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0章 多管闲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50章 多管闲事

    但是现在裴诗语在哪里呢?无人得知,她就像是一只迷路的鱼,不知道游荡到了何处,也不知道与他联系,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有多么的担心她吗?

    满脑子都在想着,裴诗语身在何处,她还好不好,封擎苍不知道何时睡去。越来越沉。

    次日清晨,封擎苍就起了一个大早,苗嫂已经做好了丰盛的早餐。封擎苍洗漱过后,也就直接用餐,吃饱了就离开了此处。苗嫂一早也不知道去了何处,他本来想是和苗嫂说一声的。见不着她人,封擎苍索性也就懒得说了,直接离开,或许就是最好的决定。

    他本就不是一个话多的人。

    而他心心念念,朝思暮想的人,此时其实离他很近。和他在同一个区域之内,都在这片别墅区,不过是一个在西面,一个在南面。

    谁也不知道,他们居然会离得如此接近,也不知道他来过这里,又离开。

    裴诗语和别墅里面的人全部都被迟浩月下了禁足令,谁也不能外出一步。裴诗语到这个地方已经很多天了,大门都没有出去过一步。

    再大的地方,天天呆着,也会容易变腻。裴诗语此时就是百无聊赖的躺在别墅的花园中央的摇椅上,晒着早上最有养分的阳光。

    她已经吃过了早餐,却不知道这一天下来,她都该干什么。从这里向外看去,除了树就是其他的别墅,也和她迟浩月的房子差不多的。

    早上的时候,裴诗语就去迟浩月的房间内看过他。可能是受伤的缘故,他并没有早起。而是睡得很酣甜,不忍心打扰他,想让他多睡一会儿,裴诗语才一个人出来了。

    随风摇曳的玫瑰花花枝,隐约盛开了一点点。花瓣好像也在和她打招呼一般,能听得到他们的谈笑,是多么的温馨。

    “裴小姐,早上天气很凉。马上就要入秋了,您起那么早还是要披上一件外套或者披肩较好。”许管家不知道何时出现在裴诗语的身边。

    裴诗语正闭着眼,闻着花香。忽然被人打扰,也没有睁开眼,而是继续躺着。

    许管家知道裴诗语从昨天迟浩月受伤回来之后,就对自己心存芥蒂。本来裴诗语对她就谈不上喜欢,现在从她的反应来看,就再明显不过了。

    虽然是没有被理会,许管家还是很轻很轻的帮裴诗语盖上了披肩,看到她依然是没有要理会自己的意思,她才黯然离开。

    待许管家离开之后,裴诗语霍然睁开了双眼,轻撇了一眼自己身上的披肩。有些皱了眉头。

    昨天晚上她有意为难许管家,许管家这会儿还在关注她,这些小事儿随便叫一个人过来就好了。披肩嘛,谁送都可以,她又何必亲自来一趟呢?

    而且裴诗语想过,许管家肯定不笨,也应该是察觉到了自己对她的不喜的,却还是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过来,这一点不免让裴诗语高看了一些。也是,脚下路,就是目前最好的路。许管家既然是聪明人,看得清楚形势,又怎么会看不清呢?

    她是这个家里唯一的女主人,她的话,迟浩月不会不停。就是因为许管家摸清楚了这一点,所以才会选择她的。

    虽然是嫌弃许管家拿过来的披风,裴诗语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做,依然让它盖在自己的身上。一棵树后,许管家远远的注视着裴诗语,看到她几分钟内都没有动作,也就放心离开了。

    她今天早上过来,也是想和裴诗语服个软,在这个家里以后还有很多事情要仰仗裴诗语的,只有裴诗语开心了,她的前途才会一片光明。这样的做法,即使在别的地方,她也能运用娴熟。能将每一个主人都服侍得周到,也是她的专长。

    可能是花香太好闻,也可能是最近都没有运动过。裴诗语吃过早餐又有些困倦,没多久好像又睡着了。

    迟浩月醒来的时候,就到了自己卧室的落地窗前看向花园处。花园的中央,一张休闲躺椅上躺着一个身着淡绿色连衣裙的少女。她身上盖着的披肩,已经有一大半都落在了地上,也不知道是她故意为之,还是睡着了不小心弄掉的。

    迟浩月就定睛这么远远的看了许久。直到敲门声响起,他才收回自己的视野。

    “进。”

    门把手被拧开,发出了轻声,迟浩月没有转过身去看来人是谁,他的眼里依然只有那个在沐浴在阳光下的女子。虽然看不到她的睡颜,也能在脑海之中描绘出她的绝世容颜,是多么的惊为天人。

    “迟先生,昨天您忽然受伤回到家中,一直没得问您,是什么情况。”

    “我的事情,何时需要你一个下属来过问了呢。”迟浩月转过身,就算不看,只听声音,他也知道是许管家本人没错了。

    “许如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担心您的伤势。迟先生回来,流了那么多鲜血,也没有及时就医,可是出了什么问题?”

    “我让你来,不是来多管闲事的。如果你不懂得如何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最后趁早走人。”迟浩月浑身都散发着一种致命的冰冷气息。

    他的声音更是如此。不过他现在却好像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

    许如竟然不惧怕自己?她竟然在他的威压之下与自己对视而语,而且很从容淡然,没有任何的恐慌。

    心里冷笑了两声,迟浩月不知道许如是不是强装的,还是真的不害怕自己的。或许在她的心目中,自己就是如外表那般温润如玉吧。

    “迟先生,昨天我看到您三更半夜去了书房,之后裴小姐也去了。可是你们却没有一起出来。”

    “哦?那又如何?难道我们做什么,还要向你个小管家报备一下?”迟浩月忽然来了兴致,不知道许如忽然来找他是打了什么主意。而且她的言语之中,还有一些得意。是谁给了她这份自信的呢?迟浩月现在很想和许管家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