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2.第1722章 平安无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22.第1722章 平安无事

    资料不足,也没有真相大白。却足以颠覆了封擎苍在裴诗语心的定义。从一个坏却对她有些好的人,变成了一个刻意接近她,想要利用她的坏人。

    裴诗语坚定了一个想法,是她必须要等迟浩月清醒了以后问清楚。封擎苍到底是谁,到底是不是封擎苍害得她失忆的!还有她的身世,她都需要搞明白,不然这样恍恍惚惚的,根本不会懂得,她到底是谁,她身又藏着什么秘密。

    打定了这个主意,裴诗语将这些资料全部放好后走出房。但是三分钟之后,她又折回来将这些资料全部都拿走,放回自己的卧室里。

    再说黑子带了七八个兄弟一起去了唐夜的家,到的时候才知晓是来晚了一步。家里的佣人和保镖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找遍了整个家的角角落落,都没有发现一个人影。但是空气弥漫的淡淡的血腥味,还有地的残留的不多血迹都在昭告大家,在不久之前。这座宅子里,很可能曾发生过一场大战。

    “黑子大哥,四处都找过了。没有发现活人,死人也没见!”又是一人过来和黑子报告,黑子只能气着捶一阵墙了。一拳下去,坚硬的大理石墙壁却没有被捶穿,反而是黑子的拳头破了皮见了血。

    旁边的人担心的惊呼道:“黑子大哥!您的手!”

    “再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唐家这么多人,这么短的时间内。你看看着地板面的鲜血,是有被冲洗清洁过的,敌手怎么会做得那么干净?既然要杀人,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做这种事情?不信他们一点纰漏都没有?可能是人还没有走远,你们找的时候都小心一点,两人为一队!”

    黑子不放心弟兄们的安危,也放心不下这个宅子里的活人。

    他始终有一些预感,觉得这些血可能是有意误导他们的。

    “你跟我一起吧。他和他一组。”黑子的话对手底下的人很管用,很快这些人跑得没了踪影。

    黑子心烦意燥的,他现在很担心,他在接到唐佩的电话的时候第一时间赶过来了。

    也深知唐夜有多么在乎家人。石晓晓又已经怀孕在身,谁都放心不下。现在这会儿再处理这茬子事儿,要是把实况告诉了唐夜和唐佩的话,对于他们而言简直是晴天霹雳。他需要再三考虑一下,该怎么组织语言。

    等想好了,真的全部都找仔细了还不见人的话,他才能给唐佩打个电话报备这边的情况。

    密室?

    在接到唐佩的电话的时候,黑子也是疲惫加心急,没有太记住。现在冷静下来想事情的时候,他才想起了唐佩提起的关键词。

    “喂,你说的密室是在哪里??”

    “是黑子的电话吗?是不是找到晓晓了,你问他晓晓怎么样了?他们母子还好吗?”唐佩才一接通电话,唐夜在一旁急匆匆地插嘴。

    “在别墅后面的玻璃花房,花房的里面还有一个地窖。”紧紧握着手机,唐佩的心也如自己的手一样收得紧紧的。

    最终还是如她所想的那样,家里出现了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吗?

    “姐!你倒是说啊,晓晓他们到底怎么样了?!为什么不问他?”唐夜已经泪眼朦胧,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现在的他强忍着是不愿意相信石晓晓出现了意外,他还是愿意往好处去想。

    “阿夜,咱不急。会有好消息的。”唐佩眼神有些空洞,重复说着这一句话。

    唐夜才若如崩塌一样,他担忧的眼神如死灰一样带着仇恨,又苦笑,大笑。有些麻木的站起身,在房间内不断的来回踱步。他还在试图安抚自己,试图让自己变冷静下来。

    这谈何容易?妻儿被害,生死未卜,他还能怎么去劝说自己应该保持冷静?“什么好消息啊?你会这样说!踏马的能有什么好消息啊?!唔。”头被埋进腿间,唐夜不愿意表现出他脆弱不堪一击的一面。已经哽咽。

    唐佩没有理会已经有些发狂的唐夜,她知道自己管不了他。现在彼此之间最好的相处方式是保持沉默,谁都不要再多说什么。

    大约过了五分钟,唐佩心里估算的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她才颤抖着手按下了黑子的电话。“怎么样?找到了吗?”

    “找到了,在密室里。晓晓很好,平安无事。是受了一点惊吓。”黑子给唐佩报了平安。

    “那好,你把人带到医院来吧。我们在这里等你们。”挂断了电话,唐佩还有一些惊魂未定。

    这个电话,太沉重了。是可以确定石晓晓生死的最后一个电话。谁也不知道她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才去打这个电话的。

    混了那么多年,从来没有出现这样的担忧。不管是遇到再大的风浪,谁又曾害怕过自己的生死呢?没有。

    但是不害怕自己生死,却不代表着不在乎身边在乎的亲人朋友们的性命。有些东西起自己更加重要得多。如石晓晓在他们心目的分量太重了,所以是一个电话,承受的压力都压得她差点缓不过气来。

    “阿夜,没事了,晓晓没事了……”

    “知道了。”淡淡的回应一声,没有听得出唐夜有多欢喜和其他的情绪,像前一秒还在忍着哽咽的不是他。

    “先去准备一下吧。国内是不能呆了。带晓晓先出去躲躲。”

    “姐,他的势力好像我们想象的更大。而且他的脑子我们想象的更加聪明一些,算现在送走晓晓,还能来得及吗?他知道晓晓没事,会放过我们吗?”

    聪明如迟浩月,他已经知道了石晓晓是他们一家人的软肋,他宁愿放过他和唐佩,也不愿意放过石晓晓,是为了要掐断他们的肋骨。让他们疼痛不能叫。像一只躲在暗处的猫,将他们当成了老鼠一样逗弄吗?这样很有意思吗?对于迟浩月而言,应该是很有意思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