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2.第1752章 姜还是老的辣-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52.第1752章 姜还是老的辣

    “我再问你一遍。你知道你此时在做什么吗?”迟浩月的声音已经足够冰冷,他的忍耐也快到了极限。他额头的青筋也逐渐明显化,不过许如却好像还不知道她快要死到临头了。想色诱谁都好,却偏偏选择了迟浩月。

    “当然。我现在只是建议迟先生多做一个选择,多选一个备用的,我可以随叫随到。”许如不要脸的话,彻底惹怒了迟浩月。

    但是迟浩月此时却笑得更张扬了一些。说好的和许如玩玩的不是吗?这么快动怒可不像他的风格。

    “是嘛。那你又知道不知道,对女人这个问题面,我并不需要什么特殊的服务。特别还是你这种年龄偏大的女人,你觉得我会看得吗?想要女人,什么样的没有,你觉得你又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能够入得了我的眼?”她有多下作,迟浩月有多么的鄙视。

    话语已经是极其的厌恶了。换做任何一个人都能听得出迟浩月是在警告许管家,最好别玩火,看清楚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本。

    “迟先生没有试过,又怎么会知道,姜不是老的辣?”

    “姜是不是老的辣我当然知道,这个不需要去试。可我偏生爱吃嫩姜,不需要吃你这种老姜,除了辣味什么味都没有,还难以下口。”

    “哦,对了,当然,还有难以忍受的臭味。老姜的臭味是真的呛鼻。所以你最好还是离我远一些,不然我可不敢保证我会不会对一位自称是老姜的女士出手,如像是姜在砧板被我拍碎??”是笑非笑的,迟浩月不信许如还能继续往下聊。当真是不要脸得紧。这种女人还妄想勾引他,他是何等人,她又有是谁?

    “你!”被迟浩月的话羞辱到,许如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

    她该说的话都已经全部说完了,迟浩月却还无动于衷,对她的表白一点不动心算了,居然还这样羞辱一个优雅的女士,这怎么可以?和自己想的差距着实太大了。这一点让许如非常的接受不了。

    迟浩月笑笑不说话,他知道现在许如有多么的生气。

    两个人这么说话,已经有十多分钟了。看了一眼窗外,那抹淡绿色已经不见了踪影,独留下一件披肩还有躺椅在花园央略显孤寂。忽然变得有些紧张,不过也只是瞬间即逝。

    “许管家,如果你不想在这里任职的话。我也不勉强,不需要做那么让人恶心的事情,会让我觉得你的行不端。做事情三思,不是所有男人都会了你的手段。我请你来的初衷是看好你的能力,如果你没有能力任职,赶紧走人,别留在此处碍眼。”

    “呵呵呵,我明白了。看来是我的魅力还不够足,没能让迟先生立马明白我的意思。”

    再次被出言羞辱,却远远没有达到许如可以忍受的极限。她见识过太多的这种富人家庭。她也勾引过很多男主人,当然也有很多人是了勾的。

    不过许如的手段还算不错,最后算是分手了,也足够隐秘,没有给自己留下小尾巴,更是让那些和她好过的男人无话可守。因为她对于选择男人,也是有一些要求的。

    在豪门家庭当管家,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了。已经十几年,她有什么不懂的。很多豪门都是有钱人的联姻,根本没有感情可言。夫妻之间也只谈钱和权。男人养小三,女人养男模。常有的事情。

    再加她的能力出众,嘴巴又够牢。在一个家里当值,可以两面通吃。

    若不是她有一个爱赌钱的习惯,也早家财万贯了。说到爱赌,还是因为她以前勾引的一个男主人教的,有钱人都喜欢在赌桌一较高下,她也喜欢这种感觉。算是没有被人包i养了之后,这个喜好,她也无法摒弃了。若不是因为如此,她现在怎么会陷在进退两难的境地里。

    裴诗语在这个家里一直都穿的是平底鞋,因为她喜欢去花园,不喜欢穿那些较硬的鞋子,会踩坏花和草的。

    迟浩月说过,那些都是她亲手栽种的。所以她格外爱惜,是有一点时间,她也会去花园逛逛,是因为这个原因。自己种的,由衷的看着满足。

    她已经在花园里睡醒了一觉,看了下时间,已经不早了。也是时候来叫迟浩月起床了。

    在走廊的时候,她听到了迟浩月的房间里传出一个娇媚的女生。她嗲里嗲气的和迟浩月说话。像是刻意捏着鼻子,发出来的乖乖的声音一样,让裴诗语觉得很刺耳,也觉得非常的不好听。甚至觉得难听极了。迟浩月如往常一样的声线,和她有一句每一句的搭话。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裴诗语是觉得讨厌这个女人的声音。也生气,迟浩月怎么能和这种人聊那么久?

    虽然很不喜欢他们两个人在里面说那么暧昧的话,但是裴诗语也不是性子冲动的人。而且在有些事情面,忍耐力还是不错的。

    躲在墙角听别人说话,也不是君子所为之,心里想过,还好她不是君子,是女子。这样的行为做做也还是可以的。

    继续忍着耳朵不舒服听下去了。越听到后面的时候,裴诗语的心情也没有那么差了,因为迟浩月说的话,让她觉得很满足。也是因为他的话,证明了他的青白,没有对不起她做那些不干净的事情。

    “魅力这个东西,你的身真的有吗?是谁给你的自信和勇气?”

    “当然是迟先生给的。是您一直都在暗示我,如果不是你一直在暗示我这样做的话,我又怎么敢?”

    “我暗示你,这话又是因为什么而让你说出口?凭空乱造吗?”迟浩月差点气笑了。他找许如来,真的是正确的事情吗?会不会是这辈子他做得最最愚蠢的事情。

    不,应该是他的手下在给他提供许如的信息的时候,被做了假。那个手下也应该是和许如有过一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