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再次压倒-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7章 再次压倒

    屋子里的气氛诡异极了,两个****的男女盯着对方僵持着。

    这时一个电话打破这个僵局,这个铃声是叶沛灵的专属铃声。裴施语暗道不好,昨天夜不归宿没给叶沛灵打电话!她肯定担心死了!

    她连忙四处搜索,想要找到自己的手机。

    铃声是从床尾传来的,裴施语抓着身上的被子直接跳下床往床尾奔,果然看到自己的包包躺在地上。

    她连忙打开,把手机拿了起来,按下接听键。

    “你去哪了!怎么不在家!”叶沛灵高声大吼,声音里充满了恼怒和担忧。

    “我,我在外面有点事,所以没来得及回去。”

    “有什么事这么重要,也不跟我说一声!昨天我发短信说我要加班,估计要早上才能回去你没看到吗,乖乖都快被饿死了!”叶沛灵说完这话,想想觉得不对,紧张道:“你没事吧?不是出了什么事吧?”

    “乖乖没事吧?”裴施语愧疚极了,这段时间叶沛灵一直都很忙,经常加班到深夜甚至早上。她怎么就和么不小心!

    “没事,它可能是饿极了,自己打翻了狗粮袋子。你别转移话题,你现在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

    裴施语眼神下意识往床上瞟,顿时失声叫了起来。

    “啊——”

    “小语,你怎么了!”

    “没,没事,突然看到一只大老鼠路过,被吓了一跳。”裴施语迅速捂住眼睛,心都快跳出胸膛了。

    她竟然……竟然看到男人就穿着一条短裤躺在床上!

    从她这个角度,一下子就看到一双长腿以及两腿之间鼓起的大包,简直辣眼睛!

    他怎么不穿衣服!怎么不遮挡一下!

    裴施语捏着身上的被子,突然反应,被子好像被她抢走了……

    老鼠!这个女人竟然敢这么形容他!封擎苍的脸色已经沉得快滴出墨汁。

    “你别骗我,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快把你的地址发过来,否则我就报警了。”叶沛灵在电话那头,简直快急疯了。

    “灵灵,我真的没事,我就是,就是喝醉了……”

    “你不会酒后乱性了吧!”

    叶沛灵尖利的声音差点没把裴施语的耳膜刺穿,乖乖也被吓到了,在一旁叫着。

    原本就心虚的裴施语,瞬间全身烧得通红,裸露的上半身都印上淡淡的粉色。

    封擎苍看着她光滑的后背,眼底暗了暗,从床上爬了起来。

    裴施语感受到男人的动作,整个人瞬间僵硬,完全不敢转过头。

    结果就看到一双大长腿从自己眼前路过,她直接瘫软坐在地板上,整个人都快窒息了。

    “我艹,你怎么没声了,真被我猜中了啊?!”叶沛灵都快崩溃了,“快说,对方是谁,是不是占了你的便宜,如果是你别怕我一定会弄死他!”

    “灵灵,我真的没事,你别瞎猜。”

    “你是自愿的?”

    裴施语的脸烧得更厉害了,男人已经走进了屋子里的洗手间,打开水龙头开始洗澡。

    洗手间是用磨砂玻璃隔起来的,里面的身影若隐若现,引人遐想。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回头再跟你说。”

    劝了好一会,叶沛灵才妥协。

    “好,记着有事你别怕,有我在呢!”

    裴施语再三保证自己没事之后才挂了电话。

    这时候男人已经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他只用浴巾裹在腰间,光着精壮的上半身,头发湿漉漉的还在往下滴水。

    水珠从他的胸膛滑落,沿着漂亮的肌肉曲线流入浴巾里。

    “你,你干嘛不穿衣服!”裴施语高声嚷道,紧紧的闭上眼,整个人羞愤不已。

    “又不是第一次见到,怕什么。”

    这话让裴施语更加羞愤,这话,这话什么意思?

    难道昨天他们真的做过?为什么她一点感觉都没有,不是说第一次做了之后会很疼,可她好好的啊,完全没有哪里觉得难受。

    可是刚才那情形完全不像没发生过什么事啊,而且自己是裸着的呢!

    她再也不要喝酒了!早晚会把自己作死。

    “你,你快把衣服穿上!”

    看着裴施语紧紧的闭着眼睛,脸上的表情跟幻灯片似的不停的在换,原本心情低沉的封擎苍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心底不由想要逗弄一下这个折腾了他一晚上的女人。

    “好了。”封擎苍淡定坐在床沿边,强而有力的双臂撑在床上,嘴角边勾起一丝的笑意看着坐在地上,背对着自己的裴施语。

    听到这话,裴施语也没来得及多想,便睁开眼转过身。

    结果这么一转过来后,就看到男人依然露着上半身坐在床上,乜斜着眼望着她,各种邪肆狂狷,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骗我!”

    男人轻轻一笑,充满诱惑:“看多了就习惯了。”

    裴施语的脸涨红,跟煮熟的虾一样。

    “这种事干嘛我要习惯!你快把衣服穿上!”她怎么不知道男人也有这么恶劣的时候,分明是故意在耍她!

    男人从床上站了起来,施施然走向她,一言未语却充满了强大的压迫感,让裴施语整个人都有些瘫软。

    裴施语被吓了一跳,紧紧的闭上眼,手在空气中挥舞着:“你,你别过来”

    “站起来,别坐地上。”男人抓住她的胳膊,想要把她拉起来。

    “你,你放开我。”男人手掌上的温度清晰的从肌肤传递过来,宽厚的手掌带着薄薄的老茧,将她的肌肤感受到了摩擦。

    这种不同的触觉感,让裴施语更觉得别扭,整个人都已经冒烟了,不停的挣扎着。

    “别动。”男人的声音低沉,充满致命的蛊惑力。

    这样让裴施语感到更加危险,挣扎也更加剧烈,甚至手脚并用。

    封擎苍太阳穴上的青筋在跳动,她对他就这么排斥吗!

    心底的戾气猛然升起,一个用力将她从地上拉起来,动作很快,让裴施语来不及抓紧身上的被子,直接落了下来,看到大半胸前圆润。

    封擎苍眼眸暗了暗,把她一把抱住丢到床中间。

    “啊!你干什么?”裴施语失声叫了起来,眼睛也被惊得睁开了。

    封擎苍高大的身体直接压了上去,眼眸如鹰一般锐利:“不准怕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