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我不会把总裁大神给睡了吧?-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6章 我不会把总裁大神给睡了吧?

    车子很快到达韵苑,封擎苍将裴施语从车子上抱了下来。

    裴施语像没有骨头的人一样,完全瘫软在他的怀里。脑袋还时不时往他的胸前拱,手在无意识的挥动,比上次喝醉更加不老实。

    乘坐电梯的时候,裴施语的手滑到露出封擎苍裸露的胸膛。滚烫的手在上面摩挲了一下,封擎苍的眼神都快喷火了,燥热感又上升两层。

    “嗯呜……”裴施语眼睛都睁不开,声音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连张口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低声呻吟着。

    朦朦胧胧中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觉得十分熟悉有安全感,全身更加放松。

    手上的温和的触感让她觉得很安全,忍不住多摸了一会,完全不知道有人因为她的动作差点没喷火。

    “好热……”裴施语放到松软的床上,觉得全身燥热不停的想要扯掉身上的衣服。

    她也这么做了,一只手扯着衣服,另一只手抓着什么结实又带着温度的东西。

    那个‘东西’想要挣脱,却被她紧紧抓住。

    “不准走。”裴施语不悦道,觉得这东西离开了她会很不高兴,潜意识觉得必须抓,决不能放开。

    “放开。”男人的声音充满了威胁。

    裴施语不开心了,迷迷糊糊的嚷道:“不要走,不要抛下我……”

    她的脑袋太沉了,非常的困倦,根本没法思考。本能的觉得不能松开手,否则就再也找不到了。

    “我不会抛下你。”有个低沉隐忍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那个‘东西’没有再挣扎。

    她听到这话微微一笑,心底彻底放心了。

    “好热啊。”裴施语觉得难受极了,全身燥热好像要把她烧尽,身上的衣服让她觉得难受极了,不停的想要撕扯,可怎么都扯不开。

    心里异常狂躁,不停的扭动着。

    “该死!”

    封擎苍简直要被怀里的女人折磨死了,炽热的目光看着她裸露的肌肤。

    胜雪肌肤现在泛起淡淡的红晕,因为不停的挣扎和撕扯,藏在衣服下的大半肌肤都漏了出来,完美**展现在面前,不停扭动着,让人血脉贲张。

    他想赶紧离开,却被对方拉住不放。

    再强大的忍耐力,也经不起这样的考验。更何况这个人,他已经心心念念已久。

    “你自找的。”封擎苍的目光如同夜间的黑豹一样,锐利充满攻击性。

    他狂躁的扯开自己的衣服,露出精壮的胸膛,压了上去……

    裴施语觉得脑袋很重,整个人像泡在岩浆里一样,眼皮很重怎么都睁不开。她感觉身上有个重物压过来,毛茸茸的东西在她的脖子拱啊拱,难受极了。

    “乖乖……别闹……”她艰难的开口道。

    身上的重物顿时僵了僵,停止了动作。

    “看清楚,是我!”

    咦,乖乖怎么会说人话?裴施语努力睁开眼,眼皮只掀开了一条线,隐约看到毛茸茸的东西黑乎乎的。

    “乖乖,你好脏……”裴施语微微皱眉,混沌的脑子已经失去了正常的思考能力,还以为乖乖脏了才会变得跟煤球一样。而且毛发变得很硬,一点都不柔软。

    封擎苍的脸黑了黑,他跟那条傻狗哪里像了!而且他哪里脏了!

    报复性的附上她的红唇,用力吮吸掠夺。和第一次的温柔浅尝不同,深入缠绵去品尝这世间最美妙的味道。

    辗转、探索,带领着她的小舌在纠缠,大手在她光滑的肌肤上摩挲,原本就燥热的身体更加炽热。

    如同滚滚岩浆,临近爆发边缘。

    疯狂的掠夺城池,步步逼近,气势如虹。

    裴施语难受极了,唇上奇怪的触感,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疯狂掠夺,让她难以呼吸。那种感觉很陌生,很疯狂,让她心跳得越来越快,胸脯都快难以承受这样的刺激。

    在她觉得自己快窒息的时候,终于被放开,她大口喘着气。身上的重物还想要压下来的时候,她再也忍不住努力的抬起手用手抵挡住。

    腰部被紧紧嵌住,整个人难受极了。

    “乖,是我。”

    谁?这个声音为什么有些熟悉?

    可是裴施语已经来不及思考,只觉得胸口有什么往上涌,偏偏身上的重物还要压下来,让她更加难受了。

    “难受……”

    她直接用力一推,还没坐直直接吐了起来。

    “呕——呕——”

    刺鼻的异味瞬间将房间充满,燥热的空气瞬间消散。

    封擎苍望着床单和自己身上的污浊,脸已经黑得不能看。

    原本紧绷的内裤里生龙活虎的大玩意也蔫了不少,他深吸一口气,把裴施语抱住,拍着她的肩膀让她吐个痛快。

    裴施语吐完,整个人变得软绵绵的,直接昏睡了过去,对外界完全没有反应,跟挺尸似的,丢下另一个人在那眼里冒火。

    ……

    生物钟一向很准时的裴施语,在早上六点半的时候准点清醒。

    她像平时一样手伸向右边,想要打开台灯,却触摸到光滑带着温度的东西,把她吓了一跳。

    “什么东西!”她迅速缩到一旁,用腿猛的踢了过去。

    “嘶——该死的女人!”一个男声吼道,房间里的灯很快也瞬间亮了起来。

    裴施语看到眼前的人,直接傻了眼。

    发生了什么!谁能告诉她!

    封擎苍光裸着上半身,被子滑落到腰间,能清楚的看到他的人鱼线往被子里延展,下面的风景令人遐想。

    他的双眼布满红血丝,头发乱糟糟的,眼底还布着青痕。目光狠狠的瞪着她,整个人十分的狂躁,典型的起床气。

    “你,你怎么在这?”裴施语说完这话,突然觉得身上凉飕飕的,低头一看,她也是裸着的!

    迅速抓住被子掩盖自己的身体,心里慌乱极了,努力回忆昨天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去吃饭,然后遇到不讲理的小流氓。男人干掉他们之后,店主送给他们一瓶酒,两个人高兴一起喝了不少,然后呢?为什么她一点记忆都没有!

    裴施语简直想掐死自己,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吗,才过了多久就这么不长记性。

    “你说呢!”封擎苍简直是咬牙切齿的吐出这句话,睡眠不足还被人踹醒,导致他原本就不虞的心情更加郁卒。

    我不会把总裁大神给睡了吧?

    裴施语想到这句话,表情都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