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3.第1753章 不懂怜香惜玉-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53.第1753章 不懂怜香惜玉

    “我这话可不是没有原因说出口的。如果迟先生非要知道的话,那我明说了!”许如脸色如常,之前被迟浩月羞辱气得头冒青烟,也已经是过去事儿了。她不会放在心的。

    只有脸皮足够厚,才能让她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迟浩月越是难得手,她越想要征服迟浩月,她想要看到迟浩月因为她而变得痴狂,在她的身释放出男人的那种兽性。

    “许管家,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略显兴奋,许如好像感觉到了迟浩月马要被她俘获,因为他这次说话的语气,好像有一些摇摆了,在迟浩月的身后搔首弄姿一番,她嗯了一声,又嗲声嗲气的问:“什么问题呢?”

    “你知道在沙漠里面有一种繁殖很快,生长能力又很顽强的植物吗?”

    “迟先生说的可是仙人掌?”

    “原来你还知道。”

    “这么小儿科的问题,您也来问我,会不会太看不起许如了呢?”许如的手此时已经逐渐发动进攻,想要从迟浩月的睡衣领口探进去。迟浩月早发现了她的意图,当然是阻止了。

    抓住许如的手腕,暗自用足了力道。许如却是个能忍的,也没有叫出声。而是忍着疼,不敢再乱动,却也不敢说话。

    “你可知道,仙人掌的刺为什么是长在外面的?因为仙人掌还要点脸,刺长在外面还能挡点脸,也不会伤到自己。而你,脸仙人掌都不!”

    这是迟浩月这辈子对女人说过最过分的话,没有之一!!!

    “噗呲!”裴诗语在门外听到迟浩月这么说的时候,实在是没有忍住笑出了声。她真的没有想过,迟浩月居然会拿仙人掌来做这么一个喻,细细一想,好像还真的是和迟浩月说的这样。

    真实啊!

    这声笑,也足够大声,能引起房内的正在**的男女了。

    “是谁?是谁在外面偷听?”许如听到一个女人的笑声,不知道是谁。以为是一个小女佣,自己勾引迟浩月被发现的话,是一件极度丢脸的事情。

    在这个时候,她还能想到要脸的话,也真是还算有一些脸皮啊!

    扭头看向外面的时候是什么都看不到的,许如有些害怕了。她做这种事情可从来没有被人发现过。只要一被发现,她会想办法脱身的。现在低头看到自己的衣领已经被自己有意的解开了两颗纽扣,她的酥胸已经半露在外。看到此,更是害怕了。许如想要挣脱开迟浩月抓住的手,却因为挣扎让迟浩月拧得更紧了。力道大得许如无法承受,开始吱吱啊啊的叫痛、

    “啊啊啊!放开我的手,好痛,好痛!迟先生,快放开我,你弄痛我了。好痛。”

    许如从开始的命令的语气,再到哀求,也只用了短短的几吸之间。

    “啊痛?怎么会痛?光天化日之下,勾引别人的未婚夫,难道不是能承受非常人所能承受的吗?”裴诗语的声音已经从外面传来。

    现在不用问是谁,也知道是谁了。许如已经泪如雨下,她所做的事情败露了。现在该怎么办?

    裴诗语知道了,接下来是更多人知道了。她的颜面会荡然无存的吧。想到这里,许如开始哀求迟浩月,让他饶过她。

    “迟先生,你还不快放开我的手。您这样抓着我,让裴小姐看到了会误以为我们之间有什么的。快放开吧。”哭着脸,许如再想要狡辩,也已经被裴诗语全部听了去了。

    “误会吗?她不会,我们的之间任何话都会说清楚。她信我,我信她。我会直言告诉小语,是你跑来勾引我,被我拒绝了。却还不死心,想法设法的想从我身得到一些利益。这样的人太多了。”

    “裴小姐,迟先生是在和你开玩笑呢,你千万别当真。我怎么会勾引自己的主人呢?我自己有什么资本,我心里还是很清楚明白的。您自己也看到了,现在是迟先生抓着我的手不愿意放开的。”

    “嗯,对,确实是如此,我看得很清楚,你的手被迟浩月抓着,而你一脸的委屈。你放心吧,我会为你做主的。”裴诗语一脸怜惜的看着许管家。也给了她一丝丝坚定,让许管家相信自己,她真的会为她做主。

    “是是,还是裴小姐明事理。现在迟先生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吗?”许如感觉自己的手腕都已经要断了。说一句话都疼得她邹紧了眉头,倒吸着气。

    “滚!”

    忽然之间,迟浩月有些生气。他不知道裴诗语是什么时候来的,又都听到了些什么。但是从她的表现看来,她对于自己被别的女人勾引了这一件事情好像却不生气,也不相信自己,而是去相信这个女人的胡说八道!

    心里莫名其妙的决定很烦躁,用力的甩开了许管家的手,像扔垃圾一样。

    许管家失重,屁股墩子摔倒在地,整个人都趴在地,可能是因为动作太大了,或者是因为许管家的胸部太大了,第三颗扣子也崩开了。

    性i感闷骚的黑色蕾丝内衣暴露了出来,她的白皙的酥胸也暴露在大家的视野之。许如被甩懵了,自己都还没有发现。

    “啧啧啧,迟浩月,你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呢!你看看许管家,都被你弄跌倒了,还不快扶人家起来呢?地那么脏,怎么可以让人家在地趴着?”裴诗语靠在卧室门框,看着迟浩月道。

    “要扶你自己扶,她浑身都散发着一股臭味,我下不去手!”迟浩月也是真的生气了。刚才许如勾引他,都没有让他那么生气,现在却被裴诗语气到了,他明明知道自己不喜欢这个女人,还要他去扶她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在裴诗语的心里真的一点地位都没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