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8章 无家可归-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48章 无家可归

    “被女人玩了,底气还那么足。”封擎苍轻飘飘的留下这么一句话,车门就自动打开了。

    “就这么无情的赶我走,封擎苍你这个没良心的,下次不要再来找我了。一找我准没好事儿。”

    “嗯。”若不是重要的事情必须要找华医生,封擎苍也不打算经常与他保持联系。经常联系的话,会给他带来危险。所以还是少联系,少见面较好。

    他本人并不害怕。但是华医生与他是少年情谊,他其实是珍惜这份情谊的,所以想要保护好华医生。

    “你……”

    被封擎苍那么嫌弃,华医生也气呼呼的下了车,看着封擎苍的车子扬尘而去的时候,华医生就只能在原地干跺脚,气得不行。心里直呼,真是恨不得捡块石头砸死封擎苍这个无情无义的混蛋!

    他本是万万都没有想到,封擎苍会来找他的。却不是叙旧,带他去了玩命儿的地方一趟。还好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两人平安归来。

    就算是现在不能叙旧,回忆一下以前的年少时光也没有关系,好歹和他多唠嗑一下,关心关心他这个老友也好啊。华医生是真的不知道,封擎苍现在越来越冷,对人对事,都是如此。

    仰天长叹一声,华医生也转身离开回到家中。等到了家中的时候,他又觉得有什么是没有想明白的,想了大半个夜晚,也没合上眼,直到凌晨眼睛实在睁不开了,才进入梦乡。

    封擎苍之前和手下分道扬镳送华医生离开,让其余的人先带着小三和小四去了一个比较隐秘的地方。

    其实抓不抓小三,封擎苍现在都觉得没有那么重要。在山上的时候,他有认真的想过。也分析过迟浩月这个人的行事方式。

    他为人已经不是小心谨慎能够概括的了。心思缜密非一般人能够看透。

    所以,他就算是收买了小三为他效命也绝对不会留下任何的把柄。就算是知道一点点信息,也无迹可查。

    一手开车,一手拨通了一个重要手下的电话,“小三的事情交给你去处理。他害死了那么多兄弟,就让他偿还。过程可以复杂一点,也顺便给那些心怀异心的人敲敲警钟。”

    听到了那边答应之后,封擎苍挂断了电话。

    此时已然是夜深,他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没有了裴诗语在身边,去了何处都是倍感孤独和寂寞的。

    没有一处是家,所以去了哪里又有何区别呢?

    “小语,你到底在哪里?为什么还不联系我?”用尽身体中可以释放的最大气力,封擎苍的手狠狠的握住方向盘。材质一流的方向盘也在他的气力下也显得那么的脆弱不堪。

    夜深人静奢华的跑车在风中疾驰,封擎苍在这个居住几百万人口的城市之中像发了疯一样四处寻找。

    他从开始还带着一点期许,希望可以在某个街道的某个转角可以看到裴诗语纤瘦的身影在翘首等待。

    并没有,他用了最短的时间,将这个城市的大半城区,裴诗语有可能会去的地方,他都转遍了。

    最后车速慢下来之后,封擎苍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有多么愚蠢的傻事。这个时间点,夜黑风高,裴诗语又怎么还会在街上游荡呢?她也不是夜里的幽灵,就算无家可归,也会找一个能够遮风避雨的地方歇息的吧。

    他是真的没有了脑子,被这些纷扰杂乱的事情,他完全失去了分寸。没有了平时的冷静沉着,短暂的失去了思考能力。

    最后将车子开到了白天去过的郊区别墅。那么晚了,也不知道苗嫂是否睡下,而且他来的很突兀,更不知道苗嫂这个时间会不会给他开门。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隐隐有一个微妙的东西在牵引他来这个地方。

    按了两下喇叭,封擎苍想,如果苗嫂睡下了,他就离开。不在此多做停留,如果等待五分钟,苗嫂开了门的话,他就在此留宿一晚。

    他现在不想回到公寓,那里都是裴诗语留下的痕迹,那么多天了,他心生愧疚,已经久久不能入睡。现在的他实在困倦,自己的身体他了解,是时候要找一个地方休息一晚。

    等了大概预计四分钟这样,封擎苍发动了引擎,正想要走的时候,别墅的大门缓缓打开,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这或许就是天意,一切都刚刚好。无处可去的时候,来到这个地方,正想离开的时候,大门又打开将他留下。

    大门的从别墅内直接打开。白天的时候,苗嫂见了封擎苍一秒之后,就觉得他可能还会再来。所以今晚她睡得并不是那么的熟。在她正是迷迷糊糊想要合眼的时候,果然听到了两声车喇叭的声音。

    她床床上穿好衣服,又跑到楼下看视频的时候,就看到了封擎苍的车。正敲看到他要离开,她在里面按下了大门的控键。封擎苍的车辆引擎正正发动好,就直接开车进别墅了。

    封擎苍的车子停好之后,整栋别墅的灯也全部亮起。径直而入他名下的这栋别墅,还是第二次。

    不能说久违了,而是从来没有想过来这里。就算是白天的时候来过,也没有进过屋子。只是在外面的松林小憩了一会儿就走了。

    “少爷,你怎么那么晚来?是刚刚下班吗?用过餐了吗?要不要我给你下碗面条?”苗嫂已经穿着好收拾整齐,开好别墅的大门站在门开等着封擎苍进来了。

    看到他进来的时候,顺手就接过封擎苍的外套。

    “不用了。我无处可去,想到这边静谧一些就过来了。你怎么那么晚还没有休息?”封擎苍回答完了苗嫂的话,他才有些错愣。

    他何时有回答过别人的问题?还回答的那么细致过?不由看了苗嫂一眼。穿着虽然是家居服,也还算是得体,并没有因为他的忽然出现而有失礼的地方。

    “我这不是正巧要睡下吗?您白天来过了,走的时候也没有留下个话,也不知道您会不会过来。所以我就想着等等再睡,您要是来了也没有钥匙,我醒着也能帮您开个门不是?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