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4章 好人奖-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34章 好人奖

    “不想和你说话。”

    “……”莫名其妙的生气的裴诗语,让迟浩月感觉不妙。他好像也没有做错什么吧?什么时候又惹到她了。强忍着头晕脑胀到这里等她,却还被她嫌弃了。

    “好,不想和我说话,那就不说了。我说你听着好了。”双眼微弯起,像月牙儿一样笑了。迟浩月也是个不死心的,知道裴诗语不开心,也不会容着她一个人生闷气。

    站在迟浩月的身边,他的思想裴诗语猜不到。但是他对自己的关心和维护,却是她依赖着的一种本能。她不知道从何时起,开始在意他对自己的看法。

    他总是说她很笨,她也会在意。不想在他的眼里看起来那么没有用,总是被他各种嫌弃,让她太感挫败。

    “你也不能说,我不想说话。也不想听你说话。”

    说完了这一句,迟浩月果然就闭上了嘴。裴诗语在前面带路,迟浩月就头重脚轻的在后面跟着。看着她的后脑勺,不知道她的小脑袋里面到底在想什么。

    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如此。是不是有些话他没有表达清楚,有些纠结。但是她既然不想听他说话的话,那他还是闭上嘴好了。不要再惹得她不开心了。

    一前一后的走着,感觉这一条通往客厅的路好像变得有些长了。裴诗语有些不自在,她感觉到了后脑勺上有一道紧紧跟随真自己的热烈的目光,好像能从她的后脑勺看穿她的表情一样。

    她好像一点都没有秘密,就被他看着,纠结的,挣扎着,她想问他,为什么那么听话,她说不想听他说话,难道他就真的不说了吗??

    脚步忽然慢了下来,身后的男人也跟着停下了脚步。她快的时候,他也跟着快。心忽然有些痛,裴诗语感觉自己错了。她好像误解了这个男人对她的关心,他只是在乎她的感觉,不想让她不开心,不想让她受伤罢了。

    只是她一直都对他不够信任,对他过于抵触。

    试问,一个男人能做到小心翼翼的守护着一个想要守护的人,他对她存在了什么心思,还不是日月可鉴的吗?难道她还不应该为他倘开心扉,接纳他对她的好吗?

    “迟浩月,谢谢你。”她在前面,停下脚步,认真的道。

    “嗯。”他在她身后,声音低沉的答。

    裴诗语无声的笑了,她的嘴角咧得大大的,即将扯到耳后。这个笑,是有意义的,就是因为他懂她。

    “迟先生,裴小姐,你们怎么还在这里?”许管家已经端着热汤赶上了他们,他们却还在这里,有些好奇的出声问道。

    “没事,迟浩月说想看看夜色,所以走得慢一些。”裴诗语若无其事的答道。脸也不红,气也不喘的。

    “是,夜色很美。”人也不错。迟浩月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也挺好的。在走廊这里怎么能看得到夜色呢。

    大晚上的,许管家感觉自己遇到了两个白痴。走廊里面看夜色,除了几个灯之外,夜色确实不错。

    “那先生和小姐慢慢欣赏吧,我先把汤放到客厅。有什么你们再叫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许管家越走越远的声音,让两人都显得有些尴尬。

    “夜色本来就挺好的,许管家真是一个没有情调的女人!也不知道她这样的人,能不能嫁的出去!是吧?”裴诗语也不知道问谁,但是此处就只有迟浩月一个人,大抵也是把话说给迟浩月听的吧。

    “嗯。你说的都对。”

    “噗呲,你这个人,真的是。有时候把人弄得好不自在,说的对的还是错的,你都不计较吗?我说的明明就是错的,你还说是对的。真是不知道羞臊。”裴诗语刚才还在生着自己的气,一会儿就被迟浩月给逗笑了。

    “只要你愿意和我说话,羞臊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迟浩月在裴诗语的身后,也跟着无声的笑了。刚才有些沉闷的心情,也豁然开朗。他想,也许就是这个女人特有的魅力,不愿意看到她愁眉苦脸的独自不开心。他想看到她的笑颜。

    “好了好了,真的是败给你了。从来都不知道如何拒绝你这个脸皮那么厚的人。总是把人说得垭口无语不知道开如何反驳。”裴诗语转身看向迟浩月,而他也正好看着她开口对她说话。

    “你这个鬼灵精怪的小家伙,怎么会不知道怎么反驳?每次败下阵来的可都是我。”

    “有吗?”裴诗语假装不解的问道。

    “当然。好了,快过来扶我一把,可能是失血过多,头有一些晕眩得很。”

    裴诗语才看到迟浩月,原来他一直都是扶着墙走的。而且他的额头好像还出了细碎的汗,应该是真的很疲惫吧。

    “那么累,为什么不直说?我不是叫你在客厅里等着吗?”裴诗语还是一路叨叨又嫌弃的搀扶着迟浩月走到了客厅。

    热汤就在客厅的桌子上冒着热气。

    两人在沙发上坐下的时候,裴诗语才用小碗给迟浩月盛了一碗热腾腾的汤水,给他捧着的时候,才想到,他是手受了伤。也拿不了碗,这会儿好像还需要她来伺候他喝汤吗?

    “迟浩月,你要不要坐近一点自己喝汤?”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问,裴诗语觉得如果是她亲自喂他的话,可能会太亲密了一些,让她感觉怪不自在的。

    迟浩月也看着裴诗语捧着汤,看着好像还有一些烫手,她端着汤放在他前面的时候,他也不伸手接过,反而是挑了挑眉问道:“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的手不方便,还是我当个好人,亲自喂你喝吧。”讨好似的笑,看起来却不掐媚,精灵可爱,还透着一丝妩媚。

    迟浩月忽然间就觉得,她比这碗汤更加可口。虽然他还没有尝到这碗汤的味道如何,却早就尝过了裴诗语小嘴的味道,是多么的甜蜜,他现在还回味无穷。

    “需要我给你发一个好人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