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0章 烧坏脑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20章 烧坏脑了

    “最好是出生的时候就遇到不是更好?你还正巧就是我的隔壁邻居,青梅竹马符合你对美好的幻想吗?”

    “嗯,如果可以这样当然再好不过。”迟浩月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么轻微的动作就让他觉得有些头重且昏沉得很。

    “受一次伤你倒是学会异想天开了??不会是好好的脑子给烧坏了吧?”忍不住嗜笑。裴诗语有时候真是搞不明白这个人,不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正经人,偶尔开玩笑也不会看情况。

    “你帮我摸摸看,是不是烧坏脑子了。感觉有些头热,身子又有些冷。恐怕是真的病得不轻了。”迟浩月微眯着眼帘看着裴诗语,目光中的一丝狡黠很快就被藏匿无踪。

    有些怀疑的看向迟浩月,他的不正经,刚刚她已经见识了,裴诗语也不知道他话里有几分真假,但也还是担心他会出现什么新的情况。

    她看着迟浩月试探性的问道:“不会吧?是不是伤口感染了?怎么会那么快?才包扎好的伤口,应该不会那么快就受到感染的啊!?你别吓我。”

    “现在感觉全身无力,一点力气都没有。就是头热热的还有些炸疼,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病了。你要是不信的话,就别管我。让我自己休息一下,晚点应该会自己好的吧。”迟浩月像是疲惫极了,躺在沙发上想要抬起自己的手去摸一下自己的额头。

    裴诗语被他这一个动作吓坏了。忙道:“你的手还受着伤呢!怎么能乱动呢?真是服了你了,你就是吃定了我不会不管你的!”

    “嗯”勾着唇的迟浩月,唇色虽然全失,脸色也很苍白。但此时的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他浑身都散发出了一种苍白无力的美感。

    可能用美这个词来形容一个大男人有些不够恰当,却是裴诗语所见所想的。她有些移不开眼,看着如此虚弱的迟浩月,她有一种心疼,不管他叫她做什么,她都不忍心在这个时刻拒绝如此需要帮助和陪伴的他。

    “过来。”低沉沙哑的两个字,带着别有一番风情的召唤。裴诗语木然的挨近迟浩月,情不自禁的手已经抚上他的眉眼。

    眉眼想象之中的炙热,就知道她是被这个人骗了。但是他的目光带着一丝渴望,裴诗语不知道怎么理解他眼中想要表达的意思。索性也不深想。

    “我就知道你是骗我的。身体好端端的呢。怎么会那么容易生病?好好休养吧。我先走了。”

    “小语,别走。”

    该死的!裴诗语心中暗骂一句。

    她真的是有些受不了迟浩月了。他到底知道不知道现在的他到底有多么的魅惑?他全身都散发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吸引力,让她忍不住想要靠近他身。

    有一点自制力想要抽身的时候,他总用这种语气叫她。让她不忍拒绝!现在她该如何是好?迟浩月一个伤员又到底想要做什么?

    “那个,我刚才让厨房的大叔准备了补汤,你现在要是不困的话。我就先给你端一碗上来吧。我想应该也差不多好了呢。”

    说完之后不再思前顾后的,裴诗语猛然站起身。却被某人的手拉住了。

    “咝”

    “哎呀,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啊?我都起来了,还拉我做什么?你还好吧?”裴诗语才站起来又被迟浩月拉着坐在他的身上,这么一坐屁股就直接将他的肚子当成了肉垫椅子。

    “小语,你看我现在的情况像是好的样子么?”迟浩月抓着裴诗语的手并没有因为拉伤而就此放开。

    这一点疼痛他还是能忍受的。还是看了一眼缠得好好的绷带上。伤口缝合又放了止血药之后,基本已经不出什么血了。

    现在这么一拉,血液又往外浸透。很快缠着手的纱布逐渐红透。

    “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好不容易才忍痛自己缝合了伤口,现在又裂开了。现在怎么办?好无力,什么都帮不上你!我看你是真的烧坏脑了,才做那么蠢的事情!”有些急,有些气愤。裴诗语不想抱怨,但是她现在没有办法忍住这个情绪。只能让它们释放出来。

    看到裴诗语紧皱着的眉头久久没有舒展开,迟浩月的另外一只空闲的手在裴诗语白皙粉嫩的脸蛋上轻轻捏了一下,手感还不错,看到她的表情有些不耐,迟浩月也不再逗弄她。手放下之后又不安分的圈住了裴诗语的柔软的腰肢上。

    裴诗语担心迟浩月,倒是没有太过在意他的动作。

    迟浩月很轻松的对她笑着道:“没事,伤口不会裂开的,缝合得很细致。不过要麻烦小语帮我再洒点止血药重新包扎过了。”

    就算是迟浩月不说,裴诗语也会这样做。她心里还很明白,这是迟浩月在安慰自己,就是害怕她会自责,所以才会强忍着痛楚不想让她担心的。

    “那你还不放开我?”不敢用力挣脱迟浩月的手臂,怕再碰到他的伤口。再碰到一次,他刚刚缝合好不久的伤口想不裂开都难吧?

    “还不想。”

    “你这样我怎么去帮你拿药拿绷带帮你包扎啊??”裴诗语真是有些气恼了!迟浩月这个人真是不知道轻重,自己的身体难道还想要她这个外人来为他担心受怕吗?

    是不是看到她为他担心,他会觉得很开心?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裴诗语是可以确定迟浩月心理变态的!

    “再抱一下吧,感觉好冷。”迟浩月现在是真的有些冷。会产生这样的情况,应该是因为失血过多的情况,让他的身体有些虚。寒气也趁虚而入了。

    “”

    迟浩月都这样说了,裴诗语还能说些什么。他就是故意的,故意为难于她,知道她不会对他怎么样。就是在欺负她的。

    “你要是觉得冷的话,就去床上睡吧。你把手伸在外边,我可以帮你包扎也不弄床的。”裴诗语看到了迟浩月一脸的惨白,她也不敢再和他对着干了,刻意压低了声音,温柔的溪水流淌在山涧的声音流入迟浩月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