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3.第1723章 惊弓之鸟-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23.第1723章 惊弓之鸟

    “阿夜。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样吗?”

    “像什么?懦夫吗?还是更差劲的。”

    “不,不是。是一只惊弓之鸟。你忘了你是谁了吗?你忘了我们是谁了吗?唐氏的实力不弱,何曾怕过谁人?这不过是一个指甲盖大一点的毒蚂蚁,用他一点头脑咬了我们一口,你害怕成这样了吗?到底是不是忘了你是谁了?!”

    唐佩狠狠的看着唐夜,想让唐夜急速清醒过来。不要被敌人下破了胆儿。

    家庭,婚姻,孩子,不是一切。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是否畏惧了。他们这样的人本不该被情绪波动所控制住自己的理智,不该被情感蒙蔽自己的双眼。

    该做什么放手大胆的去做,后果什么的,算是最开始已经计算清楚了,也远没有变化来的快!如果有一天出现了一丝惧怕的时候,他们也真的完了。

    他们这样的人,需要的是无所畏惧的精神和坚持。

    “确实。你说得很对。我现在像是一只惊弓之鸟,因为小雨滴,因为晓晓,我被吓到了。我不想看到我所在乎的人受到一点点伤害!谁伤我爱之人,我必十倍奉还!我曾经也会这样想。只是短短数日,我却慌了。”

    “荒唐!这样的话,怎么能轻易的说出口?你要是慌了,谁来保护晓晓?谁去救小语?”唐佩现在想一巴掌打醒这个弟弟。

    感情迷人心智,他以为她看不出自己这个傻弟弟对裴诗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吗?说是石晓晓的问题吓到了他,还不如说是裴诗语的失踪给了他巨大的打击!

    说白了是因为裴诗语现在迟浩月的手,他太担心裴诗语是不是死了。因为害怕,他才变得那么的婆婆妈妈i的,还用其他来当借口!

    “如果你不想救小语了,那你尽管这样颓废下去吧!真是枉费我教育你那么多年,这一点情势都分不清楚。对方去对付晓晓,说白了不是想要分散我们的注意力吗?你最近在查的信息,不是已经有了一些头绪?我看是对方害怕被摸清楚,所以才想弄些意外来绊住我们的手脚,让我们暂停手里的事情,去管其他的”

    “你自己在这里好好想想吧。我出去走走。”唐佩出去之后没有再看唐夜,她这个弟弟,有时候很好,很聪明。现在……

    黑子在密室看到石晓晓的时候,阴影她整个人蜷缩在一个角落之。用手机电筒照亮昏暗的密室的时候,才真正的看到了石晓晓的脸。没有了往时的英气飒爽。现在的她看起来有些胆小。手也紧紧的护住小腹的位置。

    应该是忍受了很大的惧怕吧,也不知道她躲在这里面有多久了。身边她还拿着一根木棍。

    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石晓晓的肚子,黑子知道她在担忧什么。也不知道石晓晓有没有看清楚他们,黑子叫了两声,石晓晓都没有回应他。

    “晓晓,我是黑子。唐少叫我过来的。我们出去吧。安全了。”黑子轻声道,害怕再吓到了石晓晓。

    这个密室很小,也只能容得了五六个人的身,像他们这样的壮汉,也不能全部进来。要爬出去还是有些困难。

    说密室,其实真的是一个地窖。

    “阿夜,阿夜他还好吗?他那里有没有事?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拿着枪来家里?”

    石晓晓听到黑子提起唐夜,她才将手里的棍棒扔掉。忙站起身到黑子的身边,紧紧的抓住黑子的衣袖瞪着透露着关心害怕的大眼睛问道。

    “唐少没事,是担心你出现意外,让我过来家里看看。我现在把你带到他的身边,你跟着我一起过去吧。”黑子有些心疼石晓晓。

    她是什么样的,认识的人,大家心里都有个数儿。

    “好,我们现在过去。我想阿夜了,我们快点过去吧。”石晓晓听到黑子说唐夜平安无事的时候,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了下来。

    她在这个地窖里呆了多久,她不知道。没有手机,没有手表,只有黑暗陪着她。

    昨晚发生了什么,她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忘记。鲜红色的惨叫声,救命声,现在还历历在目如雷贯耳。

    她必须要马见到唐夜。亲眼看到他,确认他没事,她才能平静下来。太着急了,导致她在爬楼梯的时候脚滑了一下,还好是黑子拉着她的手,才没让她摔倒。

    “小心一点,不要心急。这里太黑了。你们在下面照着一会儿,让晓晓先去。”地窖的入口很窄,进出都只能一个人。所以黑子也是格外的小心。

    “谢谢。”感激的看了一眼黑子,石晓晓紧跟在黑子的身后继续前行。短短的几步阶梯,走得却是如此艰难。

    可能是因为心的变化吧。石晓晓从来没有觉得她的心事那么沉重过。

    “我们现在去医院,困了先靠着睡一会儿。醒了能看到唐少了。”粗糙男人的车,也都是出去办公的时候用的,也没有什么垫子啊,靠椅什么的能让石晓晓坐着更舒服。

    “我没事,你快点开车吧。”石晓晓说完了以后睁着眼看着前方,看着窗外,一道道熟悉的建筑物从窗外向后倒的时候,她才觉得自己离唐夜又近了一点。

    一整晚,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她现在不愿意提起,还好黑子也没有多问。

    半个小时以后,车子在医院的大门停好,黑子和两个人护送着石晓晓进了唐夜的病房,却没有在唐夜的病房看到他人。石晓晓又心急了,害怕唐夜人不见了是不是出事儿了。有一句话叫担心则乱、

    唐佩的病房在不远处。若不是黑子提醒她,她又会没了心神了。

    看到石晓晓的时候,唐夜坐在窗台,看着病房门口。一阵急促的脚步在病房外面响起的时候,他已经猜到了是黑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