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3章 又搞砸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33章 又搞砸了

    迟浩月还想说什么,裴诗语已经拖着受伤的腿,一高一低的转身离开了,手里还拿着他刚才喝水的杯子。是太渴了,将大半杯温水都喝光了。

    看着裴诗语的消失的身影有些失神。迟浩月不想裴诗语这样做,这样做会让他心软的,对他太好,也不是一件令人值得期待的好事儿。比如现在,她才去没有多久,他就一直看着她消失的地方,几次翘首,都想着她什么时候能来,都担心她会不会因为热汤而烫到手。

    不放心的站起身,头还是有些晕眩。这一次确实是伤得有些重了,让他看起来是那么的虚弱无力,连迈几步都是如此的艰难。

    是因为什么,让他变得没有那么强韧了呢?是她吗?不会承认是因为她的,迟浩月在去厨房的走廊上依靠着墙壁停了下来。他不能这样,让他的心失了分寸。只是倒一碗汤而已,他何故如此担忧?

    深夜,一切都属于静谧之物。微弱的脚步声由远而静,是许管家。迟浩月的敏锐,从很远的地方听到这个有节奏的脚步声的时候,他就已经分辨出了是许管家的脚步声。

    一楼的灯不像二楼黑暗,是灯火通明的。迟浩月就站在原处不动,许管家会经过这里。他的担忧可以让许管家去看看,也是许管家来得正好。

    厨房传来了瓷器摔在地上碎掉的声音,很清脆的一声响。

    “迟先生,您怎么会在这里?那么晚了是谁在厨房?”许管家这么晚了还没有睡,她今晚是失眠的。因为裴诗语白天和她说的话,让她有些担惊受怕,害怕裴诗语会找迟浩月乱说话,让他丢了这份工作。所以翻来覆去的一整晚,她都在床上胡思乱想。又是在心烦意乱的时候,她隐隐之中好像听到声音就起了身。

    在迟家,晚上的时候,一楼也不会关灯的。客厅和各处的大灯会留着,小灯也会留着。因为是迟浩月的交代,所以二楼的灯,都不会常开,只有走廊的小灯会开着。

    “你去看看,裴小姐在厨房。”迟浩月在听到东西摔在地上的时候,他就想冲过去的。是许管家叫住了他,才让他放慢了步伐。

    “是。”有些意外,裴诗语那么晚了怎么能在厨房?后来又转瞬一想,迟浩月一天没有用餐,而且刚才一眼看起来也是很虚弱的样子,裴诗语这会儿在厨房应该是为迟浩月弄吃的了。

    裴诗语看着一地的汤水,现在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是笨得可以了。烫一直都在炉子上用小火煲着,因为煲汤用的锅挺大的。她想要看看锅子里都有些什么东西可以先吃垫垫肚子的。还因为贴得太近了被热锅烫到了。才使得她盛了满满一碗的汤水没有拿稳全部第泼在了地上。

    也成功吵起了其他人。

    等许管家来的时候,裴诗语就有些束手无策的蹲在地上捡着碎片。

    “裴小姐,我来吧。你先去外面等一下。”许管家进来就看到了裴诗语蹲在地上,马上就出言说道。

    “你不是睡了吗,怎么那么晚还起来?”许管家来是有些意外的,裴诗语不解的对许管家问道。许管家来了之后,她也就站了起来。

    不是她不想做事儿,而是许管家已经蹲在地上捡起碎片了,速度之快,让人咋舌。裴诗语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地上的碎片都被她捡了个精光。让裴诗语都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她的动作太慢了。

    “听到了声响,就起来看看。裴小姐这是要盛汤给迟先生喝吗?我刚刚在走廊看到迟先生往这里走过来了。”许管家手里忙活着,边问道。

    很快地上的碎片被清理干净就算了,洒了一地的热汤也被许管家用拖把全部收拾干净。就连一点油腻的湿滑都没有了。单凭这一点,裴诗语就看出来了,许管家也是一个做事非常麻利的人。手脚做事都很快。

    “嗯。”

    迟浩月会过来,裴诗语也不意外。因为他本来就不是一个会按照她说的做的人。自己受了一点小伤,他都会担心个半天。

    刚才说来拿汤,他也出言阻止了。以为自己能做好的事情,最终还是毁了。裴诗语觉得自己越来越无用了。就连一点点小事都不能独立完成,还要别人来帮忙。待会儿也不知道迟浩月会如何说自己了。

    “那裴小姐先出去吧。这个锅子炖汤烫得很。你先出去看看迟先生,他的气色看起来有些不太好。我一会儿会把汤给端出去。”许管家也没有看出来裴诗语的脸色有些不自然,就觉得这些事情是她理所应当要做的。

    “好。那就麻烦许管家了。”手也被烫了,脚也受伤了,裴诗语也不逞能了。她现在对自己也是非常的失望,有些想不明白,她怎么会那么无能。

    向外走去的时候,看着自己的手上有些失望,已经肿起来了一个泡泡,有指甲盖那么大的水泡泡,看起来真是刺眼。

    到走廊的时候,迟浩月果然是在那里等着,身体虚弱的靠着墙,她来了,他也没有向前多走一步。

    “迟浩月,抱歉,我又搞砸了。把你的汤都弄洒了,只能麻烦许管家端来给你了。”看到迟浩月,裴诗语先行道歉,却让迟浩月感觉她很委屈。

    “你没事就好。这本来就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以后不要再做那么笨的事情了。我会担心。快过来。”迟浩月没有向前走,而是站在原处对裴诗语招招手。

    “就知道你会这样说我的。所以才不想被你看轻。”裴诗语轻声道,嘴唇微嘟不满迟浩月的说法。脚步沉重的向迟浩月走去。

    “做错了事情看着为什么还那么委屈?”迟浩月有些又气又笑,裴诗语嘟着嘴走来的时候,他都看在了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