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2章 小母老虎-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32章 小母老虎

    “傻瓜,总是这么莽莽撞撞的,让我怎么能对你放心呢?你膝盖还受着伤,就这么猛然站起来,你就不怕疼了再摔上一次啊?”迟浩月用手弹了一下裴诗语的脑门,却是异常的温柔。

    虽然是在责怪她,却还是让裴诗语心里暖暖的。这个男人好像是真心实意的为自己好。她都已经不记得自己刚才撞伤的事情了,他却还记得。

    只是想去要给他倒一杯水,都能让他心疼得如此,十足的暖男一个。裴诗语这会儿心里又有一些愧疚了。对于迟浩月,她好像不够关心,也不够体贴。

    他受伤了,还能先顾着自己,她却不能同他一样。只想着自己。是她对他自私了一些。心里也在此时做了一个小决定,就是以后她会尽量对迟浩月好一些的。渴了的时候至少会给他喝一杯水,累的时候,也至少会让他先休息一下。不会对他纠缠不休的。

    “我都给忘了。你还记得。”脸上红云飘过,裴诗语被迟浩月说得更加不好意思了。

    “关于你的,我怎么会忘?你总是这样,让人不省心,时刻都担心你会出现什么意外,和以前一样,没有变过。”

    “好了,你就别训我了。你不是口渴了吗?我还不是着急想要拿水给你喝吧。你倒是好,还一直说个不停,这会儿不觉得口渴了哇?”裴诗语傲娇的斜了迟浩月一眼,被他说的实在是揪心。

    越听越觉得她好像真的就是如此,总是错误频出,特别是在他的面前。总会如此。而他的眼睛又特别尖,总能发现她不足的地方。让她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做错了事情还害怕被他知道。

    他像一个溺爱孩子的家长,就算每次她做错了,他还是会说上几句,又继续无休无止的宠着她。等着她下一次犯错。

    “看你,像只小母老虎,好凶啊。”

    “你乱说什么呢!!你才是母老虎呢!你全家都是母老虎!”

    “嗯,我的全家里当然也包括你。所以你现在是承认了哦。”

    打打闹闹了又一会儿,两个人成功将刚才沉重压抑的气氛缓解掉。只剩下两人的强颜欢笑。刻意制造出来的氛围,看似不错,谁都明白,没有人能真正的做到真的放松了。有些事情一旦知晓之后,就会在心里那个地方生根发芽。然后慢慢的成长,是疑问也好,总会有一天得到解答的。

    “你先慢慢站起来看看,能不能走,要是不能的话,你的轮椅还是要继续坐了。”迟浩月故意拿出轮椅来说事儿,裴诗语白了他一眼。

    “你也太小看我了吧?你那么严重的伤都还能帮我包扎伤口,为什么我还不能行动自如了呢?这一点小伤而已,也就你这个人才会那么紧张。不知道的人看到估计会错以为我是受了重伤行动不便了。”裴诗语已经缓缓站了起来。

    还非常自信的在迟浩月的面前跨了几步。看到她这嚣张的小模样,迟浩月也觉得很可爱。不知道为何,这几天看裴诗语,越看越觉得移不开眼了。

    不管是她在花园赏花也好,他在书房也会想着她窈窕的身影。她在厨房打趣也好,他也会听得到她毫不掩饰的欢声笑语。

    有时候甚至会觉得,这样的生活好像也不错。有她陪在身边的感觉,好像也不错。这样的念头,不会存在太长的时间,也就是两秒,两秒之后,这个念头就会被他彻底打消了。

    “小心着点,不要太得意了。”

    “嘿嘿。”裴诗语不在意的笑笑。人已经到了茶几边上,亲自为迟浩月倒了一杯凉开水,却发现有些凉,他的身子现在还虚着,喝凉水也不知道好不好。

    “你的肚子饿不饿啊?”裴诗语忽然转头问道,手上拿着的那杯水最后是下了她的肚子。原因是她正好也口渴了,倒也倒了,还不如她喝了。

    干看着,迟浩月有些不明白裴诗语的用意。不是给他倒水的吗?怎么空着手又到他这来了。而她居然把那杯倒好的水一口饮尽。

    “你别这样看着我,感觉好可怜。水已经凉了,我下去给你拿温的。现在夜里已经有些凉了,而且你又是病号。我不能对你太差劲不是吗?”

    “谢谢。”听到裴诗语的解释了以后,迟浩月豁然开朗。也没有在想一杯凉白开的事情了。而是用他没有受伤的手,牵上她的,一前一后的往外走去。

    到了楼下裴诗语让迟浩月先在客厅坐着,裴诗语去给迟浩月倒了一杯温开水。看他饮尽了之后,她又看向四周。那些女佣们都已经睡下了,再抬眸看向墙上挂着的古钟,已经是这个时间点了,也是大家都睡下了。

    “你先在这里坐着吧。补汤我一直都让厨房温着呢。”裴诗语本就没有想过让人帮忙的,想到女佣还是因为她的脚伤确实有些疼。

    刚才黑暗之中重重一幢,不仅是她的膝盖破皮了,其实骨头还有些疼,现在走路也感觉到阵阵生疼,下楼梯的时候就疼得她倒抽几口凉气。还是因为她忍着了,迟浩月才没有发现。

    走路也是尽量平稳一些不想让迟浩月再担心和小看自己了。不然他又会说个没完没了。

    “你还好吗?要不要把许管家叫醒吧,你陪我一起坐着,花钱雇他们来就是为了减轻你的压力的,不是让你事事都自己做的。”就算是裴诗语极力隐藏着,迟浩月还是能感觉得到她在忍着痛。

    她皱着眉下楼梯,她走路的时候表情紧绷,就知道了。她是在强忍。

    “我没事,你就喜欢瞎担心。我现在去,也不远,很快就来了。你等等哦。”裴诗语心里更是暖流划过。能得到迟浩月的言语关心,已经让她减轻了不少痛意。

    迟浩月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男人。裴诗语再次这样想。因为她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迟浩月已经知道了她和封擎苍生活了两年,却没有怀疑她和他有什么。而是表现如常,对她没有任何的改变,反而是更加关心体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