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7章 给许管家施威-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17章 给许管家施威

    紧绷了太久的精神,在这几颗药丸子下了迟浩月的肚子之后才有些释放。又在网上查了一些能快速补血的食物,裴诗语打印出来拿到了厨房。

    这几天的时间,裴诗语的身份在这个家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本来以为好玩,还能瞒着厨房里的这几个大厨的。在一次拿饮料的时候,路遥过来叫了她一声,裴诗语的身份也就被曝光了。

    不过好在是厨房里的这些人都是好的,不会因为她刻意隐瞒而觉得有什么,对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裴诗语也想着学几道拿得出手的小菜,也有一些时间是窝在厨房里和这些一起的。现在是熟的很了。

    “张叔,你帮我炖一些补血的汤吧,比如乌鸡红糖老汤。多放一些红枣。”

    “小姐,你吃的这个是什么,那么重口味?乌鸡红糖汤,这都没有听说过,不会是什么黑暗料理吧?”老张听闻之后打趣的道。

    裴诗语被说了以后,脸上有些难看,忙解释到:“瞎说,怎么会是黑暗料理呢?我是在网上查到的,快速补血的良方。”

    “这什么良方啊,听都没有听说过。要是补血的话,来点阿胶会更快。还是红糖汤水也还行。乌鸡汤补血也有其他的配方。”

    “哎呀,不管了。什么补血快,你就准备什么。”。

    自己查的东西,居然被老张笑话了,裴诗语脸红交代完了以后马上就走了,“我先去找许管家要点阿胶。不知道家里有没有??”自言自语,还是因为过于担心迟浩月了。

    “许管家,你去哪里?”裴诗语才到了大厅,就看到许管家好像要往外走,忙出声将她叫住。

    “裴小姐,家里有些东西没有了,准备带人出去采购些。”

    裴诗语邹了皱眉头,才想到刚才迟浩月在昏睡过去之前特意交代的,“不行,迟浩月说了。暂时不能出门。有什么东西没有了?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的话,就打电话叫人送上门来就好了。”

    “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既然是迟先生交代了不能出门的话,还是等迟先生醒来之后再问他一声吧。裴小姐叫我什么事呢?”许管家保持着一贯的微笑问道。

    感觉有些奇怪,裴诗语才刚从楼上下来,才去了一趟厨房而已,许如怎么就知道了迟浩月已经昏迷的事情?

    “你怎么知道迟浩月睡着了?不是说了谁都不能上楼的吗?”裴诗语表情严肃的问道。

    “对不起,裴小姐。您刚才和迟先生在卧室的时候,我有事想要去问一下你们。就斗胆上去了。”

    “谁允许你这样做的?你是将迟先生的话不放在眼里吗?还是你觉得他受伤了,所以对他说的话就做不了主了吗?”裴诗语非常不喜。

    因为迟浩月交代的事情,许如做为管家,居然会犯错,而且是这么低级的错误。裴诗语现在有些怀疑,许如是否能担得起在这个家里当管家的职责。

    “实在是对不起。裴小姐。我也是紧张迟先生的伤势。那么多血从楼下到楼上,所到之处都被染红了,因为过于担心,所以才会斗胆冒犯。不是有意不听迟先生交代过的话。请您原谅我这一次。”

    许如已经将身子弯得足够低。也是,她平时好像有一些错处的时候,也会这样。裴诗语对许如也留了一个心眼。

    思绪在脑海里转得飞快,她开始去思考许如说的话的真伪。她是不是真的因为担心迟浩月才会忘了他的交代的。

    “迟先生是什么时候出门的?我为什么不知道?!你身为管家,应该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起身出门的吧?”裴诗语忽然将话题转移,也把这个责任推到了许管家的身上。

    “这个……”

    “吞吞吐吐的干什么?如果你答不出来的话,那这份工作你也不要继续了。我会找一个能胜任的人来替代你。连主人什么时候出门的,你都不知道。在主人忙着赚钱的时候,你正睡得像一头猪一样什么都不懂,你觉得我还有留你的必要吗?”

    裴诗语知晓她现在说的话有些过头了,也是太重了。更是有些不尊重人的嫌隙。但是她不能因为说的话不尊重别人就不说。比起许如,她更关心的是迟浩月那么晚去了哪里,为什么会受伤回来。

    “不是,裴小姐。迟先生是凌晨三点多出门的。具体去了哪里并没有说。而且他起来的时候,我也听到了声响,也跟着起来了。迟先生却说,这件事不能惊扰到您,就算是您问起也是不能说的。”许如第一次被裴诗语震慑到。

    她一直都以为裴诗语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女生,看着像。行为也很像。

    温婉的,漂亮的,开朗的,惹人注目的无忧无虑的少女。就因为是这样,她才会被迟浩月宠爱着。让她们这些下人们眼红着。

    如果不是裴诗语的发难,她根本不知道原来裴诗语还有这么强硬的一面。

    “那现在为什么又说?不是说了迟先生交代过,不能告诉我的吗?”裴诗语有些想笑,这个许如啊!说的话,简直就是牛头不对马嘴的。

    “因为关系到我的工作,所以小姐问起,我也就告诉您了。只要您不说的话,迟先生就不会知道是我告诉了您。”

    “哦??你怎么就能确保我不会告诉迟浩月呢?”哪里来的自信?这个时候还觉得她会相信她的鬼话吗?

    “裴小姐,求您了。我不是故意的。以后有什么,我都会告诉您的。这份工作对我而言真的很重要。”许管家就差跪下来求裴诗语了。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着转转,就差一点就会掉下来。

    但是她就是不眨眼,不垂眸,眼睛睁的大大的。

    “我记得迟浩月说过,你的能力是不错的。既然不错,想来应该有很多人会想着请你去当管家的吧?难道是迟浩月给你的价格高一些,所以你才求我的吗?”