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8.第1738章 宝贝黑子-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38.第1738章 宝贝黑子

    也成功的忘了封擎苍之前交代给他的事情是哪一件了,因为他交代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如果没有封擎苍的提点,他一时半会儿真是想不起来。

    “哦哦哦,那件事啊,我已经着手在查了。大概、应该是快有消息了吧!你再耐心等等,晚我会通知您的。”接收到危险的信号,黑子很快想起来了,封擎苍说的是哪件事儿。

    虽然今天的事情很多,但是封擎苍真正交代下来紧急的事情是三件。送石晓晓出国,这件事已经办妥。帮唐氏姐弟找一个安全是住所,现在也基本算是办好了。还有一件是需要更加谨慎对待的,是查出他们的人哪一个是奸细。

    这件事他必须要交给最值得信赖的心腹去办,不久前还和他说了有一些眉目了。这会儿还需要再等消息,黑子相信,不久应该会知道是谁出卖了他们了。

    “嗯,等你消息。”封擎苍对黑子最温柔的时候,是和他说嗯的时候了吧。这是黑子自己心里所想的。

    虽然封擎苍平时总是冷着一张脸,看似没有多大的变化,但是从骨子里,他是害怕这个人,不知道为何。

    跟着封擎苍在一起也已经那么多年了,始终没有变过。

    华医生一出来看到了封擎苍和黑子两人的互动,一个人在手术室里面急促紧张得冒汗,一个在外面冷眼瞟两眼。能把里面的人吓得瑟瑟发抖。不由觉得这个画面有些好笑得很。

    “走吧,不要再吓你的宝贝黑子了。他那么大个胆儿的人,在你的跟前像老鼠见了猫。在外面威风凛凛的,在你这里总是胆小如鼠。我看你再这样吓他,哪天是要被你吓跑了。”

    黑子现在是想要感谢这位仁义的华医生的,他说的真理啊!字字道出了他的心声。

    “我有那么可怕吗?”封擎苍皱着眉看着华医生问道,他其实也不是那么可怕的人吧?裴诗语从来不怕自己,总是和自己对着干不是吗?

    “你没有吗?”华医生笑着反问道。人已经走到了前面,没有再理会在后面陷入沉思的封擎苍。

    “不是来找我谈人生吗?还站在那里干嘛?车子都已经启动好了,你再不走,我先回家了。”华医生看来是一点不惧怕封擎苍的,敢这么和封擎苍说话,看来两个人的关系匪浅。

    封擎苍走到自己的车驾驶位,很快撵了前面疾驰的那辆车。

    现在的时间是晚八点左右,路的行人和车辆还很多。大城市是如此,拥堵的路段车水马如龙。

    两人找了一处较静谧的餐厅坐下,随意的点了一些晚餐。都是容易下腹,吃起来不麻烦的。

    看来两人都打算好不浪费时间在吃东西面。

    将菜单合,侍者已经拿了一**好的红酒过来,两个大男人坐在一起喝红酒,气氛有些怪异,不过谁都没想那么多。这个时候,酒水其实是可以起到一个放松身心的作用。

    这**红酒也是华医生亲点的,他一路过来,感觉到了封擎苍心里好像有一些焦虑,而且他表现得也没有以前那么冷静,看似很深沉,其实他的内心可能已经是暗潮涌动。千思百虑吧。

    侍者想要给两人倒酒,却被华医生叫走了。说是这里不需要服务。菜齐不需要过来打扰了。

    “有什么话,需要你亲自过来的。”华医生给封擎苍倒了一杯红酒,自己也倒了一杯一口饮尽后看到封擎苍还未动,也没理会他。而是直接切入了主题。

    “小语不见了。我现在不知道她人在哪里,需要动用你的关系帮我查一下。”封擎苍也不绕圈子,直接把他找华医生的目的说了出来。

    “你的女人,不见了,你自己都找不到,还需要我来吗?我只是一个医生,你很清楚。”华医生又喝下一口酒,没有明确的说辞,却已经听出一些他拒绝的意味。

    “正因为你是医生,所以才需要用到你。在你诊所里的那个人,是抓走了小语的那个人的手下,那个人不惜冒险找来是为了杀他的这个手下的。激战当,被我打了一枪,血液流了一地,我想应该是伤到了要害。我已经命人查过很多个医院,唯有你父亲那里查不到。”

    “所以你现在担心他是躲到我老头那里去了?啊苍,我和老头子的关系如何你也是知道的。”华医生提起自己老头子的时候,一脸为难,看着是不是很想帮助封擎苍。

    “我知道。如果你觉得为难的话,当这事我没提过。”封擎苍也拿起了酒杯,将杯酒仰头饮尽。

    “我不是这个意思。也罢了,既然是你的事情,算和老头子关系不好,我也帮你一把。说吧,你想我怎么办。只是帮你查那个人是否在我老头子医院那里吗?”

    “他受了重伤,若不及时医治,可能会有性命之忧。不过这个人睿智异常,不一定会去医院诊,有可能有熟识的人。我需要你顺着这个线索去调查一下。”

    “好吧。那这个人的名字可能不会用他真实的了。又是假身份。算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你真是为难到我了,兄弟!”

    “谢谢。”

    “我们之间别说这么生疏的话了。你等着,我给老头子医院的人打个电话,他也是我一个至交,平时有什么事,我都会找他探探军情的。他可我牢靠多了。”

    “好。”封擎苍点了点头。

    说完,华医生马掏出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还和电话那头调侃了几句。

    “妍妍,这件事关乎到我兄弟的生死大事,你一定要帮我查个究竟啊,好好好,知道了,你要什么我都先答应了你。要是有了结果,你一定要第一时间打个电话给我啊。嗯嗯。么么么,我的妍妍最乖最美最听话了。什么?你说什么?信号不好,哪个甜甜啊,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啊?哦,你说的是次我们吃的那个冰淇淋很甜,想要再尝尝啊,行,我下次再带你去吃,乖啦。么么。我这里还有一台手术,先挂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