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7.第1727章 当成自己的家-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27.第1727章 当成自己的家

    封擎苍也不确定自己每个月按时给妇人发薪水,而她有没有按时过来打扫。到的时候,这里的卫生还算干净。

    别墅很大,。封擎苍到了才看到大门紧闭着,才发现自己,连钥匙都没有。真是可笑,他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出来乱逛呢?正想掉头离开的时候,别墅的大门却被一个妇人推开了。

    挑了挑眉,好像是天意要留他在这里。封擎苍看向那个妇人,对她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但是他对别人没有印象,不代表别人会忘记了他。

    妇人开了门以后想要关的,但是看到一辆豪车停在门口想走又停下了之后,她主动走到封擎苍的车窗看了一眼,看了这么一眼以后,她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久久都合不。

    封擎苍被这么看着有点郁闷,好像是他的脸有苍蝇一样,让这个妇人那么惊讶吗?忍不住抬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

    才算是回过神来,对着封擎苍咧开了大大的笑容,想要帮封擎苍开车门却发现开不了,高兴的看着封擎苍大声说:“少爷,您回来了。那么多年,你还是第二次过来。要不是你一直给我发工资,我都不知道这房子你还要不要呢,呵呵。”

    一脸黑线的封擎苍也扯开了一个尴尬的笑容。

    “我也还以为这里没有人了。”

    “怎么会呢?少爷慷慨,开给我那么多工资,我一定会帮少爷守好家业的。算少爷不回来,我也会做好分内的工作的。这么多年了,这里都是我一个人,不过别墅里面的每一个角落我都打扫得干干净净的,盼着有一天少爷回来的时候能住得舒适呢!”

    妇人是第二次见到封擎苍,她也感觉不到封擎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只能看得出他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年轻人。看起来也没有那么的难相处。现在还没有相处过,妇人却是个话多的。在封擎苍的眼,是有一点啰嗦。

    “把门打开吧,我将车开进去。”妇人应声之后马转身去给封擎苍打开了别墅的大门。

    别墅很大,如一个英国贵族的庄园一般。封擎苍能一路开车到停车库,车库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还分室内和室外的。

    下了车以后,封擎苍也没有直接进别墅里面,因为他不是来这里生活的,也没有来过这个地方。别墅里面是什么样的,他也不在乎。

    来这里只是因为忽然想到了有这么一处僻静的地方可以让他暂作修养片刻。所以他来了。在别墅内随意的逛了逛,最后在一颗茂密的老松树坐下。

    却没想,树居然还有不少的松鼠正在觅食。封擎苍又扭头看向四周,才发现这里原来是成片的松林。只是这一棵老松最高最大浑身都透露出浓郁的生命力。

    叽叽喳喳的松鼠在树看到陌生人也不敢下来,在树窜来窜去的。封擎苍听着这些声音,觉得有些放松。紧绷了许久的精神压力也悄然释放出来了一些。靠着老松坐下,封擎苍闭了眼。

    这一眼闭以后,很快他闻着松树独有的清香睡了过去。等他醒来的时候,却被在远处给松鼠喂食的妇人吸引了目光。他也没有动,依然保持着睡之前的姿势半睁着眼看着妇人。

    他不明白,这个妇人做的这件事到底有什么意义。难道这些松鼠都是她养的?

    妇人小声说着什么,他也听不得清楚。应该是和松树说的,不然是她自言自语。在这个无人的地方,除了自娱自乐也没有什么事可以干了吧。

    这一刻封擎苍在大脑里开始搜索关于这个妇人的信息。在两分钟之后,他想了起来关于她的所有信息。

    这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她的丈夫在五年前出了车祸死了,对方是肇事逃逸。那个时候她应该是三十八岁左右,过了五年,现在应该是四十出头。

    陷入沉思的封擎苍看着妇人的眼神逐渐收拢,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当妇人已经走到他的身边叫他的时候,他还没有回过神来,看着她好像又没有看她,似透过她看向别处。

    “少爷,你一定渴了吧。先喝一点水吧。刚才去给你拿水来,你已经睡着了。看你睡得正熟,也没有打扰你。”

    看到封擎苍的额头已经冒了细汗。虽然是在树荫之下,现在也正是太阳最烈的时候。在树下睡着了也难免会出一些汗。流失水分过后,是需要补充一些的。

    妇人看得出封擎苍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一次了。他满脸的疲惫在她的面前没有一点修饰。而且他在睡着的时候,也没有得到放松。紧抿着的唇瓣,还有紧皱的眉头,都在告诉能看得见的人,他是有多么的紧张。

    “嗯。我睡了多久了。”接过妇人递过来的凉白开,封擎苍自己手有腕表,却没有看。顺便问了一声。

    “也没有多久,也是两个小时。”妇人原来一直都记着时间的。

    “你是苗嫂吧。自从你丈夫去世之后,你来这里有五年了。”封擎苍将一杯水都饮尽。

    “你?少爷还记得我……”妇人有些惊喜,她怎么也没有想过,封擎苍会还记得她这么一号人。毕竟过去了那么多年了,她只记得这位少爷的脸,他的名,她都不知道。

    “这么多年,你每天都在这里,没有离开过吗?我看你把这里整理的很好。像一直有人居住。”封擎苍不知道为什么会和这个妇人闲聊起来。

    他不是这样的人,但是现在他很想说话。不知为何,没有理由可以解释得了的。

    “少爷。我一直都在这里。不怕你笑话,实话和你说了吧。自从来了这里以后都没有离开过,因为除了这里我也无处可去。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