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0章 没有对你说过谎-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30章 没有对你说过谎

    “迟浩月,一直瞒着我不一定可以藏得了一辈子。你不想我知道的事情,我总有一天会发现的。难道你就不害怕,等那天真正来临的时候,你会发现对我的伤害反而更加大吗?你现在认为你是在保护我,不想我受到伤害,但是那天终究会到来,早一点告诉我又何妨?”

    迟浩月假装没有听到一样,扭过了头,不愿意正面回答裴诗语。

    “好。你不想说,没有关系,我早就猜到了你还是会这样的。就算是我咄咄逼问,你也不会告诉我真相,我早该想到的。每次都是这样,我还是不死心,也是够傻的。”最后像是说给自己听一样,裴诗语也没有强迫迟浩月再看着自己。

    裴诗语说完这一些话之后,就不言不语,一度陷入沉默。

    “小语。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是我不好,有些事情不是我不想说,而是不知道如何开口,一切都还太乱了。我没有整理好之前,不敢给你不确定的答案引起你的误会,请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吧。如果到时候我将一切查明,你还坚持要知道的话,我再告诉你。”

    “你是害怕我知道,是封擎苍拐走我的,然而我之前却还将他视为收留我的好心人吧?”

    “你……”迟浩月一脸震惊的看向裴诗语,眼神没有了之前的闪烁,好像是在不可思议裴诗语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一样。用他的眼神来质问她原因。

    “抱歉,在没有得到你的同意下,我去了你的书房,还找到了一些你藏起来的资料。上面记录了一些你想要隐瞒的事情。”裴诗语的手向旁边一伸,再晃眼她的手里已经多了几张白纸。白纸之上还有密密麻麻的黑色字体。

    “这些都是在你的书房找到的。我已经全部看过了。你是什么时候查到的,我被封擎苍拐走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裴诗语用一种冰冷至极的眼神看向迟浩月,质问出声的时候,她能听得到她语气之中还有一些急切。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还能说什么。也罢,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和你说,现在你自己发现了,想知道什么,你问吧。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的。”迟浩月面如死灰,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好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

    “你能确定,我现在问了,你就会告诉我实话吗?我问了你那么多次,你一直对我遮掩,就是不愿意告诉我实情,谁知道,这一次你是不是又编好了一个谎话想哄骗我??”裴诗语有些失望。

    当迟浩月说要告诉她的时候,她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去问了。脑子一直都没有理清,她想知道的太多了,最想知道的,迟浩月恐怕也不会告诉她。

    迟浩月再次陷入了沉默。没有反驳裴诗语的话,也没有点头或是摇头。

    “看吧。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

    “小语,你错了。我一直都没有骗过你。更没有对你说过谎话。”

    “是吗?呵呵。好像也是这样,你确实是没有和我说过谎话,但是你却是不愿意和我说实话。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情,你就会隐瞒起来就是了。”

    迟浩月却毫不迟疑的说了一句:“是。”

    “……”这下换做裴诗语有些目瞪口呆了,这么直爽的承认了。裴诗语满腔怒火,被噎得在了胸口,半天都没有缓过神来。

    他怎么会承认了呢?不该这样的不是吗?

    呼出一口浊气,裴诗语的脑子更加不清醒了,她剪水般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迟浩月说道:“好,那我问你。我两年前失踪是不是和封擎苍有关系?”

    “是。”迟浩月点了点头。

    “我是不是一直都和他生活在一起?”裴诗语又问。

    “嗯。”这次答得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是迟浩月还是用回答了证明裴诗语的猜测。

    “那为什么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自己和他在一起过了几天而已。这又是为了什么?你能告诉我吗?”裴诗语有些迷茫。

    她和封擎苍生活在一起了两年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她会丝毫不记得了,如果她和封擎苍在一起生活了两年的话,又是以什么身份和他在一起的呢?这里面谜团重重,让她想破脑子都想不通。

    “这一点我也查不到。你和他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却好像是被人刻意抹去了一样,我查不到。需要你恢复了记忆才能想起来,你和他为什么会在一起生活那么久。”迟浩月一语又将问题甩到了裴诗语的身上。

    “那,我失忆是不是也和他有关系?”裴诗语不确定的问。

    “没有明确的信息说你的失忆和封擎苍有关系。但是我想也他也有所牵连吧。我查到比较重要的一点就是……”

    话尾,迟浩月欲言又止的看着裴诗语,没有将话直接说完。而是征求裴诗语的意见,如果她想听的话,他就继续说下去。

    “是什么?”

    “封擎苍有未婚妻。而且她的未婚妻是总统凌非岩和施怡的女儿,唯一的女儿。”后面几个字,迟浩月特别的强调了出来。

    总统凌非岩和施怡?这两个名字被迟浩月提起的时候,裴诗语的心脏忽然收缩得厉害,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过她却没有太往心里去。而是没有想到,封擎苍的未婚妻居然会是总统的女儿!!

    这算是一个特级新闻了,炸得她脑子都乱了。封擎苍的未婚妻怎么会是总统的女儿呢?既然是总统的女儿,为什么还要来招惹自己?那么好的条件的女人,和自己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吧。

    她只见过他的未婚妻,是个长相美丽的女人。但是她看自己的眼神却好像并不友好。是因为自己她插足了封擎苍和她的感情吗?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她也想不出来了。

    “难道你不知道封擎苍有未婚妻吗?”迟浩月忧心的问出口。

    “知道,但是我却不知道,他的未婚妻居然会是总统的女儿。多么完美的家世啊,既然是这样,他为什么还要说我才是他的未婚妻呢?对于也那么亲昵,他到底有什么企图?”裴诗语再次慌神,她的声音越来也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