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5章 狡猾的迟浩月-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35章 狡猾的迟浩月

    “嗯哼?好人奖,那就不需要了吧。毕竟我是个好人,也不是一件需要炫耀的事情,大家都是知道的。嘻嘻。”气氛很轻松,裴诗语开始一下下的吹着热汤,温热的时候才喂到迟浩月的嘴里。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也守了我一天了,早点去睡觉吧。”迟浩月实在是喝不下了。这个什么破汤,喝得他犯恶心。

    味道很怪不说,还有一股子腥味。比血腥味还要难闻,也不知道是哪个厨子做的汤,要是让他知道了,就将他解雇了。做的什么鬼东西,让人难以下咽。

    却还是因为是裴诗语一口一口喂他的,让他将满满的一整碗全部喝下了。

    “你才喝这么一点怎么行?这是我特意叫厨房的大叔帮你准备的补血汤,我刚才看过了,是放足了料的,一定很补。你流失的血液很快也会补回来的。你再多喝一点,明天还有呢。”裴诗语看着迟浩月才喝了一小碗就拒绝再喝了,有些皱眉。

    “胃口不是很好,这汤还有些油腻。喝不下了。”迟浩月只能如实说道,实在是他喝不下去了。虽然是裴诗语帮着准备的,但是他也觉得有些犯恶心。

    看了一眼,确实有一些油飘在汤面上,想到他也是虚着的,裴诗语也就不为难迟浩月了。“好吧,这么晚了。还是少喝一点油腻的。那明天早上你要多喝一点,我会让人再准备的。”

    “好。那你先上去吧。”

    “你呢?不一起上去休息吗?你还要在这里坐一会儿的话,我就陪你吧。”裴诗语难得对迟浩月那么好,还是因为害怕他又像刚才一样差点晕倒了。

    好端端一个人,平时看起来身强体健的,忽然那么虚弱,看起来也是怪可怕的。裴诗语还是不放心他一个人在这里,要是半夜在这里昏倒了,也没个盖的,再受凉了就糟糕了。

    而且家里也没有良好的医用设施,他也是不想去医院,所以受了伤才会往家里跑的吧。

    “不了。一起上去吧。”迟浩月其实还想去冲个澡的,但是害怕裴诗语说他不懂得照顾自己,受伤了还去碰水,最后打消了这个念头。

    虽然下午的时候,裴诗语帮他擦拭过身子,总归还是有些不舒服。睡了一觉起来,也出了不少汗的。他向来爱干净,这一点让他忍受不了。睡觉的时候难免会觉得怪怪的。

    “好。”

    亲自送迟浩月到他的卧房里,裴诗语才对他说了一声晚安,回到太自己的卧房的时候,裴诗语又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过了一遍脑子。

    好像一切都在做梦一样,一个好端端的人,受了枪伤回来。裴诗语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迟浩月到底是怎么受的伤的。虽然她几次问出口,他却还是没有说。

    躺在床上,裴诗语觉得迟浩月好像特别的狡猾。若是她没有问就算了。现在的问题是,她每次都问了,却被迟浩月轻描淡写的带过了这个话题,让他轻松的把话题转到了别的话题上,然而她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他的意图。

    每次打定了主意去问他的时候,他总是这样,让她每次冷静下来开始想的时候,都会被气的牙痒痒的。

    就说迟浩月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能轻易的掌握她的心理变化,她想知道的,他从来不说。最后又能将她哄得开开心心的,一点都记不住自己最开始想要做什么。

    “啊!该死的迟浩月!你这个大坏蛋!每次都这样对我,真的是够了!明天我一定要找你问个清楚!我就不信,明天你还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就算你再聪明,也不能老是躲着我问题不正面回答的吧!”裴诗语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最后还是气得不行。

    总觉得她又被迟浩月将了军,还对他有愧,觉得自己对他不够好!其实根本就不是这样的,她就是对他太好了,所以才会被他吃得死死的。

    “明天我一定要你全部从实招来!不想了,睡觉!天都要亮了,哎……”

    裴诗语可能不知道,她说的话声音有多么大,就连在自己的卧室里面休息的迟浩月都能听到了,不得不因为她的懊恼而笑出声。

    “你就是那么笨,还怎么让我开口?你要是能聪明一点,或许早就能撬开我的嘴了。乖乖的,就别想了,再想你的脑力也是有限的。别把剩下不多的脑细胞都给折腾死了,以后会更笨的。”迟浩月对着那堵墙自言自语。

    说完了之后,他又自嘲的笑了。什么时候,他学会了裴诗语的这个坏毛病,居然会对空气说话。他才是一个笨得彻头彻尾的大笨蛋吧。

    现在的他又何尝不是被裴诗语吃得死死的?轻而易举的就会被她的情绪牵制住自己的。他何时变成这样的,他却一点都没有察觉。

    当裴诗语的房间不再传来任何声响的时候,迟浩月又从床上起了身,向书房走去。就算是受了伤,该做的事情,也不能落下分毫。

    到了书房,确实是有被人翻找过的痕迹,很多他曾摆放得有规律的东西,都被错乱开了。在那间密室的开关处停下,迟浩月犹豫了几秒,最后又折身回到办公桌前。他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把钥匙,将上了锁的抽屉打开,又拿出了几张纸放到了办公桌的第三个抽屉里。

    做完这些之后,他又打开了密室的机关。眨眼间就消失在了这间书房里。

    他却不知道,在他消失之后,裴诗语偷偷摸摸的身影也进了这间书房。只是她并没有发现他的身影,裴诗语没有看到迟浩月从书房里出来,她在书房里面寻找,而他却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最后是停在了书桌上,裴诗语只是疑惑的看向书桌,上面的摆设已经变更过了。她不知道那么晚了,迟浩月又来这里干嘛。他什么时候出的书房她也不知道,在这里没有看到他的人。她觉得奇怪,可能也是因为这个书房太大了,而她和他错开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