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9章 想更早一点遇到你-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19章 想更早一点遇到你

    这是裴诗语第二次看到迟浩月的果体,上一次是在浴室里,他只着了一条浴巾围着重要的部位。由于羞涩,她根本就不敢直视他的身躯。也因为他的身材过于完美,让她看脸红心跳的。

    后来曾想过那一晚的尴尬境遇,也没有发现他的身上竟然会有那么多的伤痕。不管是前胸还是后背,手臂,大大小小的伤痕,就像是愈合以后留下的粉色蜈蚣。裴诗语真的不敢想象,这个人是怎么长大的。

    这些伤痕看起来都已经有些年岁了。她的内心本来就有一些软,看到迟浩月的这些伤痕,只能噙着泪光心疼,却什么都做不了。

    轻抚着每一道伤痕,裴诗语都会想,不知道这道伤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受的伤,又是自己缝合的伤口吗?那个时候他才多大呢?比起现在,那个时候的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也是一点点累积起来的吗?

    想到他在缝合自己的伤口时候所表现出的淡然和无谓,裴诗语有些哽咽,鼻子也塞住了,有些没有办法呼吸,就觉得胸口闷闷的,有一气噎着了,不吐不快。

    还是忍住难受和关心,裴诗语把迟浩月擦得干干净净的。

    “好了,终于搞定。迟浩月啊迟浩月,你也太不让人省心省力了!三更半夜的到底跑了哪里去了?把自己搞得伤痕累累的回来。”好想给他一拳,让他醒过来。

    不过这也只是她随便想想而已,现在的迟浩月需要的是足够的休息,她什么也帮不了他。却能给他一些休息的时间,让他尽快康复。

    在皮带终于被她解开的那一刻,尴尬的事情发生了。

    她的手被迟浩月的握住,而他却是闭着眼的,嘴角是笑非笑的。也不知道他是醒着还是梦着。

    “迟浩月??你醒了吗?我没有恶意,只是想要帮你把脏、脏裤子换下来。”裴诗语有些口吃了。脑子在想的是,这个时候忽然醒过来,不是故意让她难堪吗?

    她的好心,不会因为迟浩月忽然醒过来而引起什么误会吧?比如将她当成色狼什么的?

    没有得到答复,但是她的手却被松开了。

    “嘿?!你不会是在装睡吧?!你要是醒了就赶紧睁开眼吧!裤子自己换了,很脏,我都没有办法帮你换。想让你睡得舒服一点,都不知道怎么把你弄到床上去。”

    这话说完了之后,迟浩月就像睡死了一样,完全没有了动静。好像刚才抓她的手就是一个幻觉。

    “好吧。不记得是谁说的了,永远不试图去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如果你是害怕尴尬的话,其实我也觉得有些许羞涩不好意思,为了避免我们之间出现尴尬的问题,你还是继续装睡吧。对于你的这个做法,我可以举双手赞成的。”裴诗语无奈的耸耸肩,她可不相信她刚才看到的。

    拉她的手不够,他是笑非笑的嘴角也出卖了他好吗?才不是她看错的。

    “呼,好累,看着精瘦精瘦的,怎么那么重呢?我不行了,还是下去叫一个保镖小哥哥来帮你吧。”

    又是翻身,又是脱裤子的,裴诗语已经精疲力竭了。伺候人真的是一件让人觉得疲劳不堪的事情,也非常人所能。意识到了要想将迟浩月搬到床上去睡,并不是她一个人就能完成的艰巨任务之后,裴诗语只能这么说道。

    “小语,不需要别人。有你就好了。”

    迟浩月忽然出声,吓了裴诗语一跳。血液迅速倒流充到脸上,耳朵上,看着只剩下一条小裤衩就全身光溜溜的迟浩月,裴诗语实在有些不敢正视。

    为了破除她吃豆腐的嫌隙,裴诗语大喊一声:“好啊!我就知道你果然是在装睡的!这下醒了吧?怎么不继续睡了呢?”

    “嗯,你摸了我那么久,早就该醒了。因为太累,没有办法反抗。只能让你的手在我的身上为所欲为了。”迟浩月微微上挑的桃花眼极其缓慢的睁开,眼里的微光却很闪亮耀眼,好像一眼就能锁定裴诗语的方位。

    眼里看到的都是她的身影。

    “什么叫为所欲为啊?我才没有呢。我只是好心帮你。要不是怕你睡得不够舒服,我才不会做这么羞臊的事情。这件事你最好是闭口不提,不然我会生气的!”裴诗语被这么盯着看,有些不好意思。

    是非常不好意思吧。她现在全身都炙热得很,冷热汗交替着往下掉。

    “嗯,我知道小语是好心帮我。谢谢你,真心的。”

    “以前不是真心的吗?为什么忽然那么郑重的和我说这么可怕的话吗?”好像有一些疏离感因为这一句话诞生了。虽然是他们从来没有特别的亲近过。偶尔会有些陌生,但是现在这句话就像是推翻了他们之前的关系。

    “以前当然也是真心的。只是这一次,让我更懂得珍惜你的好。谢谢不是对你一个人说的,也感谢很多,能让我遇到你,非常感谢。能不被你嫌弃,很感谢。”

    “好了,打住吧!别再说那么煽情的话了。怪感人的,让人感觉好委屈,想要掉眼泪。今天的泪水都已经哭干了,还没有蓄满,眼睛有些疼,想要看我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就请等明天吧。”

    “小语,以后不要再哭了。哭的样子好丑,不喜欢。”迟浩月拉着裴诗语的手,让她在自己的身边坐下。

    裴诗语却没有照做。迟浩月才注意到自己躺着的这张沙发已经全部是血迹斑斑的,裴诗语的白裙子也红得刺眼。

    也是难为她了。今天面临了那么大突发情况,还能忍着血腥的臭味,穿着脏裙子悉心的照顾自己。迟浩月再一次被裴诗语的行为感动。

    今天的他,看似好像特别的动容和脆弱。至少在他的眼中就是如此,这样的心悸,以前好像没有出现过。

    “如果可以,我想更早一点遇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