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1章 流氓-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31章 流氓

    裴诗语觉得,在她的身上好像有一个很大的阴谋存在着,她没有办法破解。好像一切都被人安排好了,她该知道什么,不该知道什么,好像也是被人计算在内了。

    她现在就像是一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飞,到处乱撞,她想去揭开那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处处碰壁。有人想要算计她,有人想要保护她,好像都不是她能控制得了的。这种无力反抗的感觉,糟糕透了。

    “小语,在你的心里。对封擎苍是否有那种动心的感觉?”现在的迟浩月看起来很紧张,他不安的问裴诗语这样的话,是作为一个男人的对自己未婚妻的不自信。

    裴诗语感觉到了他的不安,但是她还是认真的思考了这个问题,最后是没有。

    “没有。对他没有任何的情感,我一直以为他是我的老板,所以也只是将他当做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对他更是没有一点非分之想,特别是在知道他有未婚妻的时候,我已经刻意和他拉远了距离。可是奇怪的是,他表现得却没有任何的问题。将我当他的未婚妻,好像是真实的那种,没有带有意图的。”

    “有些人,不是那么容易就被人看透,猜透的。在找到你之后我才开始去调查,现在还有很多事情都没有头绪,需要给我一些时间去弄清楚明白。小语,之前一直不告诉你,也是不想你误会。现在能看到你那么冷静,我也有些放心了。”

    迟浩月摸摸裴诗语的脸。看她一眼清明,好像没有被疑惑,迟浩月笑了笑,笑意达到了眼底深处。

    裴诗语能在他的眼珠子里看到她的冷静,确实,现在的她确实是这样。被这件事已经困扰了很多时日了。而且今天她也看过了在书房的那些资料,也就是现在她手里拿的这些。

    在等待迟浩月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反反复复的想过了很多次了。就如迟浩月所说的那样,她就是想要知道是不是封擎苍故意接近了自己。

    现在明白的确定了这一点,她也没有那么惊讶这个事实真相。现在要去弄明白的就是封擎苍为什么要接近自己。难道是因为她的容貌和他的未婚妻还有几分相似吗?

    虽然不是那么像,却是还几分神似的。在她见到他的未婚妻的时候,她就在卧室里面照过镜子。

    不是她自恋。在容貌上,她还是剩了他未婚妻几分的。她的身世也不是那么的好,而且也不比不上封擎苍的未婚妻,除了这张脸耐看一些,实在是想不明白封擎苍到底是因为什么了。因为美色吗?不会,封擎苍应该不是这么肤浅的人。

    还记得在他醉酒的那天晚上,他抱着她,他亲吻她,最后还是克制住了他的**。还有就是他们曾经相拥而眠,他也没有对她做出过分的事情。

    在她受伤的情况下,他完全是可以对她用强的。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特别还是好色之徒更是如此。就因为这两点,裴诗语可以确信一点,就是封擎苍不是好色之徒。他不会是因为她的容貌而接近了她,一定还有别的原因。

    “还在想呢?好了。别想了。等我慢慢去查清楚了再告诉你。别把你少得可怜的脑细胞全部折腾坏了,那就得不偿失了。”迟浩月半开玩笑的捏捏裴诗语的小脸蛋。发现肉了一点之后,手感也不错。

    想得太专注的裴诗语,有些没有听清楚迟浩月说的话,她只木讷的点点头。

    “噗呲,还真是可爱死了。我的小语,怎么可以那么可爱呢?”忍不住在诱人的唇瓣上印上一吻,软甜得让迟浩月欲罢不能。

    “你在干嘛?”现在不是在谈正经事的时候吗?他为什么要偷亲自己?

    裴诗语刚才想到了封擎苍亲吻过自己的唇,现在又被迟浩月偷袭,才惊醒。

    过激的反应却是有些吓到了迟浩月了。有些尴尬的不自然,好像自己是做错事的大男人,迟浩月干咳了两声。

    “你好像想什么过于专注了,捏你也没有反应,所以只能用这个法子唤醒你的意识了。看来这个法子还挺管用的,以后你要是再走神的话,就这样叫你好了。”

    “流氓,哼!”裴诗语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脸色绯红。她是因为羞愧的,因为刚才迟浩月在亲吻她的时候,就像是平时封擎苍偷袭自己的那样,只是封擎苍的嘴唇有些冰冷,和迟浩月的不同,他的有些暖意。刚才那个浅浅的印子,却有丝凉意,很像是封擎苍的,所以才让她反应如此过激。

    “我可是你的未婚夫,怎么会是流氓呢?”一脸受伤迟浩月看着裴诗语哭诉。

    “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是一个伤员呢?一个失血过多差点昏迷的人,怎么睡一觉起来那么生龙活虎的?”贫嘴了一下,裴诗语才发现迟浩月好像非常人一样,失血那么多,居然还那么好精神。

    “你这么逼着我问话,我能不打起十倍的精神来回答你的问题吗?你自个儿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从醒来到现在,一直回答你的问题,都过去一个小时了。你这个当人家未婚妻的人儿连一杯冷水都没有给我倒来,咳咳咳……”

    几声咳嗽,能听得出嗓子里的干渴。裴诗语更加不好意思了。是她粗心大意了。刚才一直着急问迟浩月话,都没有注意到他说话的时候都是沙哑着声音的。和他平时温润的声音相比,现在有点像公鸭子。

    “不好意思啊,你现在渴了吗?我去给你倒点温水,你等我一下。”裴诗语马上要起身的时候,却被迟浩月拉住了手。让她没能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