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9.第1729章 为什么总是受伤-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29.第1729章 为什么总是受伤

    特别是在她刚才说出来的那一句,在这里是因为担心他,她、关心他。明白这一点,让迟浩月心生欢喜。黑暗也柔情的看了一眼裴诗语。却因为夜太黑,裴诗语根本看不到他的这一眼深情。

    “我真的没事。你别想太多了。什么时候天黑了我都没有注意,这么干坐着好几个小时了。我先去将灯打开。”

    裴诗语很自然的起身,在黑夜行走,她对于迟浩月的卧室却又不熟悉,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卧室的灯开关在哪里。正常情况下一个卧室都会有很多个开关,而在卧房门口有一个,床头也应该有一个的。但是床头处,她已经找过了,并没有。

    “哎呀……”裴诗语这一刻明白了,今天是她的倒霉日。是开个灯都能被东西绊倒,说是她笨,她不会承认,只是有些心不在焉才会这样的。

    “小语,你没有事儿吧?是不是摔倒了?”迟浩月明显看到了裴诗语被东西绊倒在地,他马想起身去帮她的。却是在猛然起身的时候,头部一阵晕眩,让他有些眼花又倒在了绵绵的枕头。

    “我没事,是不小心被东西绊倒了。你还受着伤,别动了。”裴诗语听到迟浩月关心的话语,对着他声音传来的方向说了一声,却连他的一个人影也看不到了。也是因为这个房间的窗帘效果太好了,拉起来的时候一点点光线都透不进来。才会导致她此时像一个盲人一样。

    从地爬起,裴诗语更加小心了一些。刚才被东西啊撞到了腿膝盖让她好生疼痛。手的痛楚还在提醒着她,脚又被撞了那么一下,裴诗语都感觉她的脚已经被撞掉皮了。

    所以她又拖着受伤的腿,找到了卧房门口,还没有到之时,卧房的灯全部亮起了。裴诗语带着疑惑的脸转头看向迟浩月。看到他稳稳的站在窗户边,也不知道是何时起来的,一点声响都没有。

    “你怎么没有告诉我开关在那边啊。”有些埋怨,还有一丝可怜的成分,裴诗语幽怨的看着迟浩月的双眼问他。

    迟浩月却有些心疼裴诗语,她的疼痛从她有些忍受不住的声音之传递出来,他看着她说道:“快过来,让我看看,撞到哪里了。”

    “都是因为你不告诉我,现在膝盖好痛,好像都走不动路了。”裴诗语今天穿的是过膝的长裙。嘴说着很痛,却还是左脚高右脚底的走到了床畔坐下。

    迟浩月也绕过了大床来到裴诗语的身边,他蹲下i身子,半跪着在她跟前小心的将她的裙子向掀起,露出了她伤到的膝盖。

    鲜红的血已经顺着破皮的地方流到了小腿肚。

    “都留血了。是我的错。不该叫你去把灯打开的。”心疼的看着裴诗语受伤的膝盖,迟浩月的心里有些自责。把裴诗语的裙子放好之后,迟浩月才起身去拿了医药箱过来。

    “哎……”裴诗语还想说没事的,但是她一而再的受伤。迟浩月也是功不可没,所以她只能叹息一声,无话可说。

    温柔的帮裴诗语清洗了伤口,又了药,迟浩月才道:“一定很痛吧。小语,你为什么总是受伤?”这句话,迟浩月想问已经很久了,迟迟没有问出口。这次当着面,又是她受伤的时候,他问出来了。却是那么的惆怅。

    “你问这话,让我怎么回答你?受伤这种事情又不是我自愿的,还不是因为一不小心这样了。还有,也是因为你啊,不能完全怪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是想说我笨。”裴诗语有些懊恼。

    她这次受伤,是窝着火的。心里有太多的事情没有搞清楚,让她现在很情绪化。她本想等着迟浩月醒来。问他关于封擎苍的事情,现在却因为这些小事儿让她犹豫再三不知如何开口。

    “难道你不笨吗?那么不会照顾自己,才来几日,大小伤已经几起了。”迟浩月反问裴诗语,语气之有些责怪之意。却是满满的关心和心疼。

    裴诗语正想要反驳,却将他的关心的神色看进了眼里,想要反驳的话,怎么都没有说出口。

    “那你呢?你这次出去也是受了伤回来的。之前问你的时候,你咬紧牙关,是不愿意告诉我。现在你总应该告诉我,你是怎么受伤的了吧?三更半夜出去,丢了半条命回来。是为了在醒来的时候教训我的吗?”

    迟浩月现在确定了,裴诗语现在是一个吃了火药的小女人。

    她的心事藏不住,她的关心也是因为其他。不完全是因为关心他的伤势。心自嘲一笑,嘴角却没有任何扯动。

    “小语,有些事情不是我说了能解决的。我不说自有我的道理和考量。”

    “什么道理?你的考量又是什么?你说是我的未婚夫,为何总是瞒着我重要的事情?我想知道,我很想知道,我身发生的事情,你是不是已经有了头绪?”裴诗语没有直白的说出她已经发现了他想要藏住的秘密。

    她还是想要问迟浩月,在他没有还不知道她知道的情况下问,想要看着他的表情问。或许才能让他真心实意,毫无隐瞒的告诉她真相。

    只是这一次,她好像又要失望了。

    迟浩月闪烁的眼神逃离她的视野,她想要锁定他的心神,让他对自己坦白的。但是迟浩月不愿意,她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裴诗语的双手搭在迟浩月的身,本来是想要捏住他的双肩,这样做是想强调他,她有多么的在意的。奈何迟浩月的肩膀很厚实,并不是她一手能够捏得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