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8章 正直并且乐于助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18章 正直并且乐于助人

    “是的!迟先生给出了比别的地方高出三倍的价格。所以我格外的珍惜这份工作。我知道裴小姐是关心迟先生,以后只要有关于迟先生的事情,只要是我知道的都会告诉裴小姐的。请您不要将此事告诉迟先生,以后我做事会更加小心,也会听您的话!”

    许如再给裴诗语鞠了一躬,算是她最诚恳的请求。

    “原来如此。别忘了你今天说的话。我在迟浩月的心里分量到底有多重,我想你也是知道的。只要我在他耳边说两句你的不好。到时候你再怎么求我都没用了。”

    “谢谢裴小姐,太感谢您了。”听到裴诗语这么说了以后,许管家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她再也不敢轻视这一位裴小姐了。

    她比起以前伺候过的那些人更有脑子。不是鲁莽无知的少女。她今天算是彻底看明白了,惹了谁,都不能惹了这位小主子,看着人畜无害,其实比谁都精明着呢。

    “想谢我,就用表现来告诉我就好。语言上的道谢,让我看不出你的真诚。”裴诗语双手环抱着,一脸的冰冷。

    说实话,她也没有想到,平时看起来很精明能干的许管家,会是那么的好吓唬的人。原来人都是有弱点的,而在今天,她找到了这位许管家的弱点。

    钱?!没错,就是钱。才是三倍的工资而已,许管家就这样求她。那么只能说明了一个问题。这位许管家,现在处于一个很缺钱的状态。而且这些钱不是一份工作的工资能满足得了她的。却也是她现在唯一的经济来源。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裴诗语就觉得许管家更好拿捏了一些。也会在今天之后,她会更加注意这个许管家。

    但是她一双眼睛去观察这个许管家还远远不够。她还需要有自己的眼睛,裴诗语想到了胡珊珊还有路遥两人,这两人好像都没有什么心机,但是却足够聪明。如果能留在自己的身边,帮自己多留意一些这个家里的情况的话。或许对她还是有一些帮助的吧。

    今天迟浩月的受伤,绝非意外和偶然。因为他是自己跑出去找伤受的。他回来的时候就算是再痛也紧咬着牙关不愿意去医院,就更加证明了他的伤是见不得人的。裴诗语分析过后得到了一个结论,迟浩月有仇家!

    陷入了沉思的裴诗语,忘记了还在她身边等着她吩咐的许如。

    她想了多久,许如就在她旁边一动不动的站了多久。根本就不敢吵到裴诗语。等裴诗语想明白了很多问题以后,才晃神看到僵直着身体站在一旁的许管家,这么大个活人就像一根柱子一样站着,裴诗语还是被吓了一跳。

    “你怎么还在这里?”

    “裴小姐刚才不是叫我,好像是有事想要叫我去做吗?”许管家有些小心的开口,足以证明她现在有多么的把裴诗语当一回事儿。

    “哦,对了。你去看看家里还有没有阿胶。迟先生受伤失血过多,现在需要补血。能补血的东西,你都去准备来。”

    “好想,家里正好还有不少,我现在去准备。”想都不用想,许管家就回答道。

    “嗯。那你去吧。”裴诗语说完了之后也不再理会许管家,转身上了楼。

    又到了迟浩月的卧室,他依然睡在沙发上,姿势看着让人感觉却不是那么的舒服。裴诗语想着要不要叫个保镖来将他移到床上,又看到他全身血淋淋的,就像是一个血人一样,现在上了床,那也就能睡一会儿,这张床等他醒来就可以宣布退休了。

    心疼的叹息一声,裴诗语决定自己动手,先将卧室里面的血渍全部都清洗干净。

    但是血腥味却不是清水能冲淡的,只能开窗和门一起通风。已经吩咐下去,谁也不能上二楼来,所以也难得的安静。

    自己做完了这一些,迟浩月身上的衣服却不能不换。

    裴诗语犹豫了一下,就没有再想太多。她要亲自帮迟浩月将身上的衣服换下来。因为迟浩月看似温和,其实并不喜欢别人的碰触,不知道是有洁癖还是其他的原因。

    有一次,一个小佣人撞到了他以后,第二天就不见她来上班了。裴诗语注意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就问了许管家情况,说是家里有急事不做了。但是裴诗语知道,肯定不是这个原因。

    因为有时候她碰迟浩月,他好像也会闪躲。

    “迟浩月啊迟浩月,我现在帮你擦身子,可不是故意想要看你的。而且不脱光的话,也没有办法帮你。你放心吧,你的小裤裤我一定会帮你留着的,我是一个非常正直并且乐于助人的人。”

    裴诗语的手此时正放在迟浩月的皮带扣上。由于她平时也不系皮带,所以现在怎么解除男人的皮带,她也非常的不熟悉,有些生疏。

    扯来扯去的情况下,皮带没有解下来却好像是勒得更加紧了。裴诗语害怕把迟浩月弄醒,非常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迟浩月,发现他只是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也没有什么变化。才悄然吐出一口气,粉嫩的舌头舔了自己上唇,又深呼吸一口准备与皮带奋战。

    “该死的,男人为什么要系皮带?真是费劲,好想拿一把剪刀直接剪了算了!”裴诗语有些纳闷。也不知道是在生自己的气,还是生皮带的气了。为自己的愚笨感到困扰。

    害怕吵醒迟浩月,动作不敢太大也就罢了。这个东西还和自己对着干了似的,一点不放松。

    算了,还是先脱衣服吧。衣服好脱一些。这样想着,裴诗语动手解开了迟浩月的上衣,还好上衣很简单。三下两除的就脱了下来了。

    裴诗语帮迟浩月擦身子的时候,也是用的温水。因为现在迟浩月的身体比较虚弱,用凉水的话,可能会让他感冒。所以对于这一点,她还是比较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