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女人凶残一点比较好-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5章 女人凶残一点比较好

    封擎苍的声音冰冷霸气,让人心里一颤,被震慑住了。

    可等缓过神,看到里面只有一男一女,一行人顿时放下心来。

    他们一群人还怕他一个人?

    “哟呵,把你还牛的!知不知道我们是谁?!”其中一个人吊着嗓子嚷道,看着特别的狗腿子。

    为首的汪少看封擎苍气势不凡,猜想应该不是什么简单人物,语气还算客气。

    “我今天把这包了,你们都给我换个地方吧。”

    这一行人一共有七八个,黑压压的全都是男人,看着凶神恶煞的。

    “滚。”封擎苍冷冷道。

    裴施语微微皱眉,他们两个进到这里,并没有带上小张。

    “汪少,这个人敬酒不吃吃罚酒!要我看这个小妞长得挺不错的,正好留下来陪您,省得还得去夜总会找公主——”

    “嘭!”地一声,封直接将手中握着的酒杯一甩,陶瓷碰到肉骨碎裂的声音瞬间炸开。

    男人“啊!”地惨叫一声,随着碎片落到地上,男人的额角也磕出了个血洞,鲜血顺着他的脸颊留下,刹时将四周的人惊呆了。

    “****你大爷!我今天非把你弄死不可!”受伤的男人用手将鲜血一抹,顿时满脸血沫,他一边吼着,一边抓着酒瓶直接冲了上来。

    这情形将服务生吓得魂不附体,封擎苍和裴施语却面不改色。

    封擎苍从容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眼看第一个人的拳头就要砸到他的面前,封擎苍长腿一扫,男人的身体顿时朝后飞去,摔成了个狗吃屎,门牙当场掉落下来,血流到地上化成了一滩。

    原本一直盯着裴施语脸的汪少也不由皱起眉头,挥了挥手,一群人全都往前涌。

    几个彪形大汉怒吼着朝封擎苍女主迎面逼来,封擎苍把裴施语护在身后,转头道:“别担心。”

    裴施语微微一笑,眼底充满了信任:“好。”

    只见封擎苍将外套一脱,优雅地挽起了袖子。

    当他做好这一切的时候,第一个冲过来的人恰好挥拳来到他面前,他微微侧头,精准地避开他的拳头,然后单手扣住对方的手腕,轻巧一扭。

    “啊啊啊!”惨叫声瞬间在大汉的喉间炸开。

    其他几人见状,纷纷朝封擎苍攻来,封擎苍周游于几人之间,速度快的近乎看不清他的身形。之前那气势汹汹几人,竟然全都倒地哀嚎,口中发出痛苦扭曲的喊叫声。

    裴施语心底诧异极了,完全没有想到男人的伸手会这么厉害,以一敌几会如此从容。

    正在这时,一个人影捻手捻脚的出现在封擎苍身后想要偷袭。还没等他动作,哐当的一声,那个人直接倒下了,陷入了昏迷之中。

    封擎苍有些惊讶地转过头,裴施语举着已经破碎的花瓶,朝着他微微一笑,微微挑眉一脸得意。

    “不用客气。”

    封擎苍嘴角微微往上翘,朝着她点了点头。

    “封少,你们没事吧!”小张听到动静连忙赶了过来,一进屋就看到所有人都放倒了。

    得,来晚了一步。

    “把这里处理一下。”封擎苍不紧不慢的把袖子放下,悠然自得,完全不像刚大干一场的样子。

    那样子简直帅呆了,小张瞄了一眼旁边完全被他迷住的裴施语,心底可算明白为什么封少迟迟没有按呼救按钮了。

    厨师走了过来,深深的鞠了一躬,表达自己的歉意。

    “非常抱歉,让你们在我的店里遇到这样的事。”

    封擎苍望向裴施语:“还要在这吃饭吗?”

    “做好了吗?”经过刚才那么一折腾,她肚子已经饿得咕咕作响,不想再挪窝。

    “已经做好了!如果你们不介意,到旁边的屋子里就餐吧。”

    两个人相视一笑,一起走到隔壁。

    饭菜很快上来,厨师还送了一杯酒。

    “这是我独家秘方酿造的药酒,有活血化瘀的养生效果,平时都是我小酌一杯,从不外卖。今天实在抱歉,且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忙和谅解,以后我这家店你们可以随时过来。”

    裴施语抿了一口:“味道还不错,很清甜,不像普通药酒一样味道过于浓重。”

    “少喝点。”

    裴施语想起之前醉酒的尴尬,假咳了一声。

    “你刚才好厉害,你学了很久的武术吗?”

    “嗯。”封擎苍手指捏了捏手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

    “甜甜,我要变得更强更厉害,保护你再也不会受到伤害。”

    ……

    “你也不错。”封擎苍的目光不禁望向她的右手。

    裴施语的手顿了顿,不好意思道:“我还以为你会说我太凶残。”

    “女人凶一点,很有必要。”

    “噗嗤。”裴施语笑了起来:“外面的人肯定想不到,你这个钻石王老五会喜欢凶残的女人。”

    “我只喜欢一个人。”

    “啊?”

    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裴施语心跳如雷,她猜到了什么,可又害怕这样的猜想是错误的,整个人惶恐不敢往前走。

    她又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这酒真不错,度数还不高,口感很好,喝下去很舒服。配上这里的饭菜,整体味道都飞上另一个层次。”

    强硬的扭转话题,让封擎苍的脸色微微沉了沉,也饮了不少酒。

    没想到这酒后劲十足,上车之后裴施语直接昏睡过去,就连封擎苍都有些微醺。

    这酒刚喝下去有一种清凉感,可等缓过劲就让人全身燥热。

    封擎苍扯了扯领带,扣子已经扯到了第四颗,露出大半胸膛,可身上的燥热怎么都压不住。

    他把空调调低,依然无法降低心底的燥热。

    “嗯呜,好热。”裴施语扭动着扯着自己的衣服,一用力里面内衣的蕾丝都露了出来。

    她发出黏腻的低吟声,充满着诱惑,听着就像小虫子在心上爬一样,全身起鸡皮疙瘩。原本就燥热的封擎苍,下身某一处顿时精神起来。

    “该死!”

    封擎苍的目光暗了暗,连忙将自己的外套披上去,可没一会又被她扯了下来。封擎苍只能搂住她,不让她动弹。

    前座的小张完全不敢看后视镜,“封少,去哪?”

    封擎苍声音低沉嘶哑:“韵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