光,有点像流氓看向美女的那种眼神。

    许管家才意识到,自己的胸还坦坦荡荡的暴露在外面!忙转过身去把自己的衣服扣好。这在平时本是最最简单不过的事情,现在做起来却是那么的慌乱不已。

    也许是因为过于紧张,也许是因为赶紧身后有视野盯着自己,让脸皮厚得子弹穿不透的许管家也心虚不已。或许裴诗语已经知道了,是她勾引迟浩月,不过也没有关系,只要她不承认不好了吗?

    这里除了他们三人,谁都不知道在不久之前发生过什么。算是裴诗语想要认定自己勾引了迟浩月,在她不承认的情况下,又能拿她怎么样呢?

    她现在是想要怎么保留住她的这个身份,在迟浩月这里当管家的好处实在是太多了。轻松不说,需要伺候的人也那么两个,而且钱也是外面的更加多,她算是勾引迟浩月不成功,也不想丢掉这份工作。

    “啧啧啧,没有想到许管家还是那么有料的嘛。衣服下面居然有这么大好风光呢,也不知道有些人有没有看到呢?”酸溜溜的话,足以证明自己的生气,还有在乎了。

    裴诗语说不在乎迟浩月被许管家勾引的话,那是假话。她现在的认知里,迟浩月是她的唯一,是她裴诗语的未婚夫,既然是自己的东西,又岂能被其他的女人所染指呢?

    虽然许管家刚才狼狈的从地爬起来的时候,整个胸脯都差点从蕾丝内衣蹦了出来。迟浩月却一个余光都没有射过去,证明了迟浩月应该是对许管家这个人老珠黄的女人一点都不在乎的吧!

    既然是如此的话,本来裴诗语应该做到不再生气,也不那么计较的。却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让她的火气如野火般开始焚烧。

    “实在抱歉,刚才不小心摔跤了,才会失礼的。”裴诗语不说话的话,许管家还能厚着脸皮假装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

    扣好纽扣,许管家又转身过来,像是平时那样端站着。双手叠合在一起,不过她的不安却显露出来了。拇指头不断的乱动,可以知道她现在有多么的丢人。

    “怎么会呢?许管家慷慨大方,连这种地方都能随意在外人面前暴露出来。我这不是白捡了一个大便宜,大饱眼福了一次吗?说到底,还是我和迟浩月应该谢谢你,是不是啊?”

    最后几个字,裴诗语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可以听得出来,她现在可能想要杀人的心思都有了。不知道她身边的这一男一女,她想要杀的是谁了。

    许管家被裴诗语的话堵得说不出话来。点头也不是,不点头也不是,她干站着,像是一个动物园的猴子一样,被裴诗语戏耍着。而她却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裴小姐,刚才发生的事情真的是一个误会,我什么都没有做。您别想太多了,如果您觉得有什么不开心的,真的是我做错的了,那您可以罚我。我都认了。”放低了姿态,许管家主动认错,却不承认刚才她勾引迟浩月一事儿。

    从她的话语,还听出了那种,好像是裴诗语仗着自己是主人的身份,算是动用了这个身份来责罚她,那也是她的错,她反驳不了,不过是不能误会她勾引迟浩月呗?

    “哦?你这个意思,说的好像真的是我误会了一样了吗?呵呵呵,你可能真的不知道我刚才在外面呆了多久,如果你真的确定这个是一个误会的话,那我也不是霸道的人。让你给自己做一个合理的解释如何?”裴诗语酸溜溜和怪里怪气的口吻说出的话,传到了迟浩月的耳朵里,却是异常的动听。

    刚刚开始裴诗语进来的时候,所表现的好像是,她真的一点不在乎自己,她明明知道了自己是和许管家没有发生什么的。却还表现的那么淡然,让迟浩月误以为,自己被别的女人盯了,裴诗语还不知道护住自己的东西。让他的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