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8.第1728章 痛要说出来-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28.第1728章 痛要说出来

    “我知道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联系我的秘。这里你继续照看着吧,以后有机会我会再过来看看。”封擎苍听苗嫂说了一会儿站了起身,拿自己的外套。

    “少爷,您这是要走了吗?”封擎苍像是要离去的样子,苗嫂多嘴一问。

    “嗯。”

    看着封擎苍离去的背影,没待他走得多远,苗嫂又小跑跟了去。目送封擎苍的车离开之后,她才将大门缓缓关,好像从未有人来过,这扇门也不会为他人而开。自始至终都只有苗嫂一人居住。

    也只有她的心里才清楚的明白,这份工作,她很珍惜。算有些话没有说出口,她也会帮封擎苍看好这座宅子的家门的。

    封擎苍一路驱车往别墅的出口驶去,途经一栋历史悠久的古老别墅,也只是看了一眼而已。车子呼啸绝尘而去。

    一个多小时的小憩让封擎苍的精力得到了很大的补充,因为那里微风佛面,睡下的时候应该是全身心放松了警惕。所以这一个多小时足矣。

    一路疾驰直接回到了他和裴诗语一起居住的家。在这里他总觉得他还错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所以必须要回来查看一下。迟浩月的手段犀利,能把监视器都安到他的家了,还一点都没有漏出马脚。若不是他那次无意坐在裴诗语的梳妆台前发现了,怕是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发现家里已经被人监视。

    将家里剩下的**全部拆卸,封擎苍又重新检查了一下是否有人进入过这里。

    一切都检查完毕以后,封擎苍联系了一家换锁的,工作人员在半个小时内来到这里。封擎苍看着工作人员将门锁换新的以后,他才支付了换锁需要的费用让人离开。

    这么一换,封擎苍其实是犹豫的。他把锁换了,若是有一天裴诗语逃出了迟浩月,回来的时候用钥匙打不开门怎么办呢?那她会不会去到别的地方,她是一个没有任何记忆的人,除了他还能去找谁呢?若再次走失,又该去哪里找她?

    思索再三之后,封擎苍自嘲的笑了。裴诗语了迟浩月的车,显然是她自愿跟随的。怎么会是被迟浩月囚禁呢?

    现在唯有弄清楚,迟浩月到底想要做什么才是重之最。独坐家的时间并不久,封擎苍外出了。

    再说裴诗语在房发现的封擎苍的调查资料以后,一个下午她都处于一个混沌的状态之。

    期间她去迟浩月的房看了他几次,迟浩月均在昏睡。可能是失血过多的原因。他睡得还是挺沉的,连她去了那么多次,还轻声叫了他几次,他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此时已经是深夜,裴诗语坐在迟浩月的床头边看着他的睡颜。好像睡着的他也是那么的安静,和平时没有多大变化。除了醒着的时候是睁着眼,现在这个时候是闭着眼之外。

    裴诗语的内心很挣扎,她很想马叫醒迟浩月。想要问他个究竟,想要知道她所发现的是否属实。但是她又有一丝胆怯,她忽然之间有些害怕知道事实的真相到底为何。

    她还没有做好那个心理准备,她不知道真正知道真相之后,她又该怎么办?该如何去面对呢?

    在她还在游神深思的时候,迟浩月已经悠悠转醒。睁开困倦的双眸的时候,整个卧室都是漆黑一片。多年的训练却让他的视觉在晚白天更加犀利。精神不济的情况下,他也能精准的抓住裴诗语的手腕。

    熟悉的手感,本是用力至极,一抓痛处的。感觉到她的触感之后,迟浩月又将力道放松到最佳的状态。

    “啊!好痛!咝……”

    这一握成功的惊扰了裴诗语,让她在黑暗拉回自己的神绪。再看四周的时候,裴诗语才发现天已经全部被夜幕笼罩。而她独坐这一角静静的想,一想是几个小时,天黑了都不知道。

    “你怎么在这里,连灯也不开?”听到裴诗语叫疼,迟浩月却没有第一时间关心她的伤势,而是先问起她在此原为何故。

    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想在身边响起,没有了平时的那种温润。可以听得出男人许是睡久了刚刚醒来还有些不适,或许是有些口渴。

    “不在这里该是在哪里?在这里当然是因为担心你啊!你倒是好,一醒来弄疼我了。”刚才那么一抓的力度很大,裴诗语夜里的视力可没有迟浩月的好。她看不清楚迟浩月的脸,只依稀可以看得见他脸部的大概轮廓。

    知道他的头在哪里,也直勾勾的看进的他的眼里。裴诗语怕是不知道她这么和迟浩月的眼神对视在一起了,迟浩月却能精准的看清楚裴诗语眼的痛楚。

    “抱歉,小语,弄疼你了吧。刚才以为是有危险,所以力道重了一些。你快去将灯打开,我帮你看看是不是淤青了。”看到她眼的痛感的时候,迟浩月才意识到他刚才的力度对于一个柔弱的女人而言,实在是太重了一些。

    他的力量,算不是一个普通女人,换做是一个男人,也是难以承受得了的。裴诗语却也只是叫了一声疼,眼里流露出一些痛楚。

    “不用了。还好。不是很疼。”嘴是这样说的没错。裴诗语的另外一只手却轻轻拨开了迟浩月握着的自己的手腕的手。将他的手拿下,她才自己揉了揉被迟浩月握得生疼的地方。

    若不是刚才还在游神的状态,裴诗语都有一种错觉。她恍惚间好像听到了一声骨头的脆响,不会是自己的手腕被迟浩月硬生生的给弄断了吧?忍着痛转了几圈手腕,发现只是疼,没有断还能动。裴诗语心里暗道一声,还好,还好没有断。不然她脚伤才好,又添新伤很尴尬了。

    “对不起,我知道我自己的力度有多么重。如果是疼的话要说出来,在我的面前是没有必要强忍着的,我也不会笑话你。”再一次说了对不起这三个字。足以证明了迟浩月心里有多么的内疚。迟浩月的手又握了裴诗语的,将她娇嫩的手掌心握在手的感觉,有一种莫名的踏实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