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这次选择他,下次必须是我-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4章 这次选择他,下次必须是我

    裴施语怔住了,瞪大眼望向她,向晓月朝着她调皮的眨巴眼。

    “我在微博关注你,还给你私信结果你都没回。”

    向晓月说起这个,不满的撅起嘴。

    “我很少用微博。,一会我上去关注你。”裴施语不好意思道。

    她突然走红,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唯怕一个不小心把余问渊的名声都给带坏。

    “看出来了,所以我一直到你将成为我的同事,不知道多高兴。以后直接面对面跟你催稿!”向晓月乐道。

    裴施语哭笑不得:“我尽量帮你们传达。”

    “不能尽量,得竭尽全力!”向晓月猛的拍了一下她的肩膀,那眼神跟革命战士一样。

    “好。”裴施语倒吸了一口气,猛的点头。

    向晓月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是我的名片,我主要负责的是对外工作,平时不经常在公司,你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谢就不用说了,记得催稿!”

    裴施语笑着点头,她完全没有想到来到新的岗位,还会被余问渊的光环所照顾。

    一直到下班,也没有任务派给她,一整天都非常的清闲。

    对于浑水摸鱼的人来说,这样的工作非常的幸福,对于想要锻炼自己的人来说,就不太妙了。

    只有进入轴心,才不容易被淘汰。

    不过裴施语并不着急,今天才是第一天,凡事都有一个过程,而且她还有很多资料要看。

    一下班,余问渊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今天上班感觉怎么样?”

    “整体还不错,气氛没有翻译组那么轻松。”裴施语坦承道。

    “翻译组都是技能类,你只需展现自己的才能,就会得到尊重。秘书处却不同,你做得好反而容易成为出头鸟。”

    “余大哥,你是让我藏拙吗?”裴施语笑道,这可不像是余问渊的作风。

    “注意分寸,平时好好完成任务,关键时刻绝不要放过表现的机会。”

    “明白!”裴施语非常信服他的话。“对了,我的同事还有你的狂热粉丝呢。”

    裴施语将向晓月的事告知,余问渊笑了起来。

    “我不在你的身边,我的粉丝也会帮我照顾你的。”

    裴施语突然有些明白,他为什么那天会这样介绍她,她身上多了一层身份,也就多了一层保护罩。

    “谢谢你,余大哥。”

    “你知道我不只要感激。”余问渊低声道。

    裴施语微顿,有些不知所措。

    余问渊给她的感觉,完全无法让她往那个方向想。

    气氛微微僵了僵,余问渊轻笑一声:“今天是新岗位上任的第一天,一起出去庆祝?”

    正在这时,有个电话插了进来。

    “余大哥,我有个电话进来,一会再给你回复。”

    “嗯。”

    裴施语挂了电话,接起另一个。

    “封总。”

    “还在办公室?”男人低沉的声音从话筒那头传来,听得人耳朵痒痒的。

    “是的,有什么事吗?”

    “十分钟后,在老地方等我。”说完,男人就挂了电话。

    两个人之前约好,她在秘书处期间,尽量不要让人知道他们两个人相熟。

    这是裴施语提出来的,她更希望以新人、没有靠山的姿态在秘书处锻炼,否则就没有了意义。

    裴施语无奈,只能给余问渊打电话,说自己晚上还有事不能赴约。

    “刚才是他吗?”余问渊突然道。

    裴施语愣了愣,喃喃开口:“余大哥……”

    “没关系,不要为难。我们还有机会,下次我们再约,到时候必须要选我。”余问渊轻轻笑道。

    声音温和,让人如沐春风。

    偏偏是这样,裴施语更觉得愧疚,总觉得让他失望了。

    挂了电话,来到曾经的‘老地方’,整个人还有点恍惚。

    熟悉的黑色车子驶到她跟前,她才缓过神来。

    “怎么失魂落魄的,下午有人欺负你?”封擎苍看到她第一眼,就觉得她的情绪不对。

    “没,只是在发呆而已。”裴施语摇头道。

    封擎苍静静的看着她,幽黑的眼眸好像能洞察一切,裴施语别扭的转过头。

    “跟我在一起,不准想着别人。”封擎苍手指捏住她的下巴,把她的头转了过来,与他对视。

    “听清楚了?”语气极其霸道,眼神锐利。

    “听,听清楚了。”裴施语愣愣的点了点头,被这样的封擎苍震慑住,心跳也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

    男人的拇指轻轻抹过她的欲滴红唇,眼眸暗了暗,松开了手。

    裴施语缩在车子角落,用手摸着自己的唇。

    这个男人刚才想要干什么?!他到底什么意思!

    她的脸完全烧了起来,心脏跳得很快,好像要跳出胸膛。车子显得非常逼仄,空气好像极具减少,让她难以呼吸。

    “下车,到了。”封擎苍浑厚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这才回过神来。

    她急忙下车,一阵风吹过,让她顿时清醒不少。

    这里也是一家私房菜馆,规模比之前那家小了不少,是个古色古香的四合院,整个私房菜馆只有一张餐桌。

    “这里一天只接一个单子,菜也由厨师随机做的,不接受点餐,据说味道不错。”封擎苍介绍道。

    “好任性。”裴施语诧异,她还没听过这么牛的菜馆。这一顿饭得多贵,才能如此随心所欲。

    “这里饭菜也很贵吧。”裴施语望了望四周,看着没人低声问道。

    封擎苍看了她一眼:“我现在能请得起你,不用你再为钱惆怅。”

    “你都吃不起,这家店就该关门了。”裴施语注意力都在前半句,完全没意识到后半句话的深意。

    封擎苍的眼眸暗了暗。

    这时,外面传来吵杂声,有人在争执。

    “很抱歉,今天的名额已经满了了。如果您还对本店有兴趣,请下次提前预定吧。”店里除了老板厨师,唯一的工作人员道。

    “现在才几点,打什么烊!我们汪少好不容易来a市一趟,知道你们这家店还成,才会过来光顾。别给我跟忽悠外头人似的糊弄我们,我们汪少有的是钱!”

    “很抱歉,这是我们店里的规矩,每天只接一单生意。”

    “嘿,给脸不要脸!信不信我把你们这店都给砸了!”

    “很抱歉……唉唷……”店员惨叫一声,伴随着‘噼里啪啦’东西被砸碎的声音。

    “哼,老三,跟这种人说话是没用的,只有拳头才能让他们老实。汪少,这边请。”

    “不行,你们不能进去!里面有客人。”服务生想要阻拦却又被狠狠踢了一脚。

    门被一脚踢开,一个冰冷的声音从里面冲出来。

    “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