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5章 大眼瞪小眼-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25章 大眼瞪小眼

    “好。”都听你的安排,只要你能好好的回到我身边,一切都好。

    一道晨光照耀在两个紧紧相拥的的年轻人身上。最后一个满满的,暖暖的拥抱。唐夜不舍的放开石晓晓的娇躯。

    垂眸看了一眼她还是平坦的小腹,没有一点点凸起。如果不是石晓晓亲口说的,他真的不敢想象,这个女人的肚子里,此时正在孕育着他们爱的结晶。最多还有八个多月,就会有一个小家伙从她的肚子里蹦出来。然后叫他一声爸爸。想想都觉得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黑子,接下来的就麻烦你了。务必要确保晓晓的安全。”

    兄弟之间一个看似简单的击掌和交付其实都是不简单的。里面是信任,唯有足够的信任才能将自己视如珍宝的人交到信任的人手上。

    “会的。”

    唐佩来的时候,石晓晓已经被送走了。说是出去走走散散心,其实这里发生了什么,唐佩也大概能够预料到。

    在看到石晓晓跟着黑子上了来时的那辆车离开的时候,她们相对一笑,是安心,是理解,也是最后的眼神交流。

    “我们也准备一下。我已经找好了新的落脚点,之前的那些地方,在伤还没有好一些之前,都不能去了。真可笑,姐弟两人都被人暗算了。现在这样像什么话?”唐佩说完了这一句,只是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就全部收拾好了。

    “你还有什么需要拿的?没有的话就走吧。”

    “还有两台笔记本,让小四和我一起过去拿就好。你先到车上等我吧,我随后就到。”因为受伤,他的手也不方便提得太重的东西。两台笔记本当然可以拿,其实还有别的。

    “好。”

    出院手续已经有人去办理。唐佩在车上的时候又给封擎苍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下他们的决定。

    封擎苍有些意外,但也没有出言多说什么。唐氏姐弟一直都是他最值得信赖的姐弟,他们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也情同手足。

    也只是交代了一声,当唐佩他们的情况好一些了以后,记得通知他就好。

    再说到封擎苍这边,他从医院离开了之后其实并没有直接去公司。而是去了跟踪到的迟浩月所出现的最后一个地点。

    到了这里之后,他就一直在观察四周的情况。才知道迟浩月,在来之前其实已经做过了周密的逃跑计划。他就从来没有想过在与他们交手之后,他会万无一失的抽身。所以就连撤退的路线,他也事先就规划好了。

    从他抓到他的手下开始,再到他们交锋。加起来的时间,也就是三个小时不到。迟浩月能那么快收到消息肯定是在他的势力里有内鬼不用说了。

    还有就是他的脑子,实在是太好用了。这些计划肯定不是别人帮他想出来的,而是他自己想的。最多用了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去做逃跑路线的制定,这才是让封擎苍觉得可怕的地方。

    本以为这一次能引得迟浩月出洞,在百密一疏的情况下,他又逃脱了。这一次他会不会再躲得更深一些,让他们找寻裴诗语的进度更加困难一些。

    这些都无从得知。

    他才从医院离开没有多久,就接到了黑子的电话说要去唐夜家中救石晓晓。

    虽然是报了平安了。这件事也给封擎苍在无形中增加了一定的压力。对方事事俱到,心思诡秘莫测。在他们还没有想到会发生什么的情况之下,会重重一击,没给他们一点喘息的机会。

    昨晚迟浩月逃脱,封擎苍打了他一枪,很多人都以为是他们险胜了这一次。却因为石晓晓的事情,让人心惶惶,更加压抑。

    交代了黑子一定要保护好石晓晓的安危,还有多派几个人保护唐夜姐弟两人。封擎苍也先去了公司。

    到了公司还有一群老不死的家伙等着他。

    裴诗语是公司的首席设计师,那些老家伙也不知道从哪里听了什么谣言,一大早的就都来公司和他们发难了。

    秘书来通知过,老家伙们都在会议室等着他过去交流此事。实则还是想要给他施压。

    封擎苍到的时候,那些人还在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大的会议室能坐下上百人,而此次来的人就有二十余人。

    坐在首位,封擎苍也不急着说话,那些人已经自觉的闭上了嘴。不再小声的议论。

    “好了,大家的时间都宝贵,这次会议又是因为什么事情就直说吧。”封擎苍靠在椅子上,眼帘半睁,谁都没有看。

    手上把玩着签字笔,那只黑色低调的签字笔在封擎苍的手中灵活的旋转着。话落了数十秒,也没有人开口。

    封擎苍嘴唇微掀,看似平静,但是他的声音却能准确的传递到在坐的这些股东耳朵里。

    “把我叫来了,不是要和你们干坐着,大眼瞪小眼的。我前些天已经说得很明白了。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要开的会议就别浪费大家宝贵的时间了。要是没有什么,我就先走,还要再提醒各位,我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空闲。”

    似笑非笑着,嘴角噙着却让人无法直视的弧度。就像是一个日理万机的王者,看着他们这些没事可干的闲人,对他们是如此的不屑一顾。

    “封总,您说的这叫什么话?要是没有事的话,我们也不会召开这次会议啊。”一个年纪大概是在五十左右的男人怒看了封擎苍一眼道。

    “哦?那我问你们何事的时候为什么不直说?干坐着浪费时间,就是你们天天挂在嘴边的?是你们提倡的?”

    封擎苍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说话的这人,说话的语气也是咄咄逼人的。反问的语气也是目中无人,没把说话的股东看在眼里。

    “好,既然大家都不肯开头。那我就说了,我接到消息,我们公司聘请的首席设计师裴诗语已经很久没有在公司出现了。而且她之前负责的工作,现在也无人接手。合作方的负责人也找过了很多次,并且与你反馈过了此事。都被你用拙劣的借口推脱了。现在我们知道了,裴诗语设计师不负责任的行为也已经对我们公司的信誉已经造成了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