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1.第1751章 打发叫花子-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51.第1751章 打发叫花子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来找您,只是想要和您报备一下,这个家里的情况。毕竟迟先生请我来,应该并不是那么的简单,只是让我充当管家这个角色的吧?我的资料,凭着迟先生的能耐,想必已经查得清清楚楚的了。我也不需要多做解释那么多。”

    “是吗?你自以为你很聪明?妄想猜透我所思所想吗?”迟浩月双手插在裤兜里,走到了茶几面前。

    才看到,茶几此时正放着一壶冒着热气的茶水。色泽红润,不用说,也知道是让迟浩月补血所煮的。

    “当然没有这个意思。我的小把戏,在迟先生面前根本不值一提。迟先生才是大智慧。”

    “这么恭维我?难道你在别处当管家的时候,也是这样拍你历任主人马屁才能在这个圈子里面那么有名气的吗?”

    “我是因为什么略有名气的,想来迟先生也不需要我多说,您心里也已经很清楚明白不过。我来找您,也是想谈一谈正事的,收了您的那么多钱,什么时候开始办事,您却迟迟不提。许如耐不住,只能先门问您一声。”

    “出的钱算多吗?是打发一个叫花子的钱罢了。”

    听闻迟浩月说打发叫花子,许管家的脸色青了又白,不过也是数秒之间发生的变化。她脸色难看,最后也放开了笑。

    她说:“那真是非常感谢迟先生的慷慨了。月薪五万的叫花子,谁会不愿意去当呢?算是我许如不当,想要为了当这个叫花子挣破脑袋的也大有人在。还是谢谢迟先生能给许如这个机会了。”

    许管家笑得大方得体,也是让迟浩月觉得更有意思了。

    见过不要脸皮的人实在太多。但是许如这样的,迟浩月却是没有见过。

    踩着性i感的黑色细跟高跟鞋,许如微扭着性i感的翘臀靠近迟浩月。由于她的职业是一个管家,穿的也是职业装,她的审美也不错,穿的款式也是最新款的。算是职业装也丝毫不会让人觉得视觉疲劳。

    有些特殊爱好的人,反而觉得三十多岁的许如,浑身都散发着一种成熟女人的韵味。致命的一点还是许如还是一个有着高凭的管家,也是一个知性的女人。

    当她靠得迟浩月足够近的时候,双手支撑着沙发,她姣好的身躯微微向前倾靠,围丰满的将她的职业装扣子微微撑开。

    迟浩月现在还不知道许如想干嘛,他不是迟浩月了。算是没有见过猪跑,也是吃过猪肉的。为何这么说呢?因为这年头,想要亲眼看到一头猪在大街跑,当然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

    猪肉不同了,想吃吃。

    如他,他不是一个随便的人,不是任何女人都能符合他的胃口。所以他对选女人这个问题非常的谨慎,精神是有洁癖的,像许如这种亲自送门,想要试图勾引他的女人,根本不可能会得逞。

    “迟先生,许如觉得,您和裴小姐的感情好像并不是那么的好啊。”

    “何以见得?”迟浩月此时笑得足够魅惑,他本长着一张能轻易迷惑女人的俊美帅气的脸,精雕细琢般的轮廓线条分明,淡红色的红唇如玫瑰花瓣诱人。

    “如果您和裴小姐的感情足够好的话,您又怎么会还和裴小姐分房睡呢??她看着很稚嫩,虽然长相不错,但是真的适合迟先生吗?您看着好像并不……”

    “并不什么,怎么不继续往下说了?”迟浩月也不动,让许如逐渐靠近他。她的胸几乎碰到他的肩膀,她的下巴已经碰到他的发丝。

    这一点让迟浩月觉得有些恶心,从心里觉得恶心。

    “这种话你心里自己知晓好,还是不要明说吧。如果迟先生愿意的话,许如还能扮演很多个角色,如果您再给许如一个机会的话,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能让迟先生感到满意的。”

    “我的期望?许如,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又在做什么?”许如是倾靠在迟浩月的身后的,根本看不到他此时脸是何表情。

    那么多天的相处下来,许如看到过迟浩月对裴诗语有多么的好,有时候却又不是那么的好,更像是角色扮演一样,当一个她所需要到的角色。这一点,许管家都看在眼,她有些心疼迟浩月。

    两个人以未婚夫妻相称,都已经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了,却还要分房睡。虽然想过很多个可能性,但是绝对不可能是迟浩月的那方面无能。她可是偷偷看过迟浩月沐浴完之后,那个地方有多么的惊人的。

    所以经过许管家的分析,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问题出现在了裴诗语的身,她不想满足迟浩月的**。既然现在两个人还没有到那一步的话,那她何不直接找迟浩月挑明呢?也许她说出来之后,自己的资质也不差,虽然和裴诗语相,容貌是不她,也没有她那么的年轻,但是她懂得多啊!

    “迟先生,裴小姐不能为你做的,只要您一句话,我都可以帮您。没有我做不到的,只有您想不到的。我知道您喜欢裴小姐,但是你们却一直都没有同房而居,问题肯定是出现在了裴小姐的身。”许如的手有些蠢蠢欲动。

    从向下看,她都能感觉得到迟浩月睡一下的胸肌是多么的精壮,手感肯定也是非常的好。他的皮肤更是好得让女人都嫉妒,也从来没有做过保养,近看却好像是没有毛孔那般细致。

    她这个年龄了,什么都见识过了。什么男人都尝过了。相信她的手段一定能够让迟浩月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之下的,如果真有这么一天的话,那她算不能当一个正房,也是可以从迟浩月手里拿到足够的钱财离开的吧?

    虽然她并不想离开迟浩月,他是如此的优秀,各个方面都是无可挑剔,万里挑一的。这么优秀的男人,还很纯洁,谁说她不能够染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